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周父称周萌萌并非水性杨花 是小球中心歪曲事实

  周萌萌说,从多哈回到上海后她几乎足不出户,每天只吃一顿饭,体重锐减8斤:“实在不敢出门,因为害怕人们看我的眼光,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我。”

  她第一次鼓起勇气走出家门,还是因为自己的姐姐结婚。那个晚上出门前,她犹豫了很久,这对她心理承受力的考验到达了极限。

“我其实非常不想去,但因为是自己的亲人没有办法推脱。我真的很怕他们会冲我指指点点,不过还好大家只是多看了我几眼而已。我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想些什么,‘这就是那个被打的女孩子,谁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被打!’”周萌萌说,“我到底是年轻女孩,脸上挂不住。不过后来想想算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哪能干涉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呢?”那顿饭,据她说,吃得食不知味。

  周萌萌的父亲周瑞新说,这次回来,女儿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周萌萌的性格向来是活泼开朗的,心中搁不住任何事情。平时,家里话最多的人也是她。但是现在,她在家变得不爱说话。每天最关心的是报纸上写了自己些什么,她承认,看到外界对自己的评论,她很失望。每次都失望,却又忍不住不看。“我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把我当成水性扬花的女人,报纸上也都是这样在宣传。但是归根结底,是小球中心歪曲事实混淆视听,他们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这让我的名誉受到很大影响。”她现在的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甚至前一天专门为家人做了几道拿手小菜,感谢父母在整件事情中对自己的支持,“真的,平时可能感觉不到。只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你才知道家人对自己有多重要。”

  周萌萌最近在准备考驾照,因为这次打架事件她已经错过了好几堂训练课。“我要凭自己的实力拿到驾照,车我都已经看中了,奔驰的SLK,因为喜欢它的流线。”生活在一寸寸重新回归正常轨道,这让她的家人感到欣慰。周瑞新说:“刚回来那两天总是发呆,有一天甚至问我,‘爸爸,我以后该怎么办?’她才20岁啊,我听到这种话能不难过吗?”除了准备驾驶考试,她也已经在联系去美国参加WPBA赛事的事宜。周萌萌相信,自己的出路永远不会被堵死。“我不愿意和小球中心闹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怕他们,一个人可以有很多选择。”

  周萌萌的父亲周瑞新已经在12月20日委托律师从上海用EMS将律师信发往了北京的国家体育总局,并在这封信函中写明了发函原因:“经查,田鹏飞与周萌萌均系本届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中国台球队队员,多哈当地时间12月8日晚12时至9日凌晨1时期间,田鹏飞来到周萌萌住处以谈话为由将其约出,在言语不和的情况下,田鹏飞对周萌萌进行了殴打。事后,多家国内外媒体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其中不乏一些负面报道如‘运动会期间行为不检点,不好好训练’,给当事人周萌萌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

  而在这封律师信中,周萌萌及父母还委托律师向体育总局发表三点声明。一是希望总局查明全部事实,责成田鹏飞向周萌萌道歉,并澄清相关事实;二是澄清之前针对周萌萌的不实及负面报道;三是希望总局在一定期限内采取积极行动,否则将采取进一步法律手段对此事追究到底。

(责任编辑:拉拉)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