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夺团体丢单打 中国羽毛球队以失败结束多哈之旅

  如今已静悄悄的阿斯拜尔体育馆羽毛球赛场里,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见证了中国队自1990年来的第一个羽毛球男团冠军。尽管掠走四金已是羽球队亚运历史上的最好成绩,尽管李永波(李永波新闻,李永波说吧)强调最看重团体冠军,“16名参赛队员全部站到了领奖台上,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一件事啊!还有哪个国家比我们强?”尽管他力挺爱将林丹(林丹新闻,林丹说吧),“让陶菲克和他再打十场,我相信林丹至少赢八场!”但拥有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女单选手,却丢掉了男单、女单金牌,中国羽毛球队的此次亚运之旅注定将以失落而告终。

  “超级丹”:

  不够成熟的世界第一

  男单决赛第一局,6:5换发球时,裁判催林丹快一点;林丹提出换球要求,裁判一再拒绝,哪怕对手陶菲克都同意了;场边中国球迷的加油声曾助小将陈金在男团决赛第二单打较量中胜出,却也和印尼球迷对其发出的嘘声一样,“周围的一切都叫他快,所以他就‘躁’了。”李永波为林丹这样解释:“比赛互有胜负很正常。这次林丹输了,并不是对手有多强,而是他自己没打好,过于急躁了。而且因为印尼队没有进军团体决赛,陶菲克这几天一直是以逸待劳。”

  林丹的急躁,并非到男单决赛场上才第一次出现,此前的男团决赛中,他也是因急躁输给了韩国名将李铉一。一方面,亚运会前连拿8个世界冠军的林丹,的确是最大的夺冠热门。但另一方面,当他很想得到这块金牌,当他肩负着攻城拔寨的排头兵任务时,“超级丹”却连吃败仗。

  心态仍不够成熟,成了这个世界头号男单最大的弱点。陶菲克正是看准了这一点,狠下杀手。“他一上来就用进攻和网前速度来给我压力,加上我求胜心切……”说起此次失利,林丹很是无奈。而后对陶菲克一些行为颇有微词,其实也折射出了他的心智还不够成熟。“陶菲克的技术无可挑剔。”在承认这点的同时,林丹仍是说:“不像如皮特·盖德等许多其他高手,陶菲克比较善于扰乱对手的心态,不是感觉不好就弃权,就是被打败了也嘴硬。”可就在男团半决赛不敌中国队之后,陶菲克就曾对记者坦言:“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媒体老是要拿我说事,很多话其实我并没有说过。”

  不论外界究竟有哪些不利因素,要想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得男单金牌,林丹还需更多努力,让自己真正能够做到以不变应万变。

  谢杏芳:

  特殊赛程影响状态

  对于中国队错过单打金牌,李永波表示,要辨证地看待这一结果。他说:“亚运会赛制有它的特殊性,其他比赛要么团体,要么单项,只有亚运会是团体和单项一块打。我们队员一周打了好几场比赛,体能和精力消耗都很大。这也是输球的一个原因。”

  而在谈到自己的女单夺金之路失手时,谢杏芳也是如此解释的。“我是第一次打亚运会,没经历过这样的赛程。香港队在团体赛第一天就被早早淘汰了,王晨有很多时间可以调整,可我没有。”但她自己也说,“和王晨交手中,我自己的特点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她很清楚我的进攻特点,让我很被动。”

  女单金牌的旁落,让人大跌眼镜。不仅是决赛失手的谢杏芳,包括将半决赛权拱手让给中国香港19岁选手叶佩延的奥运冠军张宁。这已不是她第一次在比赛中被名不见经传的小将淘汰了。赛制的问题,对于每个参赛队员都是一样的。即便中国队队员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争夺团体冠军,但作为国际羽坛的顶尖高手,这不应该成为她们失利的唯一理由。

  李永波说的没错,亚运会丢牌并非坏事,“毕竟亚运会的目的是为2008年练兵。如果这次打得太顺利,对于备战08也许反而不是好事。”如何打好持久战,如何在各种对手的“干扰”下,在21分制带来的偶然性下,保持出色状态,是接下来两年的备战期中,摆在中国羽球高手们的重要课题。

(责任编辑:严国平)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