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无法释怀的失败必须耿耿于怀 盘点八枚金牌流失

  在多哈,中国队的金牌数直奔160乃至更可观的数字而去,我们何必要对这8枚金牌的流失耿耿于怀?

  诚然,中国体育早已不需要大型运动会金牌数字的叠加来彰显进步,但老百姓依然需要在某些项目和某些运动员身上得到关注的愉悦:一个名次和成绩上的突破,一场酣畅淋漓的复仇,足够点亮体育迷们的某一个周末,某一个夜晚。

反之亦然。一个万众瞩目的项目,一个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明星,在最重要的时刻掉了链子栽了跟头,于观众而言,是无法释怀的某种心理失落。

  因此我们选择了“悲”和“失”来盘点中国代表团(中国代表团新闻,中国代表团说吧)在多哈流失的8枚金牌,饱含着我们的惋惜或微辞。这8枚金牌流失的原因各自不同,有的原本实力不济,有的受制于裁判因素,有的大意失荆州,有的则纯属哭笑不得的赛场“事故”。这里面所折射出来的问题五花八门,有发挥上的,有指挥上的,有管理上的,有经验上的,也有我们局外人定位不清的期待值方面的。这些不愉快回忆所引发的,除了观众情感的波澜,也有这些项目从业者的职业态度和方式方法问题。因为不一而足,所以就事论事。

  历届大型运动会行将尾声之际,回首过往这段活色生香的日子,喜悦和悲伤、欣慰与悲怆往往如影随形。我们在失落的情绪中总结成败得失,这不算舔舐伤口,也谈不上刻骨铭心。这仅仅是我们的一种态度,一种面对失败的真诚态度。(岳进)

  悲凉

  中国男足

  (仅仅打出了精神面貌,连四强都没进的中国男足便得到了舆论的赞扬。这是中国足球悲凉现实的黑色幽默。)

  光荣的耻辱

  2006年12月9日,被国人寄予厚望的中国国奥队在多哈止步四分之一决赛,结束了西亚之行。

  中国足球的失败早已成为习惯,球迷对此也早已麻木。只是,这一次在卡塔尔阿尔拉扬球场,我们看到了与往常不一样、意味深长的景象:男球迷疯狂地挥舞着拳头,在嘶吼中发泄着他们的愤怒;女球迷则流下了令人心碎的泪水,泣不成声。裁判的不公、伊朗人带有羞辱意味的进球、小伙子们顽强拼搏的精神、可恶的门柱、糟糕的运气……这一切让国奥队的出局显得如此悲壮。而在这场比赛后,杜伊科维奇率领的这支中国国奥队得到了媒体的一致赞赏。这在此前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然而,一场比赛的悲壮无法掩盖大环境的悲凉。中国足球依然处在寒冬之中,这是不争的事实。最近几年,中国国家队一直像个扶不起的阿斗,在国际各级比赛中屡战屡败,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那批为08奥运重点培养的年轻球员也在荷兰世青赛过后,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褪尽光彩,重归平庸;作为一个国家职业足球的根本,中超联赛一年比一年冷清,问题一年比一年多,球迷的心也凉到了极点;至于那些被看做是中国足球复兴希望的海归球员,除了董方卓还能在比乙联赛风光一下外,邵佳一、孙继海、李铁等人的现状都无法令人乐观。

  中国足球市场的萎缩正在接近一个极限。塞尔维亚老人杜伊科维奇的到来让我们看到了一些积极的东西,

  他坚毅而睿智的目光,加上他在多哈指挥的这几场比赛,证明了他不是又一个阿里·汉,又一个霍顿,又一个施拉普纳。然而他会成为又一个米卢吗?他会在中国成功吗?

  现在让我们略感欣慰的是,国奥队毕竟寻求改变,而且是朝着好的方向改变。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足球的回暖?是否预示着中国足球的未来重新充满希望?至少现在,我们还无法给出一个定论;至少现在,中国足球依然在一片悲凉中艰难前行。(邹振民)

  悲哀

  中国女足

  (“技不如人”,骄傲的铿锵玫瑰何时曾被这样形容?然而在多哈,这就是无情的事实。没错,现在的中国女足就是打不过朝鲜队!)

  心寒,还是心寒

  除了悲哀,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中国女足此次在多哈的遭遇。

  整整120分钟的中、朝大战,女足姑娘们的脸上自始至终都似乎刻着四个字——技不如人。“没办法,中国女足的现状就是这样。”对于铿锵玫瑰辉煌不再的残酷事实,马良行并不否认。他的言语中充满无奈。

  10年前,中国女足不会把亚洲的任何对手放在眼里。曾连续10年逢中国不胜的朝鲜甚至一度是中国队最为虔诚的“徒弟”。而如今,朝鲜姑娘们早已将“师傅”远远甩开。用老将浦玮的话说,“我们和朝鲜队已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了。”

  就在多哈之行前,中国女足还高调地喊着夺冠的口号。没错,在今年亚洲杯上击败朝鲜、然后又战胜了澳大利亚队夺冠后,女足姑娘们已经挽回了一些颜面。但那绝不意味着玫瑰的再次绽放,那充其量只是一次昙花一现,顶多拿来暂时慰藉一下日渐绝望的球迷。世青赛上我们欣喜地发现了马晓旭,然而下半年,因为与俱乐部发生工资纠纷,马晓旭的状态急剧下降。在亚运赛场,“亚洲足球小姐”表现得一塌糊涂。

  让韩端、马晓旭这些在场上浴血奋战的姑娘们来承担失败的责任显然是不公平的,更不符合实际。中国女足的根本问题在场外。足协扶持力度不够,经营管理手段落后,人才断层等等,这些才是导致中国女足水平急剧下滑的“罪魁祸首”。而这些问题由来已久,绝不是头一回被人提及。可悲的是,从来没人能勇敢地站出来振臂一呼,寻求彻底的改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沉湎于对女足美好过去的回忆之中,紧抱着“亚洲霸主”甚至“世界一流强队”的称号,做着一夜重现辉煌的美梦。然而,现实无情而残酷,现在的中国女足不仅在个人技术、体能、速度乃至技战术打法上全面落后于世界强队,在勇气和道德风尚上也出现了问题。本届比赛,女足数次出现对手受伤而自己仍坚持进攻的情况,令球迷和对手心寒。

  (邹振民)

  失手

  秦旺萍、王静,田径女子100米

  (乌兹别克斯坦的库别娃成了亚洲跑得最快的女人)

  为何不如全运会?

  在“运动之母”田径这个金牌大户里,百米飞人大战总是最受人关注的,它更具有象征意义。男子方面,中国一直实力不济,而女子飞人,却曾是中国队的“世袭领地”。当年的李雪梅是世界级的。

  此次在多哈,尽管没有绝对的把握,但中国的秦旺萍和王静也是女子百米冠军的强有力竞争者。可是秦旺萍赛后说自己发挥偏“紧”,对成绩不是很满意——她仅名列第五。库别娃的成绩并不好——11秒27,但已是“矮子中的将军”了。

  女飞人大战中的中国选手的表现算得上中国田径的一个缩影。中国田径是完成了夺14金的指标,与四年前釜山持平,但拿出成绩单一看,除了刘翔的110米栏和张文秀的女子链球,其他成绩莫说世界级,就连全运会的水准都未能达到。

  在田径专业人士看来,男子110米栏、男女三级跳远、男女20公里竞走和标枪,女子100米栏、女子400米栏、女子撑杆跳高、女子三级跳远、女子铅球、男女铁饼、女子链球、男女标枪、女子马拉松都算是中国的优势项目。这之中比较遗憾的是,我们失去了称雄亚洲多年的女子中长跑。

  有个有趣的话题是,如果中国选手能赛出去年十运会的水平,中国田径在多哈的金牌数就有可能突破20枚了。“眼镜飞人”胡凯在南京未能跻身男子100米决赛,可他的10秒31的成绩却高过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男子飞人”0.01秒。

  以前我们主要的对手是日本,如今西亚崛起,巴林这次以6金力压日本的5金,沙特也有5金。在亚洲范围之内,中国队的警钟全面敲响。至于在世界范围,除了刘翔,我们还能期待什么?(阎建伟)

  □链接

  男子跳高

  曾经跳出过2米32而被誉为“中国跳高神童”的黄海强,因伤三次未能跳过2米10,结果排名垫底。

  女子标枪

  马宁、薛娟均未投过60米,惟一投过60米的泰国选手布班·帕芒夺冠,马宁夺得第二名,薛娟列第六。以前中国徐德妹曾获这个项目的世界冠军。男子4×100米接力

  泰国队夺得男子4×100米接力冠军,日本队名列第二,由温永毅、庞桂斌、杨耀祖、胡凯组成的中国队获得第三名。1986年的汉城亚运会上,中国代表团正是凭借这枚金牌才最终在金牌榜上以94∶93险胜东道主韩国代表团。

  失算

  徐妍玮、周雅菲,游泳女子50米蝶泳

  (这一金的流失,让中国“水军”战胜日本的希望落空。中、日游泳队最终在金牌总数上打平。)

  机关算不尽

  在亚运游泳比赛最后一天前,中日的金牌数之比为15∶13。中国队总教练张亚东预测,在最后的一天比赛里,中日金牌数之比将为17∶16,中国队小胜。而在四年前,中国队是以20∶11的大胜收兵的。

  游泳最后一天有6个项目,4男2女。在张亚东的“算盘”里,日本队有望在4个男子项目中夺走3金,而中国女队将收走两金。张亚东的话里也是打了“埋伏”的:像男子长距离的1500米自由泳,中国的张琳也有希望摘金,老将欧阳鲲鹏在50米仰泳中也有望战胜日本选手。

  在最后一天的赛事中,日本队“老老实实”地按照张亚东的设想夺走了3金,将自己的金牌数固定在16枚。而中国队的齐晖在200米混合泳中也顺利夺得冠军。至于女子50米蝶泳,中国队有亚洲纪录保持者周雅菲和釜山亚运五金得主徐妍玮联袂出击,这几乎是“双保险”。但决赛中,新加坡小将陶李异军突起,在冲刺阶段脱颖而出,以26秒73的成绩为新加坡队获得亚运会游泳首金,徐妍玮获得亚军,周雅菲发挥失常仅列第四。如此一来,中国队和日本队就在多哈打了个平手,16∶16。而在奖牌总数上,中国队还以44∶47败给了日本队。

  张亚东事后总结说,我们这次不是来跟日本队比谁拿的金牌多,而是要比一比谁能游出更多的世界级好成绩。然而吴鹏固然成绩喜人,但他还是没有北岛康介的世界级影响力。

  “蛙后”罗雪娟因故未来多哈,中国游泳还缺少一个真正的领军人物。说是来锻炼新人,但我们的新人在亚洲范围内也算不上最出色的。多哈泳池的最大意外是韩国天才少年朴泰恒。他一人连夺200米、400米、1500米三项自由泳冠军,与整个中国男子泳将的金牌持平了。(阎建伟)

  □链接

  男子50米自由泳失金中国选手的成绩近年来一直在亚洲名列前茅,但这次的冠军出人意料地被叙利亚选手阿尔马斯利夺走,中国的蔡力只获得铜牌。欧阳鲲鹏仰泳“三连亚”

  老将欧阳鲲鹏连夺50米、100米和200米仰泳的三块银牌。他在三项仰泳决赛中先后遭到五名日本选手的“围攻”,每次都差了一点点。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

  中国队前三棒领先对手近2个身位,最后时刻却被日本队逆转。

  失控

  潘晓婷,台球女子9球个人赛

  (“天后”竟被一只麻雀“打败”了,这听上去像是一个笑话。)

  天外来“雀”?

  丁俊辉的横空出世让台球在中国体育界急剧升温。亚运会连揽三金,小晖如砍瓜切菜。然而,“九球天后”潘晓婷的马失前蹄却让所有人感到意外。

  “一只麻雀竟然飞到了球台上,这在室内的球馆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嘛。而且球馆里有二十多张球台,这只麻雀哪张球台不好落,偏偏落在了我这张台子上。”在输给柳信美无缘决赛后,潘晓婷委屈得像个孩子,美丽的脸庞淌下了伤心的眼泪。在自己最强势的项目上居然无缘决赛,这让“天后”情绪失控了。

  不过,小麻雀这个“不速之客”并不能成为借口,潘晓婷在关键时刻不稳定的心理素质才是导致她落败的根本原因。就连她自己也承认,她承受压力的能力远远无法与丁俊晖相比。

  潘晓婷的失控不禁让人联想起田鹏飞和周萌萌之间的纠纷,中国台球队的管理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台球项目属于非奥项目,在国内没有联赛,也没有常设国家队。国内顶尖高手都是散兵作战,大多都依靠家庭的经济支援在国外打球。丁俊晖是最好的例子。正因为如此,中国台协在管理上也范围有限。本次亚运会,中国台球队的班底是临时组建的,全队在一起集训的时间只有两天,队员们对集体纪律缺少认识,容易导致凭个人意愿办事。如此一来,管理上的失控在所难免。(邹振民)

  失望

  网球女子团体

  (两位世界级名将李娜和郑洁竟然没带队闯进半决赛)

  怒其不争

  在多哈,中国女网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在过去的一个网球赛季,中国女双已能够在大满贯赛事中称霸,女单也在系列赛事中有优异表现。靠着这一帮精兵强将,中国女队已经打入了明年联合会杯的世界组。然而,中国女网在多哈一亮相就挨了闷棍,乌兹别克斯坦队在1/4决赛中打得有声有色,李娜和郑洁犯了99次非受迫性失误,两人都以1∶2不敌对手。这样一来,双打的郑洁/晏紫也没有意义再出场了,弃权了事。

  即便输了这场团体赛,中国女网领队孙晋芳也没有表示不满。可是没过几天,单项比赛开始后,特别是在李娜和李婷/孙甜甜相继输掉各自的半决赛之后,孙晋芳再也沉不住气了:“中国女网运动员的职业境界不够。”虽然郑洁昨天拿下了女单冠军,但中国女网整体,表现令人失望。(阎建伟)

  失衡

  林丹,羽毛球男单

  (多哈“林、陶会战”的第三战,也是最关键一战)

  超级丹,低级错误

  林丹与陶菲克的对抗,令当今的羽坛处在一个黄金时代。可从去年的世界锦标赛后,林丹与陶菲克每次相遇,林丹均取得胜利。连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都有点看厌了,他的说法是,陶菲克已经打不过林丹了。

  在亚运会前的几个月,陶菲克不但在与林丹比赛时罢赛过,还一度故意回避林丹。有林丹的比赛,陶就选择放弃。也因为刚刚伤愈,陶菲克的对手也不只是林丹了,陶菲克的对手多了。马德里世锦赛,林丹在决赛中就没有等到他——陈宏之前已将陶菲克送回家了。

  在多哈的团体比赛中,中国与印尼两次碰面,都是林丹首场大战陶菲克,没有任何意外,林丹跟之前的很多次一样,未费多大周折就将陶菲克擒于马下。所以,当单打决赛又是他们两个时,没人认为会有悬念。

  但偏偏这次陶菲克就赢了,而且赢得很干脆,2∶0轻松拿下。这个结果导致,林丹至今还没拿过亚运冠军,要想圆梦,得等四年后到谢杏芳的老家广州了。

  检验一名球员的王者身份,不是在大奖赛上的威风八面,而是大赛最关键时刻能否挺得住。在最重要的比赛中一举击败对手,这就叫霸气。

  陶菲克两年前把奥运金牌、如今把亚运金牌全部收入囊中,他还需要证明什么呢?倒是林丹的输球,有太多东西需要反思。(阎建伟)

  失宠

  马琳/陈,乒乓球男双(中国队在多哈丢掉的惟一一枚乓乒球金牌)

  因“贬值”而丢金

  这里是多哈,不是雅典。尽管站在球台两边的依旧是马琳/陈玘和中国香港队的李静/高礼泽。两年过去了,结果正好相反。在雅典,马琳/陈玘以默契的配合和高昂的士气,击败对手首登奥运冠军领奖台。在多哈,李静/高礼泽似乎没有怎么进步,但他们赢了,因为马琳/陈玘实力下降了。

  男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男队打翻身仗的急先锋。从那之后,中国队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鲜有男双失手的时候,也培养出了王涛/吕林、刘国梁/孔令辉、王励勤/闫森这些纵横江湖的黄金搭档。而这一切,随着奥运会以团体替代双打的决议在去年生效后,发生了改变。

  男双以前占着一块奥运金牌,但到了北京奥运,这一块下降到了“五分之一块”——在团体比赛中,只有第三盘是双打。中国队的一切都围绕着奥运会进行,这样,双打在中国队内的价值一夜之间“贬值”了。

  很长时间以来,马琳和陈玘就没在一起配合练习双打了,只是在深圳备战亚运会时,两人才短暂合练。而在一系列公开赛上,两人又分别与别人搭档,陈玘和王励勤,马琳和王皓。男队主帅刘国梁如此“乱点鸳鸯谱”,是想让两年后奥运团体比赛时,队内的三名单打选手可任意组合,而且效果都不错。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这次在多哈,中国的男双配合生疏了,而对手因为没有更多的选择,仍旧是老对子一直在打。中国队的输球,出在大的策略上。这虽然不能说是战略性的放弃,但也称得上战略性的忽略了。(阎建伟)

(责任编辑:严国平)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