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高烧铸造金身 陈一冰:金牌是最好的退烧药

  与老大哥杨威一同站在亚洲吊环冠军的领奖台上,陈一冰笑得很灿烂。不知道的人恐怕看不出来,这位三天内取得两块金牌和一个第四名的体操小将此时还在发着高烧。

  未能获得全能奖牌,陈一冰反而放下包袱全力准备自己的强项吊环。

不过,此时病魔却在和他开着玩笑,也许是由于这两天比赛紧密、过于疲劳,先前重感冒转成了高烧,鼻塞、咳嗽,全身无力,但又不敢瞎吃药。赛后,陈一冰告诉记者,比赛之前他只能吃几片止痛片扛着。

  与陈一冰共同竞争这枚吊环金牌的,还有老大哥杨威、日本选手富田洋之、芳村裕生、韩国选手刘源哲和金大恩。第一个出场的芳村裕生拿到15.400分。陈一冰第二个出场,与团体赛时一样,陈一冰的整套动作无懈可击,落地似扎根,裁判给出了16.575分,这一成绩已经基本确保冠军。在鞍马项目中落败的杨威此时也稳定了心态,在随后的比赛中同样表现出色,分数同样为16.575分。此后富田洋之的16.100分已显逊色许多。

  加上前天的团体金牌,一下两枚金牌入账让陈一冰更加高兴。但在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体操新星却在咳嗽不止,让记者看着都有些心疼。“这下回去可以好好休息了,吃点药。”记者说。陈一冰强忍住咳嗽回答:“没事,金牌就是最好的退烧药。”

  (本报多哈专电)特派记者

(责任编辑:小弈)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