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巅峰决战陶菲克再胜林丹 豪言儿知道世界第一

  双拳紧握,陶菲克一声大吼,狂喜兴奋中,脸上股股青筋可见。对的,他又一次在大赛决战中战胜了林丹——这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中国人。

  登上亚运之巅的陶菲克比两年前在雅典拿到奥运金牌还要欣喜,似乎经历了漫长的低迷之后,印尼王子又用打败当今世界第一的方式,宣告自己王者归来。

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三大赛事的冠军都集于一身的陶菲克有资格狂傲,“我不在乎排名世界第一,赢得大满贯足以让世人知道,谁是世界第一。”

  全场印尼球迷疯狂的呐喊尖叫中,林丹并没有像团体决赛输给李炫一那么黯然神伤。有风度地用手掌击打球拍向观众示意的林丹很明白,他还无法独步天下。林丹没有沮丧,但多的是无奈和遗憾,“比赛前想法太多了,因为很想拿下这块金牌,第一局进入比赛状态比较慢,当比分被拉开后,就觉得没有希望了。”

  林丹赛后对自己的评点很到位,输掉的第一局他没有任何脾气,6比6之后,陶菲克就没有让他领先过。屡屡在网前小球上被号称“小球世界第一”的陶菲克打败,林丹只用了19分钟就败下阵来。

  之前已经连续五次战胜了陶菲克的林丹习惯于在后程发力,其实第二局他也有这样的机会。在开局不利的情况下,9比11落后时林丹扣杀拉吊,逐渐得分将比分拉开。20比17,林丹拿了三个局点,但团体赛与李炫一那样的阴差阳错的轮回又重现了。不像过去那样习惯性放弃的陶菲克一分分地追,20比20,陶菲克奇迹般地追平比分。

  高手对决,就是瞬间的气势。这个时候的林丹心里动摇了,连续两个网前球,当陶菲克一蹦而起的时候,当阿斯派尔羽毛球(羽毛球新闻,羽毛球说吧)馆印尼人的呐喊声震耳欲聋的时候,谁都明白,这次林丹输了,输得是那么体无完肤。“第二局开始我也没进入状态,后来逐渐打开了,但是手握三个局点的时候表现得太急了,”这次被陶菲克翻盘,林丹无可奈何,对他来说,打败自己的还是自己。

  林丹是那种很张扬自信的年轻人,亚运会前他曾经血气方刚地表示,近来屡屡败在他手下的陶菲克已经不再是他的主要对手。这次输给陶菲克之后,林丹也没有服输,赛后留在混合区里的他反复强调,“虽然这次单打决赛输了,但团体赛我赢了他两次,所以并不是说他的水平就在我之上,这次输了我会汲取教训,今后我会打败陶菲克的,特别是2008。”

  一个是排名世界第一,一个是头衔世界第一。林丹自信没有错,但林丹不要忘了,世锦赛决赛、亚运会决赛,陶菲克总是在最关键、最重要的时刻打败他。林丹只有23岁,但拥有大满贯荣誉的陶菲克也不过25,所以这次亚运会的失败对林丹最大的提醒应该是,他真正的一生之敌,仍然是陶菲克。

  超级丹受困印尼“呜呀”

  这里不是多哈的阿斯派尔,这里是雅加达的塞那扬,在林丹和陶菲克的巅峰之战自始至终笼罩在印尼人震耳欲聋的呼号之中时,现场的中国人只有无可奈何:“这里是印尼人的主场”。林丹赛后也承认,“现场的印尼球迷对我影响很大。”

  羽毛球是印尼的国球,过去多年,几代中国羽毛球人最怕到印尼的主场塞那扬去打比赛。因为在那里,他们往往会被狂躁的印尼球迷吼得心里发怵,如同其他球队都怕到土耳其人的伊斯坦布尔的“魔鬼主场”踢比赛一样。李永波就说过,到印尼打比赛,要练的不仅是比赛技术,而是如何抗球迷干扰。

  多哈的印尼打工者很多,所以每到印尼比赛时,阿斯派尔羽毛球馆最多的就是印尼球迷。他们往往成群结队,比赛中不知疲倦的吼叫,甚至对对方球迷做出各种侮辱手势,以此来帮助他们的队员。每当印尼球员打出好球时,印尼观众就整齐地发出“呀”的喊声,为球员加油。当中国球员发球时,他们就发出“呜”的嘘声。在这种气氛下,中国球迷有些急躁。在团体赛半决赛与印尼比赛时,中国队就感受过一回印尼球迷的疯狂。赛后李永波也急得直说印尼球迷太疯狂。

  但惊险地在团体赛中过了印尼球迷关的中国羽毛球队没有想到,真正的考验是在男单决赛中。相信陶菲克这样的印尼球员也明白,看台上的球迷绝对是他们的最佳“第二人”。所以在赛前挑边时,陶菲克选择了对向球迷的一边,让林丹不得不置身于疯狂的印尼球迷看台下。

  嘘声,吼声,林丹第一局就在近在咫尺的印尼球迷的“呜呀”声折磨下煎熬。即便像林丹这样久经沙场的干将,也很难排除这样的干扰,迟迟无法进入状态,而且失误增多。“印尼球迷太疯狂了,他们不停的叫骂我,让我无法专心打球。”林丹怨言很多。

  打败林丹的,不只是陶菲克,还有印尼球迷,难怪赛后陶菲克要把荣誉献给在场的印尼球迷。

  

  特派首席记者 王印毅 特派记者 范天亮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