sohu_logo

杨文军和盘托出“放弃”原因 三天沉默痛定思痛

  新华社记者公兵 朱峰

  三天前男子1000米单人划艇的第五名,恐怕是杨文军(杨文军新闻,杨文军说吧)做梦也想不到的,深深的自责和痛苦让原本沉默的他更加沉默了。

  三天里,杨文军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怎样做出调整,怎样走出阴影,最终夺得男子500米单人划艇金牌和双人划艇银牌?保持缄默三天的他终于向新华社记者和盘托出。

  “有很多人说我最后放弃了比赛,其实不是那样,”杨文军说,“当时水流真的很急,我进航道都难,不过相比其他运动员我还是进得快的,但等他们都进了,水流又把我的艇冲歪了,我还得重新调,光在这上面我就折腾了3分钟,小臂的肌肉早就僵掉了,更何况我的艇还没调好裁判就已经鸣枪了……”

  出发就落后的杨文军的确追了500米,虽然缩短了差距但也打乱了他自己的节奏,如果按照自己节奏来的话,或许拿奖牌还有机会。

  “当时真有点急了,追了500米肌肉更硬了,我都开始两眼发花,没力量了。虽然当时我满脑子的念头都是跟住对手,但确实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谈起那段经历,杨文军仍然相当无奈。

  眼看着对手冲过终点而自己只名列第五,杨文军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这种比赛太无奈,无法接受,从没遇到这种困难。”

  其实,杨文军的痛苦不仅在于失利,更在于别人的误解。

  “总教练约瑟夫认为我放弃,不相信我说的水流那么急,认为练了那么多年的运动员怎么可能连艇都调不正,但这真是别人肉眼看不出来的,有嘴说不清啊。”

  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韦迪承认客观困难,但依然表示杨文军对困难估计不足,应对方案没做好。

  当晚,杨文军睡得很不踏实,白天的一幕不时在脑中闪现。

  第二天训练时,教练彭浩亲自与他到起点验证水流后,对他的误解才消除。

  “为了及时做出调整,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最后总结出艇一定要对准水流,不要太着急进航道,因为那样要等别人,很被动。”

  即便做了多次练习,杨文军依然没能走出阴影。

  13日的预赛,杨文军比得浑浑噩噩,好歹,两项全都进入决赛。不过,对于14日的决赛,杨文军依然没谱。好胃口的他这两天也食欲不振。

  “我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积极调整,尽量考虑困难,多划出一点自己的水平,可是那难测的水流……”

  直到14日拿到500米单人划艇金牌,杨文军才走出阴影,“失利也好,胜利也好,都是一种锻炼过程”。

  “有过这样一种经历也不是坏事,这教会我更好地适应环境,正视困难。”杨文军似乎成熟了许多。

  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固然重要,但还只是“08直通车”的一站,同样也是杨文军皮划艇人生的一站,安然度过,其实,杨文军离北京奥运会更大的辉煌又近了一步。(完)

  此稿为新华社体育专线专供搜狐稿件,严禁其他网站转载。

(责任编辑:严国平)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