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功勋教练开垦中国水上梦 幽默工作狂有“怪癖”

   伊格尔、约瑟夫,以12月9日为界,10天的多哈“西湾湖”赛场,依次留下两个世界名帅的身影。对这两个老头来说,辉煌很近,眼前的梦想却很高。辉煌很近,因为两人手中都攥着一把金牌;梦想很高,因为他们正在肩负一个空前艰巨的任务:带领原本没有多少基础的中国赛艇和皮划艇队,在08奥运会上,拿下金牌数枚。

  聘请伊格尔和约瑟夫这两位世界级名帅,是中国在奥运会上,实现田径、游泳和水上项目(赛艇、皮划艇、帆船)突破的一部分。在奥运会上,这三大项目共有119枚金牌,而中国在其中却鲜有作为。伊格尔和约瑟夫,将是扭转这种局面的关键人物。赛道短,水流怪———对于这两位见惯世面的名帅来说,多哈“西湖湾”是个别样的中途站。

  中国赛艇队男队总教练伊格尔身上有太多传奇即使中国赛艇队成绩不尽人意,伊格尔依然能逗周围的记者笑。“成绩不好,水流占多大影响?”“占很大影响,2道根本没法获胜。”说着,他转头做个大江东去的动作:“而且我观察过了,这潮汐每半小时变化一次。”“那水流对乌兹别克选手战胜中国有多大影响?”“嘿嘿,我敢说,也只有在这个场地,他们才能夺冠。”

  西湖湾诡异的潮流,让中国赛艇队10金丢5。作为男队总教练,伊格尔当然郁闷得不行。但在人前,他仍旧嘻嘻哈哈,拉着记者谈潮汐。一转身,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韦迪透露了“秘密”:“赛艇队回国第二天就回基地,第三天就开始训练。”熟悉伊格尔的人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别看平时挺幽默,上任第一周男队队员被他练得个个腰酸背痛,完不成他的训练量就会被怒斥。伊格尔当初的上任宣言就是:“我认为中国队最需要的,就是大运动量的训练。”

  生在立陶宛,前苏联队主教练;后来又移居美国,带教美国赛艇———特殊的人生经历,让伊格尔身上既有西方式的风趣,又不乏东方式的严肃和纪律。跟许多洋教练不同,伊格尔总结中国队员的优点时说:“中国运动员听教练的话,比较容易管理。”

  担任中国赛艇队教练,意味着伊格尔要在远离都市的千岛湖基地,一呆就是大半年。闲下来的时候,他承认自己也想念在美国的妻子、儿子和宠物狗,但是话锋一转,他又强调:“我是来工作的。”伊格尔常常说,自己没有什么业余爱好。“我就是上网和读书。上网是查赛艇方面的资料,读书也是看赛艇的书。”在千岛湖的湖光山色里,这个“工作狂”却说,自己的DV常常在拍摄队员的训练场面———

  因为,要通过录像来纠正动作。“这次不算。”在离开多哈前的下午,伊格尔在诡异的西湖湾前,用力摇了摇头。“明年的奥运会预选赛,才是见真章的。”

  中国皮划艇队主帅大师约瑟夫“嘴馋”

  在获悉赛艇队因为水流失利的消息后,中国皮划艇队主帅约瑟夫突然决定:让全队提前一天到场训练。不仅如此,在西湖湾诡异的水流前,他一个人凝神看了好久好久。

  在皮划艇的世界里,生在捷克、长在德国的约瑟夫,是个大师。在称霸世界的德国皮划艇队里,他担任总教练长达18年,拿下17枚奥运会金牌,67块世锦赛金牌。但08奥运“东道主”的诱惑,加上跟德国女朋友、雅典奥运冠军菲舍尔分手的刺激,撮合了这个“大师”前来中国执教。“大师”的手下,还有中国队的功勋洋教练马克,他带杨文军(杨文军新闻,杨文军说吧)和孟关良(孟关良新闻,孟关良说吧)拿到了奥运冠军。但是马克说,他不介意在约瑟夫手下干事。中方教练说,比马克更先进的是,约瑟夫带来了一套完整的训练体系。

  “女队员必须减肥,中国选手划桨的速度太快。”这是约瑟夫上任之后,最快下达的两道命令。“中国女队员的腰和腿都比较粗,这会影响水上训练。”如果说,这道“命令”还有道理的话,“降低划桨速度”却曾让整个中国队都有些疑惑。按理说,频率越快,速度越快。但约瑟夫却要求队员把每分钟80多下的划桨速度,降低到63下左右,但是每一次划桨的力度和“效率”却必须提高。一个月下来,整个中国队都被他“征服”了。

  不认识约瑟夫的中国记者前去采访,皮划艇队的人有时会提醒:“长得像爱因斯坦的那个就是。”跟这位更加著名的“世界大师”相同,约瑟夫也有自己的“怪癖”———对于饮食的极端专注和讲究。初到中国时,他提出必须有咖啡。有了咖啡壶和杯子还不算,还必须有滤纸。来到中国后,约瑟夫最快学会的两句中文,就是“烤鸭”和“冰啤酒”。烤鸭是他最爱的中国食物,至于冰啤酒———每次去千岛湖附近的饭店吃饭,他都一定要点,“不会说这句中文可不行。”

(责任编辑:严国平)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