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周父:用生命去打官司 精神损失费只要一块钱

  多哈亚运会发生这件所谓的“花边新闻”后,周萌萌的父亲一直充当了周萌萌对外发言人的角色,在采访中周父坚定地告诉记者:“我绝不会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会用生命去帮女儿打官司。总局(体育总局)再大,能把法律压下去吗?”

  他们不是情侣

  记者:萌萌和田鹏飞以前到底是不是情侣关系?

  周父:田鹏飞是打斯诺克的,他长期在英国练球,周萌萌是女子美式,一直在上海练球,萌萌的比赛是在中国台湾、日本、美国等地,一般是没有斯诺克的地方,田鹏飞打比赛一般是英国、泰国等没有美式台球比赛的国家,这怎么能说他们俩是队友呢?他们俩认识肯定是认识,都是打台球的,在电视上也见过,萌萌的一言一行都在我们父母的眼皮底下,她的感情生活我们父母都了解,她有男朋友,怎么可能和田鹏飞是情侣呢?

  领导推卸责任

  记者:现在的证据都有哪些?

  周父:当时发生这事后,我就让她用手机拍了照片,好留证据,萌萌回来后,我也看到了她拍的照片,照片照的伤都是红肿、淤血的,作为父亲我特别心疼。

我太太背着萌萌哭了很多回,我女儿长这么大从没受过这么大委屈。我绝不会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会用生命去帮女儿打官司。

  精神损失费只要1块钱

  据周萌萌的父亲说,他们给国家体育总局发去一封律师函,记者随即采访了周家的代理律师雷先生,他告诉记者:“我们只需要当事人在法律程序上给我们一个道歉,在诉讼中的根本点就是我们需要得到事实的澄清,把事实公布于众。”

  雷律师说:“我们给国家体育总局发一封律师函,在里面我们对小球中心的某些官员不负责任的话提出质疑,告不告他们我们还在研究,不排除,他们的身份决定他们是职务失职行为。现在我们已经收集了大量的证据,小球中心的领导在新闻通气会上的发言都是直接的证据,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在提炼的过程中。这个案子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对经济方面的要求,她父母是没有任何过高要求的,最后的精神损失费我们可能象征性的只要1块钱。

  张小宁:我们会公开事实

  记者拨打了张小宁主任的电话,和张主任一说起周萌萌的事,他竟然和记者聊了半个小时,在谈话中,张主任把当天发生的情况一一说给记者听,但是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张主任告诉记者:“现在队员们刚回国,都在调整期,等把亚运会总结弄完,我们再好好处理这件事,我们不想针对周萌萌的父亲做什么回应,这样做一点意思都没有,等我们把事实都公布出来以后,所有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先不要报道我们的话了。”

  最后,张主任告诉记者:“在多哈时,我们的精力都被这件事牵扯了,要没有这件事说不定我们还能再拿一金呢。到最后我们就处理这件事了,没时间照顾其他几个孩子。”

  记者随后拨打了这件事的另一个主角田鹏飞的电话,田鹏飞说:“不用问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回答。我昨天刚到家,还没有训练,就是休息,好了就这样吧。”

(责任编辑:海盗)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