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周父爆料女儿已有男友 周萌萌:凶手竟然成英雄

  周萌萌:这事我很委屈,就和记者说了

  小球中心主任:亚运总结完,会公开事实

  多哈亚运会上,中国队台球女选手周萌萌称由于女子美式8球半决赛前一天晚上,队友田鹏飞“因爱生恨”“殴打”了自己,导致比赛失利。一石激起千层浪,据悉,二人在多哈“上演”的这起“打人事件”,已被体育总局高层批评是“解放以来,大型洲际比赛中最为恶劣的事件。而且是运动员自己曝料,简直闻所未闻。”事后,所有当事人几乎都“封了口”,只有周萌萌的父亲一直捍卫着自己女儿的尊严。

据周父称他们不仅要告田鹏飞,还可能状告小球中心领导张小宁和王立伟诽谤。此时,记者独家采访了周萌萌和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在采访中周萌萌不解地问记者:“为什么受害者成了‘罪人’,‘凶手’却成了受保护的英雄?”而张小宁对此事也很不解:“在多哈时,我们的精力都被这事牵扯了,要没这事说不定我们还能再拿一金呢。”

  周萌萌:受害者成了“罪人” “凶手”却成了英雄

  周萌萌回国后,依旧是各大媒体追踪的对象,但她仿佛销声匿迹一样,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她父亲代理,经记者多次努力,周萌萌同意通过电话接受采访,在采访中她几次泣不成声,采访也被打断了好几次,采访结束后,周萌萌通过msn给记者传来她的照片,记者发现她msn的签名叫“公道自在人心”。

  深夜12点多莫名其妙被电话骚扰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你现在在做什么?

  周萌萌(以下简称“萌”):刚刚遛完狗。

  青周:这几天在做什么?

  萌:一直在家休息,最近身体也不怎么好。出去这么久特别累,每次我从外面回来,家里面数我最热闹,但是现在我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不出去,也就是偶尔遛遛狗,我性格是比较开朗的那种,但是出了这种事再开朗也开心不起来了。

  青周:当天是一个什么状况?

  萌:挺莫名其妙的,因为那时候多哈时间已经夜里12点多了,我已经睡觉了,但是田鹏飞却一直打我手机,那时候我特累就没接,他差不多打了三四个,后来他就发了一条消息让我接一下电话说有急事找我,我就接了电话,他在电话里问我:“你在哪呢?你回来了吗?”,我就说:“你找我有什么事?”,他就问我是不是和泰国选手在一起呢,然后我就说:“你怎么那么奇怪,打我电话就问这个”,后来他就骂了我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因为吃醋而打人,还一直用脚踹我肚子

  青周:当时你是怎么想的?

  萌:我当时也没多想,因为第二天最早场就是我比赛,但没过多久潘晓婷(潘晓婷新闻)和我说田鹏飞问她我回来没有,我那时候特累就让晓婷告诉他我没回来。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左右,田鹏飞就敲我们屋门了,晓婷开的门,她也有点不耐烦了,告诉他我没回来,但是开门的时候,田鹏飞从门缝里看到我了,就说:“还说没回来,你让她给我出来!”,挺凶的,我们屋子里住了十几个女生,我怕打扰人家休息,就穿上衣服把他叫到走廊里。

  我就问他要干吗,他就质问我说:“你不是说你没回来吗?”,我当时很生气,我就说:“你是不是有病啊,大半夜的就问我回没回来。”他就说:“你这两天怎么老和泰国选手在一起?”,我觉得又可气又可笑,我和泰国朋友一起玩又不犯法,再说打个招呼也不犯法,我就说:“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咱俩只是队友,我上哪要向你汇报吗?我交什么朋友也没必要和你汇报。”说完这话,田鹏飞就上来打我了,我当时坐在沙发上没反应过来,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揪住了我的头发,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他一直用脚踹我肚子,他人很壮,我哪是他的对手啊,当时他的队友梁文博在,但是他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后来梁文博和我说他也觉得当天田鹏飞挺奇怪。田鹏飞打了我差不多两三分钟吧,梁文博反应过来后就把他拉开了,我就赶紧回房间了。我走时,田鹏飞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后来我们台球队的人和我说田鹏飞就是喜欢我,看到我和别的男生在一块有说有笑他吃醋了。那几个泰国选手曾经在上海比过赛,能在多哈再碰到我觉得挺巧的,我又是学英语的,所以就和他们在一起聊聊天,根本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他常给我发短信说喜欢我

  青周:之前田鹏飞说过喜欢你吗?

  萌:说过,所以亚运会那会儿,他和我说话我就简单应付几句,不想让他产生什么幻想。

  青周:怎么认识的田鹏飞?

  萌:认识他是在去年的体育大会,当时觉得我们年龄相近,而且都是北方人,跟他算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慢慢接触发现他对我的感觉就不一样了,经常给我发短信说喜欢我,当时我也没当回事,一个在英国,一个在中国也不可能发展什么。我有男朋友这事台球界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我也没想到他还这么执著。第二次见面就是在北京为了打亚运会集训,我们要求必须集体练球,集体吃饭,当时我想都一年没见了,他对我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所以我们又在一起聊天了,我觉得男孩和女孩走的近不一定要喜欢。后来到了多哈,他话里带话想让我看他的比赛,而且领导要求同队的必须到场为队友加油助威,没的选择我就去了。

  发生这件事没有倾诉者,就和记者说了

  青周:有媒体说这件事发生后你就去田鹏飞房间大闹了?

  萌:他打完我,我心里挺闷的,就去找小球中心的领导了,他们一开始听了也特惊讶,说:“田鹏飞怎么跑到女生宿舍打人去了?”,我就哭了,我说我特别莫名其妙,就属于睡着觉被别人叫起来打了一顿。当时领导就去田鹏飞房间了,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我就也跟着去了他房间。田鹏飞一见到我就说了特别特别难听的话,我就实在忍不住了,我就把他们屋的烟灰缸往他床上倒了,就是简单地想让他晚上睡不成。当时领队也给我做思想工作,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后来我就回房间了,一夜没睡。但是第二天我还是去比赛了,因为4年一届的亚运会,我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去比赛时,我整个人就不在状态,脑子里老想着这件事,而且他打我打的挺狠的,身上轻一块紫一块的,就以很大比分输掉了比赛。比完赛我走到采访区那,记者就问我为什么今天状态这么差?我当时委屈就一下子上来了,控制不住就一下子哭了起来,我就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和他们说了一遍。我毕竟这么小,发生这件事旁边也没有一个倾诉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帮你的人,你就会觉得特无助,就像站在一个孤岛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人说我为了出气打了田鹏飞,我根本就没动他一下

  青周:你现在后悔向记者来倾诉这件事吗?

  萌:我不后悔,我觉得我有权利为自己的权益讨一个公道,毕竟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觉得莫名其妙,到现在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不敢相信小飞会做出这样的事。他在圈里一直人缘很好,而且给人感觉挺内向的,他比我小,我一直把他当小孩看,他能做出这事我觉得挺奇怪的,我对他挺失望的。

  青周:你恨他吗?

  萌:有一点吧,这件事对我影响太大了,从身体上精神上不说,对我的名誉造成了诋毁。他要是一开始就向我承认错误的话,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他完全是为了掩饰自己在外面说了很多不利于我的话,说我是他女朋友,我倒追他等等。这样对一个女孩子的名誉太重要了。我到现在都不后悔我做过的一切,因为我没错。

  让我最气愤的就是小球中心的主任张小宁、王立伟说田鹏飞已经和我道歉了,还说我为了出气打了田鹏飞几下,我敢对天发誓我根本就没动过他一下。

  受害者成了“罪人”,“凶手”成了受保护的英雄

  青周:有媒体说你誓死要把田鹏飞搞臭?

  萌:我从来没说过这句话。领导之前问过我,你这样和记者说这些图什么吗?我说我就图一口气,如果你们的女儿发生这种事,你们能像现在劝我一样,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你们怕担责任吗?我说我和记者说只为了这一口气,就想让大家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为人。

  青周:你回国后有媒体说总局要“软禁”你?

  萌:我回国的当天,他们就不想让我妈见到我,就把我妈直接弄到酒店,我那会儿还在飞机上,当我到了机场,我妈打电话让我等她,但是很多领导说我妈不会来机场,在酒店等我,然后几个人就把我架到了车上,结果我妈在机场没接到我。我现在觉得受害者成了罪人,“凶手”成了受保护的英雄一样,我特咽不下这口气。

  青周:现在有很多网友是不支持你的,有些人态度很强硬说你这件事是本届亚运会发生的最大的花边新闻。

  萌:我觉得如果人在那种情况下,不止我一个人会那么做。发生这件事后,我一直在发高烧,但是领队和队员们没有一个人理我,领导只是因为这件事找我谈过两次话,但每次谈话都是让我息事宁人。我妈当时怕我想不开,北京时间凌晨两三点还在给我打电话陪我聊天,其实我知道他们特别累,我在电话里也强忍着不哭,毕竟在外面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但是放下电话我都哭的不成样子了。我当时想我满怀希望的来打亚运会,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男朋友至今没露面,可能相信那些报道了

  青周:男朋友是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安慰你?

  萌:他现在还没露面呢,可能相信那些报道吧,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但是没说什么。

  我现在也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要把身体养好,为自己讨回一个我应得的公道,静下心来考虑自己的工作。我回来之后天天失眠,每天早上六七点钟才能睡着。

  青周:有人说台球队是一支民间兵团,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你怎么看?

  萌:很多人说打台球的人素质和文化水平都不高,才导致这样的做法。

  我觉得一个人的素质教养不是由文化水平来衡量的,很多成功人士不一定文化水平有多高,但是做出来的成就比有些博士、硕士还高很多,不能用文化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宣泄自己的情绪,为自己讨回一个说法而已,我相信我一定会赢的。

  周父:我会用生命去帮女儿打官司

  多哈亚运会发生这件所谓的“花边新闻”后,周萌萌的父亲一直充当了周萌萌对外发言人的角色,在采访中周父坚定地告诉记者:“我绝不会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会用生命去帮女儿打官司。总局(体育总局)再大,能把法律压下去吗?”

  萌萌回到家变得不爱说话了

  青周:台球不是奥运项目,为何让周萌萌选择打台球?

  周父:台球项目有一个很大的经济市场,让她打台球只是想改善我们的生活质量。我们为了萌萌打台球已经花了四五十万元,连房子都卖了。

  青周:萌萌回国后是什么状态?

  周父:和出国之前的情绪比起来反差挺大的,出征前精神很好,斗志很高,她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外向活泼的女孩,但出了这事以后她就不爱说话了,整天待在家里,人很憔悴。她在多哈不知道很多东西,回到国内她就一直看报纸,看完了就不出声,我们这方面很急。她现在一直在问我一个问题官司什么时候能打完,大家都明白事实以后,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出来了。

  青周:这件事对她有多大影响?

  周父:这是一个技术问题,打台球这个项目它技术含量很高,对人心态的要求很高,一个运动员如果把练球时的水平在比赛中发挥出70%那就算很好了,如果比赛时心态受干扰的话,连50%都发挥不出来。一只麻雀都影响了潘晓婷的发挥,那挨打不比一只小麻雀严重多少倍。

  萌萌有男朋友,怎么会和田鹏飞是情侣呢 (点击发表评论)

  青周:萌萌和田鹏飞以前到底是不是情侣关系?

  周父:田鹏飞是打斯诺克的,他长期在英国练球,周萌萌是女子美式,一直在上海练球,萌萌的比赛是在中国台湾、日本、美国等地,一般是没有斯诺克的国家,田鹏飞打比赛一般是英国、泰国等没有美式台球比赛的国家,这怎么能说他们俩是队友呢?他们俩认识肯定是认识,都是打台球的,在电视上也见过,萌萌的一言一行都在我们父母的眼皮底下,她的感情生活我们父母都了解,她有男朋友,怎么可能和田鹏飞是情侣呢?萌萌曾经也和我说过她是绝对不会在台球界找男朋友的,她说自己本身就是打台球的,睁眼就是台球,闭眼就是台球,要是再找个打台球的男朋友生活就太没意思了,现在她的男朋友和台球一点都不沾边。

  青周:有媒体说萌萌性格很张扬,打扮很妖艳。

  周父:我女儿性格很外向但不是张扬,她追求时尚,但这不是什么错误吧?作为家长我们支持,年轻人为什么不时尚呢?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呢?

  事件出来后,领导没法推卸责任,只能编造是感情问题

  青周:现在的证据都是哪些?

  周父:当时发生这事后,我就让她用手机拍了照片,好留证据,萌萌回来后,我也看到了她拍的照片,照片照的伤都是红肿、淤血的,作为父亲我特别心疼。我太太背着萌萌哭了很多回,我女儿长这么大从没受过这么大委屈。我绝不会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会用生命去帮女儿打官司。

  青周:想如何做?

  周父:已经把这件事委托给律师了,再过一阵就会起诉了。小球中心的领导说不管有没有这件事,萌萌都拿不了冠军,作为小球中心的领导不能说话这么不负责任,这不是侮辱人嘛,当时周萌萌是国家体育总局内定的人选,而且她是有能力拿冠军的,进半决赛之前都是以大比分获胜,要是没发生这件事很有实力冲击冠军啊。打人事件出来之后,领导没法推卸责任,只能编造是感情问题,打人事件你都认定了,还为田鹏飞找什么理由?即便他们俩是夫妻,那打人犯不犯法?到目前为止体育局领导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答复,就是张小宁和王立伟个人在诽谤,我们可能会把他们俩个告上法庭。

  他们把总局当靠山,但是总局再大,能把法律压下去吗

  青周:小球中心领导是如何和你们交涉的?

  周父:我们得知这个事,最早不是萌萌告诉我们的,而是王立伟告诉我们的。萌萌是第一个打电话进来的,她只是说被田鹏飞打了,剩下的在那边哭得很凶很厉害,我们一再问怎么回事,她也说不出来,后来手机就断了。大概北京时间凌晨5点,王主任的电话就来了,他把事情完完整整地和我说了,但现在他对媒体却说“田鹏飞好心办了坏事,找周萌萌谈心,让她好好训练”,半夜十二点半,一个男选手找女选手谈心这现实吗?再说这么晚了,上哪训练去?亚运会台球训练馆给整个中国队每天就一个小时的训练时间,而且是一张台子,一个人连一局球都打不了,谈的上训练吗?这都是事实啊。

  青周:田鹏飞父母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

  周父:就打了一个,不是像有些媒体所说的俩家都见面了。出这件事以后的后两天,田鹏飞的父亲在夜间一点半给我打的电话,他说是田鹏飞的父亲,他说为孩子打人这件事,表示深深地抱歉。我当时很吃惊,就说等孩子回来再解决,我不会接受私下道歉。这以后他们就没给我打过电话了,现在他们连打人都不承认了,他们把总局当靠山,但是总局再大,能把法律压下去吗?

  周家律师:精神损失费可能象征性只要1块钱

  据周萌萌的父亲所说,他们将于这几天给国家体育总局发去一封律师函,内容也会刊登在各大媒体上,记者随即采访了周家的代理律师雷先生,他告诉记者:“我们只需要当事人在法律程序上给我们一个道歉,在诉讼中的根本点就是我们需要得到事实的澄清,把事实公布于众。”

  雷律师说:“近一两天,我们要给国家体育总局发一封律师函,在里面我们会对小球中心的某些官员不负责任的话提出质疑,告不告他们我们还在研究,不排除,他们的身份决定他们是职务失职行为。现在我们已经收集了大量的证据,小球中心的领导在新闻通气会上的发言都是直接的证据,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在提炼的过程中。这个案子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对经济方面的要求,她父母是没有任何过高要求的,最后的精神损失费我们可能象征性的只要1块钱。最近,总局要给亚运代表团庆功,但是“玉是不能掩瑕”的,我们要探讨一个体制的管理问题。”

  张小宁:等亚运会总结完,我们会将事实公开

  作为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主任的张小宁,最近一直因周萌萌这件事被记者“围追”采访,对于周家即将提起的诉讼,有媒体采访到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他表示:“这件事不过是两个小孩子打架,而且田鹏飞也道了歉,周家还不依不饶实在没有必要。对于此事,小球中心是负责任的,现在调查仍在进行中,很快就会有结果,一定不会不了了之。”

  记者联系了该媒体的记者,她说:“现在要采张主任很难,他对此事几乎采取了不回应的态度。”随后,记者拨打了张小宁主任的电话,但出乎意料,和张主任一说起周萌萌的事,他竟然和记者聊了半个小时,在谈话中,张主任把当天发生的情况一一说给记者听,但是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张主任告诉记者:“现在队员们刚回国,都在调整期,等把亚运会总结弄完,我们再好好处理这件事,我们不想针对周萌萌的父亲做什么回应,这样炒来炒去一点意思都没有,最后我们会把事实都公布出来以后,所有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先不要报我们的话了。”

  最后,张主任告诉记者:“在多哈时,我们的精力都被这件事牵扯了,要没有这件事说不定我们还能再拿一金呢。到最后我们就处理这件事了,没时间照顾其他几个孩子,潘晓婷最后比赛时都是拎着箱子自己去的,我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们。”

  田鹏飞: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回答

  记者随后拨打了这件事的另一个主角田鹏飞的电话,他告诉记者自己正在剪头发。当记者要问田鹏飞问题的时候,他说:“不用问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回答。我昨天刚到家,还没有训练,就是休息,好了就这样吧。”

  知情人:这件事绝不会像周萌萌说的那么夸张

  田鹏飞现在一点都不委屈,状态很好

  一位在台球圈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告诉记者:“现在小球中心是这样一个态度,这件事特别不希望媒体报,可能是他们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事。我和田鹏飞关系还行,他和我说他之所以一直没有接受采访,是因为小球中心不让他说话。田鹏飞现在一点都不委屈,状态很好,周萌萌说她天天躺在床上,但是田鹏飞回到家以后天天去球房练球,他根本就没把这事当回事,因为他30日就要去英国参加威尔士公开赛,现在主要以练球为主。”

  在北京训练时,有人看到过他们俩手拉手

  这位知情人说据我对他们俩人的了解,我个人觉得周萌萌的错会更多,他们俩关系就是挺好的。亚运会之前,他们俩在北京训练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坐在一起,有人看到过他们俩手拉手,训练的时候周萌萌自己都不怎么练球,田鹏飞在哪个桌练球,她就去哪个桌看着。田鹏飞这小孩是个纨绔子弟家庭,但是他本人还是比较蔫的,虽然爱玩但是不会玩过火。现在田鹏飞一谈到周萌萌都觉得极其不可理解,觉得她的行为不正常。

  我和这两个人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这事发生,这两个人肯定都有问题,但绝不会像周萌萌说的那么夸张,她可能和她爸她妈说的比较邪乎,所以她父母现在特别生气,想无论如何讨回个公道。

  文/本报记者 王媛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