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周萌萌方将律师函送往体总 不排除明年元旦起诉

  提交3点声明,要求田鹏飞公开道歉,不排除明年元旦起诉
  12月13日,周萌萌从多哈回来的时候,还是小球中心的领导一直在旁边保护着她。

  本报讯就如同周萌萌的父亲周瑞新在前几日所说,他们最迟会在本周三之前递交律师函。昨日上午,一份装有律师函的邮政特快专递从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发往国家体育总局。

  希望缓解

  没直接起诉是给中心机会

  由于已将此事委托给代理律师,昨日周父并不清楚律师函是否已经发出。记者随后采访该律师事务所,代理刘逊律师表示:“今天早上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律师函用特快专递送到国家体育总局,本来是打算周二就送出去的,但为了稳妥起见,我们在当天晚上又确定了一遍律师函的内容。


  “为了能让事件有个缓解的过程,也是为了给小球中心机会,我们并没有直接起诉,而是先递交律师函。”周萌萌的父亲解释说,他希望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领导能够重视此事,不至于最后上升到法庭的高度。

  这封律师函目前只送往国家体育总局,并没有发往小球中心。刘律师表示,小球中心不具备对外的单独职能,也没有单独的行政权力,因此不需要递交律师函;其次,“作为事件的相关人员之一,我们虽然可以给小球中心一份律师函以告知此事,但我不知道他们的官方收件地址或者电子信箱”。

  答复期限

  周父期望3天,律师认可1周

  刘律师告知记者,昨晨发至国家体育总局的律师函主要包括4点内容。“首先,我们提出请总局能够及时查清田鹏飞的打人过程,如果事情属实,责成田鹏飞就此公开道歉,并希望总局予以肇事者相应的惩罚。第二,针对媒体的一些有辱周萌萌声誉的报道,希望总局能查清是否来自于田鹏飞或者小球中心,并予以其处罚;第三,我们做了保留,如果体育总局不能在合理的时间内做出适当的回应,周家保留民事诉讼的权利。最后还有一个建议,就是建议体育总局能够以协调的方式处理此事。”刘律师说道。

  记者在律师函原件中看到了如下的句子:“希贵局在合理的期限内采取积极的行动,查清事实……否则周萌萌及父母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手段追究田鹏飞打人事件的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那么这个所谓的“合理的期限”究竟是多少天?周萌萌的父亲希望总局在3天后就能给出合理的答复,而刘律师则表示之所以写的是“合理的期限”几个字,是因为“我们也知道总局那里事务繁多,我们只是希望总局能够重视这件事,并在合适的工作间隙解决这件事,比如说需要一个星期,这都可以,但绝对不能拖着不管。”刘律师强调。

  期待结果

  不公开道歉就起诉

  周家代理律师并未给“打人者”田鹏飞发去律师函或者起诉书,但是周父表示,决不会原谅他。

  周萌萌的父母从事件发生后,就一直态度强硬地表示要将田鹏飞送上法庭,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此事,但直至昨日,周家都未向田鹏飞及其家人发去律师函或者起诉书。周父解释道:“首先,我们给总局递律师函,就是给他们(田鹏飞)一个机会,让他公开赔礼道歉;而第二个考虑也是因为年底到了,法庭要结案,许多上海的法庭在12月20日之后都不会受理案件,所以我们想就算现在提出诉讼,也要等到明年才能解决,那就干脆把这件事情准备充分点,再说总局那里的处理也需要一定时间。”

  周瑞新透露,他们目前不仅已经请好了律师,而是对于起诉的准备也做得比较充足,连法庭也选好了上海徐汇区的法庭,“我们就等着明年的1月1日,如果他们(田鹏飞)一家还不公开道歉的话,我就在2007年的第一天将状纸递到法庭。”
周萌萌 田鹏飞

  律师函(节选)

  ……

  为此,周萌萌及父母特委托本律师就前述事项发表如下声明:

  1、希贵局接本函后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及时查明本起打人事件的全部事实,并责成田鹏飞以适当的方式对田萌萌赔礼道歉,并澄清由田鹏飞引起的有损周萌萌声誉的相关事实,贵局并可根据相关规定对田鹏飞作适当的行政处罚。

  2、希贵局或责成小球管理中心以恰当的方式澄清由该中心个别官员引起的当前社会各界特别是新闻媒体报道中诸如“行为不检点,不好好训练”等针对周萌萌的不实及负面报道,消除影响。

  3、希贵局在合理的期限内采取积极的行动,查清事实,作出适当的处理。否则周萌萌及父母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手段追究田鹏飞打人事件的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届时,本律师将接受周萌萌及/或其父母之委托,并视情形适时通过法律途径包括诉讼方式来追究田鹏飞等人员的相关法律责任。

  ……

  上海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2006年12月19日

  体总政法司尚未收到律师函

  表示不清楚“周田纠纷”,不一定会通过媒体公开此事

  本报讯昨日下午4时15分,记者致电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想要咨询总局的意见,但政法司秘书处相关人员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此律师函。

  在国家体育总局的官方网站上,记者看到政法司的职能之一便是“负责体育行政执法和执法监督工作,承担国家体育总局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及其他法律工作”,该秘书处的相关负责人跟记者解释政法司虽然是总局的官方法律机构,但目前为止,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律师函,并表示“根本不清楚该事件”。

  “我们若是收到了这封律师函,我们也会尊重对方的律师。但是这件事情,总局不一定交给政法司来处理。”该负责人说。记者完整地把与小球中心的有关事项诵读了一遍,对方听后告知,“小球中心没有独立的法律机构和法律顾问,但这件事情与小球中心有关,总局有可能会和小球中心交谈,调查处理此事,而不一定通过政法司去处理。就算交由我们负责,也只是律师间的处理,并不一定会通过媒体公开此事。”

  记者随后数次致电小球中心,均被告知领导们都在开会,小球中心是否会请律师以及他们对待此事的态度目前仍不明朗。

  田鹏飞行踪

  好友梁文博也联系不到他

  本报讯7名国家队台球成员同乘一架飞机从北京前往多哈,但从多哈离开的时候却分作3批,最后到达北京的台球成员是梁文博和田鹏飞。两人在总结完多哈之行后,于到达北京的第3天先后离开,梁文博回到了哈尔滨的家中,但自离开后,都未曾与田鹏飞联系过。

  记者昨日致电周萌萌遭殴打时在现场的梁文博,他拒绝透露当晚发生的事件经过,但在记者侧面询问下,梁文博表示事情发生的经过就如同他在多哈和媒体描述的场景一样,也就是说田鹏飞并没有蓄意殴打周萌萌之意。

  此时,梁文博反过来询问“周田纠纷”的最新进展,在得知记者的答复后,梁文博大为惊讶。梁文博和田鹏飞在去年多次一起去英国打球,并且同住一屋,且年龄相仿,但梁文博表示“离开北京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他(田鹏飞)也没有给我发短信,我也联系不到他,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责任编辑:王海陆)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