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父母教练眼中的陈一冰:新吊环王目标奥运摘金

  本报记者 何 颖

  从世界体操(体操新闻,体操说吧)锦标赛到亚运会,从丹麦阿胡斯到卡塔尔多哈,津门棒小伙陈一冰用4枚金牌和两个第四名确立了自己在中国体操和世界体操界的位置。亚运会摘金喜讯传来,振奋的是津门百姓,欣慰的是教练赵奇,而最感骄傲的是陈一冰的父母陈云峰和张秀智。

  “进国家队五年来,一冰除了前些日子因为身份证丢失回家补办之外,从来没有回过家,虽然北京离天津很近”,温柔慈祥的陈妈妈甚为感叹。22岁的陈一冰还有着一张稚嫩可爱的娃娃脸,看上去依然像个享受父母宠爱而没长大的大孩子,但是在他随和腼腆的外表背后却早已练就了一颗坚韧的心,因为在这颗心中燃烧着的是梦想,为了梦想他必须放弃像平常人一样和家人欢聚的幸福。

  这次在多哈,陈一冰因为是带病参赛,二老甚为挂念,妈妈张秀智在电视转播中听到了儿子的咳嗽声,看到了儿子在比赛间隙擦着鼻涕,真是担心他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夫妻俩的心这几天恐怕早已飞到多哈去了。张秀智动情地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一冰会有今天的辉煌,他出生时只有4斤多,我又得了产后风没法喂奶,当初就是因为一冰先天不足,后天也不足,身体太弱小才送他去学体操的,他能有今天,我们只能说感谢教练、感谢国家。”陈云峰说,为了鼓励儿子,平时从不写信的他曾给一冰寄信写道:“要做中华好儿男,要坚强地站起来!”言语直白却让一冰从中获得了无限的力量。

  前有董震,后有陈一冰,虽然先后培养出两位名满江湖的弟子,但教练赵奇给人的印象还是低调做人、埋头做事、不事声张的样子。陈一冰从5岁零2个月大时被赵教练挑中开始学习体操,一步步走到世界冠军的位置。一晃17载春秋弹指过,赵奇教练也从当年的帅小伙变成如今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别看我现在的头发是黑的,其实全是染的。”赵奇是笑着说的,但这笑里却包含着太多的东西。赵教练说,能够遇到董震和陈一冰这两个极具体操天赋的好苗子,并将他们培养成世界冠军,是做教练的最大福气。作为教练,赵奇无疑是成功的,但是作为丈夫和父亲,他却觉得自己亏欠妻子和儿子许多,“这么多年,我妻子默默地给予我很多支持,是我最需要感谢的人。”谈到妻子和孩子,一向外冷内热的赵奇也不禁真情流露。赵教练开玩笑地说,等到2008年圆了梦,他就和妻子隐居山林去,过那愿得春风相伴去,一攀一折向天涯的日子。

  “董震是独一无二的,陈一冰是现在最棒的,他们都是难得一遇的体操人才,都是我的弟子,更是我的孩子。”赵奇说,天津培养出的“吊环王”一定能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这是许许多多人共同的愿望。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