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田周纠纷入法律程序 小球中心:周家夸大了事实

  文 /彭晓玲

  2006年12月9日,中国选手周萌萌在多哈亚运会台球女子8球赛半决赛中,1:7不敌韩国的金佳映,无缘决赛。

  比赛结束后,周萌萌在混合采访区主动要求采访,并向记者曝料,说田鹏飞“昨天晚上”对她进行了骚扰和殴打,导致其遍体鳞伤,最终在当天的比赛中没发挥出水平遭到淘汰。

但据小球中心内部人士透露,田鹏飞与周萌萌当时正处于恋爱关系,田鹏飞对女友与泰国运动员素颇·森蜡举止过于亲密非常不满,故而发怒……

  1月10日(本周三),周萌萌家将前往上海徐汇区法院,起诉田鹏飞,“打人事件”正式进入法律程序,周萌萌的父亲周瑞新表示,对之前准备一同起诉的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张小宁和副主任王立伟暂不起诉。周萌萌的母亲李春梅坚持,“我们就是要让田鹏飞出来认个错!”

  自从去年12月9日“打人事件”发生至今,周萌萌几乎在全国所有媒体的体育版面上都露了脸,而另一位当事人田鹏飞却一直保持着沉默,亚运会之后的斯诺克全国锦标赛,他也回避没有参加。据说,小球中心对田鹏飞下了“封口令”,在不久的将来,中心将公布此事的真相。

  2006年12月底,田鹏飞已经飞回英国,目前正在为威尔士公开赛资格赛作准备。

  大连人田鹏飞在好友眼中,是个斯文、内向的大男生。

  他1987年8月16日出生,父亲田忠阳是一位台球迷,几年前在大连开了一家娱乐城,城中球房生意很火,在家庭氛围的影响下,田鹏飞从小就痴迷台球,甚至到了没有空球台打球就哭鼻子的地步。

  8岁,田鹏飞开始练球,先打花式九球,后改打斯诺克,10岁时,在大连已经没有对手。为了更好的发展,田忠阳把他送到郭华球房去练台球,打球环境相对职业化后,田鹏飞的球技很快提高。1999年,他开始在国内球坛崭露头角,如今,同丁俊晖(丁俊晖新闻,丁俊晖说吧)一同在英国斯诺克学院练球。

  熟悉田鹏飞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比较内向,平时话不多,练球很刻苦。台球推广人任浩江的博客这样描述田鹏飞:接触那么多,甚至想不出他曾经为什么事着急过。记得上个赛季,他好不容易获得世界斯诺克职业巡回挑战赛资格,但由于签证出了麻烦,导致他很有可能错过第一站比赛,即便那时候,也看不到他有一点点着急的模样。“赶不上大不了就不去了呗……”说话时慢条斯理的语速,让人一丁点儿脾气都没了,他可是个典型的慢性子啊。

  当任浩江得知“打人事件”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对记者说:“不可能啊,我和鹏飞很熟悉,他不会干这么离谱的事情。从他12岁开始打球时就认识,是一个为人处事很得体的男生,我不相信他会做这样的事情。”说到周萌萌,任浩江说:“也蛮熟悉的,是一个比较外向的女孩子。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我不想发表评论,但我觉得周萌萌的作为很不成熟,即使有事情也应该先队内解决。”

  任浩江还认为,周萌萌不应该用这个事件作为放弃比赛的借口,“也许她心情很不好,但是作为一名中国亚运代表团的运动员,放弃亚运比赛实在太不应该。”

  事件回放两个版本———

  周萌萌版本:他把我叫出宿舍,打了一顿

  那时是半夜12点多,田鹏飞一直打我手机,在电话里问我:“你在哪呢?回来了吗?”我说:“你找我有什么事?”他问是不是和泰国选手在一起,我说:“你怎么那么奇怪,打我电话就问这个?”他骂了一句把电话挂了。

  大约10分钟后,田鹏飞来敲我们女生宿舍门,我起身问他要干吗,他质问我说:“你不是说没回来吗?”我当时很生气,冲他嚷:“你是不是有病,大半夜就问我回没。”他又问:“你这两天怎么老和泰国选手在一起?”我觉得又可气又可笑,和泰国朋友一起玩又不犯法,就冲他说:“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咱俩只是队友,我上哪要向你汇报吗?”说完这话,他就上来打我了,我当时坐在沙发上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揪住我的头发,我记得很清楚他一直用脚踹我肚子,他人壮,我哪是他的对手啊,当时他的队友梁文博在,他也觉得当天田鹏飞挺奇怪。田鹏飞打了我差不多两三分钟,梁文博反应过来后就把他拉开了……我心里挺闷,就去找小球中心的领导汇报,他们听了也非常惊讶,当时就决定去田鹏飞房间问问,我也跟着去了。田鹏飞一见到我就说了特别难听的话,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把他们屋的烟灰缸往他床上倒,当时是想让他晚上睡不成……

  田鹏飞版本:我只是推了她……

  我当时很生气,确实推了她两下,但绝对谈不上殴打。随后,她冲进我房间什么都砸,嘴里还说着脏话,后来我只能去别人的房间睡,我那房间的东西都不能用了。

  事件发生后各人态度———

  周萌萌:就是要搞臭田鹏飞

  中国台球队负责人得知,网络上已经把两人事件说成“性骚扰”事件,便马上找到周萌萌,并电话联系周父母。周萌萌表态:“我就是要搞臭田鹏飞,你们谁也别劝我了!”而周的父母表示:周萌萌已打电话回家,说田鹏飞把她打得遍体鳞伤。(12月13日,也就是“打人事件”发生4天后,周萌萌与台球队回到北京,然而,自称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周萌萌并没有去医院验伤,用周父的话说,“已经几天了,她身上红肿瘀青已经痊愈了,也就没有带她上医院。”而事发当日在多哈,周萌萌给记者看的也不是那“遍体的伤处”,而是她折断的指甲。)……他们已经决定在北京请律师,用法律手段解决此事。

  田鹏飞:道歉了“请”打了

  据小球中心一名不方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说:事情发生的当晚,田鹏飞就主动向周萌萌道歉,他很直率地和周萌萌说:“如果你觉得能出口气,打我都行,我绝对不还手。”

  结果周萌萌也真没客气,动手打了田鹏飞,而且在报复的过程中,自己的指甲都被刮花了。

  小球中心:周家夸大了事实

  上周日,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在京接受媒体采访:“其实他们两个孩子能有多大的事呢?无非就是两个人有点“感情”,后来发生一点“口角”,偏偏周萌萌父亲就相信那“被放大了的事实”。田鹏飞私底下已经赔礼道歉过了,本来也该了结了……可周萌萌的父亲非要弄成“什么都不接受”,周萌萌说“之前根本不认识田鹏飞”,她说不认识,谁相信呢?

  田家:马上向周家致歉

  得知消息之后,田鹏飞的父亲第一反应是“不能相信”。“他是个保守、不太喜欢和人接触的孩子,做父亲的说自己孩子显得不客观,但他的那些队友梁文博、丁俊晖他们都可以证明我儿子是个懂事的孩子。大家也不能只听周萌萌的一面之词,不是吗。”即便这样,田父还是首先给周家中打去了致歉电话。

  周家:断不接受道歉

  周父周瑞新接到田家致歉电话时对田父说,“我们真的不能接受道歉,这件事已经成为公众事件,我们一定要给自己一个交待,给公众一个交待,不可能就这么私了。”对于向媒体公布周田二人恋爱关系的小球中心领导,周瑞新说,“我打算起诉小球中心名誉伤害。要田鹏飞公开道歉,让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和副主任王立伟在主流媒体上对事实予以澄清。”

  12月20日,周家向国家体育总局发出一封律师函,表明了三点要求:一、希望总局能及时查清田鹏飞打人的过程,如果事情属实,责成田鹏飞就此公开道歉,并希望总局对肇事者给予相应处罚;二、事发后,一些媒体对周萌萌的报道中出现了“行为不检点,训练不认真”等内容,希望总局能查清这些是否来自于田鹏飞或者小球中心,并对发表这些中伤周萌萌言论的人予以追究;三、如果总局不能在合理时间内作出回应,周家保留民事诉讼的权利。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