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周萌萌一家力讨说法 一纸律师函逼问体育总局

  12月19日,周萌萌的律师刘逊本打算用传真把律师函发给国家体育总局,但是没找到传真号码;12月20日上午,律师函终于从上海用EMS发往北京国家体育总局,该团队的雷律师昨天告诉记者:“从国家体育总局收到律师函之时起计算3天,3天后根据总局的反应我们会进入下一步的法律程序。

  揭秘律师函内容

  开场白之后,律师函中写明了发函的原因:“经查,田鹏飞与周萌萌均系本届多哈亚运会中国台球队队员,多哈当地时间12月8日晚12时至9日凌晨1时期间,田鹏飞来到周萌萌住处以谈话为由将其约出,在言语不和的情况下,田鹏飞对周萌萌进行了殴打。事后,多家国内外媒体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其中不乏一些负面报道如‘运动会期间行为不检点,不好好训练’给当事人周萌萌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

  律师函中,周萌萌及父母委托刘逊律师向国家体育总局发表了3点声明:

  “1、希贵局接本函后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及时查明本起打人事件的全部事实,并责成田鹏飞以适当的方式对周萌萌赔礼道歉,并澄清由田鹏飞引起的有损周萌萌声誉的相关事实,贵局并可根据相关规定对田鹏飞作适当的行政处罚。

  2、希贵局或责成小球管理中心以恰当的方式澄清该中心个别官员引起的当前社会各界特别是新闻媒体报道中诸如‘行为不检点,不好好训练’等针对周萌萌的不实及负面报道,消除影响。

  3、希贵局在合理的期限内采取积极的行动,查清事实,作出适当的处理。否则周萌萌及父母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手段追究田鹏飞打人事件的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届时,本律师将接受周萌萌及/或其父母之委托,并视情形适时通过法律途径包括诉讼方式来追究田鹏飞等人员的相关法律责任。”

  律师解读律师函

  运动员个人委托律师向国家体育总局发送律师函,这是不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刘逊律师告诉记者:“我有13年的从业经历,此前我们的律师事务所也曾处理过一些体育案件,比如说某山东运动员殴打游泳裁判的案件,比如说曲乐恒向张玉宁索赔的案件,我们都没有给国家体育总局发过律师函,13年来我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相关文件。”

  “但是据我推测,一些涉及到和国家体育总局沟通的案件是应该会发律师函的,比如说队员状告王德显的案子,应该就会走这种正常渠道。”刘律师解释道,因为周萌萌的案件非常受人关注,所以原本不起眼的律师函也变得格外引人注目。

  雷律师表示,周萌萌家委托的律师团队已经做好了多套方案,将根据3天后国家体育总局的反应来启动下一步的法律程序,雷律师说:“说实话,我们其实没有对律师函得到回复抱有很大希望,这是一个简单的案子,希望不会像秋菊打官司拖得那么长。”据上海《青年报》

  说法

  周父:起诉不是炒作虽然最近铺天盖地的报道让周萌萌寝食难安,但周父认为作为父母,他没有任何的压力,不管是来自于外界舆论或是小球中心。“他们都给不了我压力,我只是在给女儿讨说法,我是不会因为外面的压力就放弃。其实只要他们就事实跟公众有个交待就行。那么我也不会请律师,或者将来上法庭,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炒作。”

  总局:未收到律师函

  昨日下午4点15分,记者致电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想要咨询总局的意见,但政法司秘书处相关人员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此律师函,随后告知:“就算总局交由我们负责,也只是律师间的处理,并不一定会通过媒体公开此事。”记者随后数次致电小球中心,均被告知领导们都在开会,小球中心是否会请律师以及他们对待此事的态度目前仍不得而知。据《新京报》

(责任编辑:奔跑)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