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花游姐妹童年照片曝光 TWINS男友标准惊人一致

花游姐妹童年照片曝光 TWINS男友标准惊人一致

童年时代与父母的合影。谁能猜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花游姐妹童年照片曝光 TWINS男友标准惊人一致

练花游能保持身材,这也是姐妹俩自称爱上花游的原因之一。

  美丽从被扔进水中开始

  1995年一个夏日的午后,与其他的日子一样,成都的空气闷热而潮湿,榕树上的知了在不停歇地聒噪。

  11年,在蒋文文度过了无数个夏日午后,一旦回忆从前,都无法不被湿润的空气附着在那个午后。一切都如此真切。她和妹妹蒋婷婷被带到一个男人面前,姊妹俩牵着手怯生生地站在那里。“我要定她俩了!”这个叫做田川的游泳(游泳新闻,游泳说吧)教练的一句话,彻底改变了她俩的人生轨迹。在成都体院业余体校,两姐妹被定下来练游泳。

但在蒋婷婷口中,第一次下水的别名叫“噩梦”。

  “当时,我非常瘦,被教练抱起来扔进水池,我被抛出有好几米远,然后就‘扑通’一声跌进水中。”她一边比划,一边说道,“那天怎么熬过去的,我都不知道,被扔下去很多次,呛了好多水,一直在哭。”哭的人何止她一个,在不远处,她们的母亲也在吧嗒吧嗒掉眼泪。

  很快,面容一样娇好,身高体型也几乎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引起了四川花游教练罗玺的注意,“她俩是天生的花游坯子。”罗玺惜才如命,最终还是把她俩挖到自己门下。蒋文文和蒋婷婷很快就迷恋上了这项美丽的运动:“我们喜欢泡在水里的感觉,而且花样游泳多漂亮啊!”正是这种女孩子天生的对美丽的热爱,虽然父母希望女儿过正常人的生活,终究还是“败”给了一双女儿。

  “一个生病,另一个就会难受”

  “我们之间有很强烈的心灵感应,是真的。”两个人并排坐在记者的对面,需要事先确认好,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姐姐说话时表情丰富,说到双胞胎的“默契”蒋文文嘴角微翘,眉毛上挑,一本正经。

  与所有孪生子一样,文文与婷婷很早就发现双方的情绪会相互传染。蒋文文举了一个例子,在她们刚刚接触花游时,妹妹蒋婷婷掌握动作比较慢,教练经常批评她,从小就要强的妹妹会哭鼻子,而自己也会难过地落泪。“你那是在旁边替妹妹难过吧?”记者问。蒋文文连忙摇手,“不是的,有时候我在其他地方,也会觉得鼻子酸酸的,我就知道妹妹肯定挨批评了。”

  “小时候,我们并不经常在一起,有时候一个生病,另一个人很快就会觉得很难受。”蒋婷婷进行了补充,“她2000年膝盖半月板撕裂那一次,我的膝盖也一直隐隐在疼。”

  双胞胎之间特有的默契为她们成功插上翅膀,这种优势很快就凸现出来。刚刚接触花游不到一年,未满十岁的她们就升入四川省队。又过了两年,她们就出现在成年组的比赛中,并小有名气。今年,她们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双人赛的首选,就是因为默契性特别好。在多哈,她们凭借这一优势击败了强劲的对手,也征服了裁判。连她们自己也承认,默契是战胜对手的重要原因。

  总有一点不一样

  两姐妹长相上有太多共同点,圆圆的脸蛋,五官透着精致,丰润的嘴唇,典型的巴蜀美人。不仅形似,神韵也有些许相仿,连微笑时翘起的嘴角,都如一个模子里刻出的一样,难怪很多人会把她俩弄混。

  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在花游双人赛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好心的翻译在经过仔细辨认后,还是把两个人的姓名牌弄颠倒了。对此,蒋文文报以浅浅的微笑,她早已习以为常,因为从小就要面对这种幸福的烦恼。

  小时候,两个人长得更像,家里的一些亲戚有时也会搞混。每逢这时,蒋文文总会很正式地纠正大人们的错误,告诉他们,自己额头上有颗痣,而妹妹没有。她的启蒙教练罗玺被纠正了好几次,后来习惯性地去看谁的额头上有痣,来确定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两姐妹的性格都活泼开朗,爱说爱笑。不过,蒋文文认为姐妹俩的性格也有差别,“妹妹脾气比我倔,我比较随和。”在兴趣爱好上,两人也有惊人的相似,都喜欢韩剧、流行音乐、打扑克和逛街。韩剧是她们共同的最爱,可是漫长的韩剧对于九点半熄灯的宿舍制度来说,是一个致命考验:“我们每天只能看一集或半集。”在流行音乐上,两个人喜欢的明星风格却截然不同,姐姐蒋文文偏爱任贤齐,妹妹蒋婷婷则是周杰伦的粉丝。两个人爱玩的扑克也不一样,姐姐喜欢“升级”,妹妹则擅长“斗地主”。

  只有家是永远的

  姊妹花今年虚岁21了,对自己的男朋友有着一致的标准———顾家。

  因为文文、婷婷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庭条件并不好。双胞胎姊妹出生之后,一家四口就挤在一间3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一住就是几十年。她们刚去成都体育业余体校时的600元学费,也是家里东拼西凑才交齐的。直到近几年,她俩有了一些收入之后,家庭条件才得以改善。“我家最近刚买了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是我和姐姐一起付的首付,月供和装修也是我们俩一块承担。”蒋婷婷充满了自豪地说。

  两位乖乖女非常孝顺,到国外比赛都会给父母带礼物。在多哈,两人分别给父母选了礼物,姐姐给爸爸买了一条领带,妹妹则给妈妈选了一套高档化妆品。这对姐妹已经四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不过她们对千里之外的家的感情从未减淡。“我(从多哈回来)一下飞机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听到她的声音,我的眼泪就顺着眼角流出来了,心里很难受。”蒋文文用“冰凉”形容那串泪珠。

  现实是,明年游泳世锦赛在即,她们下周就要投入到新的备战中去,这个春节又不能回家了。

  “家”模糊成了一个概念,一个方向,或者是一道菜、一股风。说到这个话题,活泼的姐妹俩突然沉默起来,她们眺望着远方。姐姐缓缓地数着手指头,当数到小拇指时,她的动作停顿下来。已经有5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姐妹俩静静地坐在那里,眼神里全是落寞。

  专题采写/实习生 张宾

  图片由蒋文文、蒋婷婷提供

(责任编辑:斯汤达)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