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射击赛场感受紧张时刻 魏宁加赛惜败朝鲜选手

    新华社记者沈楠、李铮

    女子飞碟双向决赛结束了,真正的决战却正要开始。

    魏宁单肩扛着猎枪,回头和总教练孙盛伟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朝鲜的“妈妈”枪手在她身后的8号靶位上打出一团红烟。

    单靶决战!三对三!

    人群中发出一阵骚动。75靶资格赛和25靶决赛过后,6名决赛选手竟都要两两对决,才能排出座次。“难得一见啊!”观战者按捺不住内心涌起的兴奋。

    魏宁对朝鲜人金明花,於秀敏对泰国人焦查勒米德,张冬连对日本人伊波丹。

    魏宁背对着靶场,低头伫立。於秀敏拿起挂在射击背心角上的毛巾,轻轻擦拭被大雨浇湿的枪管。

    大雨几乎下了一天,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快4点了,雨势丝毫不见收敛。

    观战的人群把一个渗漏着细雨的帐篷挤得满满的,中国阵营和朝韩阵营自觉地分立左右,时而有几声低语之外,似乎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什么合适。他们各自的队员要通过最残酷、却也最美丽的方式争夺一枚亚运金牌。

    “卖子弹的这下高兴了,”人群中有人调侃说,“卖靶子的也高兴啊!”

    眨眼的工夫,帐篷里又陷入偶尔的低语。

    “垫场赛”结束,两名中国选手一胜一负,一枚铜牌到手。

    魏宁走进雨里,站到4号靶位上。这个位置在两个绿色抛靶房的正中间。虽然俗称“单靶决战”,但是在双向比赛中,每次都是在4号靶位打一组同时出来的双靶,因为这个位置的双靶是最难击中的。资格赛时,她脱的靶都在这个位置。

    魏宁端起猎枪,微微下蹲。靶房墙上红灯亮起。口令下,红灯灭,碟靶出,猎枪动,击出一团红烟,另一个碟靶完好无损地飞落远处。

    金明花出场,两发也脱一靶!朝韩阵营一片惊呼。

    魏宁逃过一劫,扛枪再战,仍然只中一靶。她把枪扛到肩膀上,离开靶位,低头长吐一口气。

    中国阵营发出一阵笑声,朝韩那边响起一阵哀叹。金明花也脱了一靶。

    第三组了,魏宁吸一口气,走上靶位,但是昨天训练之后刚调完动作的她显然还是有些生疏,一个橙色碟靶又从她枪口下逃脱。

    年近40的“妈妈”枪手得到了第三次机会。枪声在戈壁回响,两团红烟消散在多哈苍白的天际。

    朝韩阵营瞬间爆发出欢呼,淹没了中国阵营的叹息。微微有些发福的金明花被一群激动的同胞簇拥着。瘦弱的魏宁在雨中被一圈话筒围绕着。(完)

  此稿为新华社体育专线专供搜狐稿件,严禁其他网站转载。

(责任编辑:严国平)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