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亚运健儿激战多哈 留守大腕苦乐不均心情各异

  中国亚运军团已经回国,让人目不暇接的夺金大戏终于落幕了。和那些在多哈征战的队友相比,留在国内的一些项目中的体育名将,有的自得其乐,有的守在电视机旁关注着队友的演出,也有人为了自己的伤病而烦恼……但不管怎样,被采访到的运动员都说:“这是一种和自己参加比赛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许昱华:“队友争金,我争了个全国好太太”

  2006年12月1日是亚运会开幕的日子,中国国际象棋继谢军、诸宸之后又一位世界冠军许昱华却在为自己的儿子小突庆祝百天。对一名运动员来说,亚运会很重要,对一个母亲来说,天伦之乐最温馨。

  “说实话,儿子的出生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许昱华笑着说,“我因为怀孕生宝宝,耽误了很多训练,这半年也没有比赛。虽然国际象棋是第一次进入亚运会,我没能参赛很遗憾。但是我的小突已经4个月了。有了小突以后,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做个好母亲。”

  许昱华这些日子给了宝宝最浓烈的母爱,“非常喜欢带儿子。”许昱华有些自嘲地说,“有时我就想,每天就这么过也挺好的。”许昱华的儿子看上去很漂亮,她把儿子的照片上传到自己的博客上,引来许多网友的夸赞。“网友夸我儿子,比夸我还受用。”许昱华说,“我听着心里就高兴。”

  其实母爱与下棋并不矛盾,小突出生后不久,许昱华还抱着儿子参加了两站全国联赛。“我想等宝宝大一点儿时再正式复出,估计得过完春节了。我们浙江队今年联赛的成绩很不好,现在看来也没什么机会了。”说到今年的国际象棋联赛,许昱华有些感慨,“按说不该降级的。诸宸出国、我生小孩,都赶到一起了,运气不好。”

  “亚运会上,赵雪和诸宸输得很可惜。”许昱华主动说起了亚运会,“我每天都要看她们的对阵形势和网上的棋局,赵雪失利太可惜了,乌兹别克斯坦那名选手的快棋实力远不如她,这次赵雪算是阴沟里翻船了。诸宸可能是心理压力比较大,场外的干扰也多一点儿。不过她占优势时居然被翻盘,真是很可惜。”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赶上亚运会这样的比赛。”许昱华笑着说,“听说广州亚运会取消了国际象棋,但如果卡塔尔能承办2016年奥运会的话,我觉得很有可能会设国际象棋,那时说不定我还能赶上!”

  就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许昱华说她还要去参加某杂志社主办的“中国好太太”活动,当记者对此表示惊讶时,许昱华很得意地说:“队友在亚运会上争夺金牌时,我自己争了个全国好太太。”

  陈宏:“队友在前方赛,我在后方练”

  “我对亚运会上林丹与陶菲克之争的印象不是最深的。”陈宏说起队友在亚运会上的比赛很直接,一点儿不绕弯子,“我印象最深的是团体赛林丹打李铉一那场比赛,林丹的准备工作做得不细,从他在场上该强硬时却急躁、该放松时却放得太开就能看出来。我觉得这就是心理方面的准备还有所欠缺。而且与李铉一那场比赛,林丹自己的失误也不少,完全没打出应有的水平。”

  极少有球员坦率地指出自己队友的不足,但陈宏却很坦荡。“不光是羽毛球,亚运会所有的比赛我都很关心,因为我和很多运动员的关系都不错。”陈宏告诉记者,只要电视里直播的有中国队参加的决赛,他基本上都看了。

  “我没有什么特别偏爱的比赛项目,能看的我都看,我还要上网看亚运会的新闻。”陈宏笑着说,“我最关心的就是金牌数,可能因为自己是运动员,对金牌特别敏感吧,每天盯着金牌榜,明知道肯定是第一也觉得不放心。所以中国队这165块金牌,我估计能说出一半以上的项目。”

  受亚运会参赛名额所限,在广州中国公开赛上获得男单冠军的陈宏,只能看着队友林丹、鲍春来和陈金多哈厮杀,“很想参加亚运会的比赛,可是没办法啊。只能看着他们在前方打比赛,我和其他队友在后方好好练。”陈宏说,“我是老将了,打到现在这个地步,就是要在场上充分发挥水平,享受比赛的快乐。”

  “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2008年奥运会,我一定会坚持到那个时候。”陈宏很有信心地告诉记者,“接下来就要准备明年的北京奥运会积分赛了,我的决心肯定不会变,我相信自己能在积分赛中拿到想要的。”

  胡佳:“明年就该选拔了,我比你们谁都着急”

  2000年悉尼奥运会,尚无名气的胡佳替补出场,夺得奥运会银牌。4年后的雅典奥运会上,小有名气的胡佳踝关节打着封闭走上跳台,咬着牙战胜了“跳水王子”田亮,收获了自己的第一枚奥运会金牌。

  但伤病不是打封闭就可以“封闭”的。韧带、腰椎、踝关节软组织甚至左腿腿骨,胡佳这一身的伤,说起来都吓人。这次缺席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是因为胡佳的眼睛。

  “这一年我几乎没练,4月左眼先动手术,后来右眼也做了手术,一直没法训练。”胡佳说,“最近才刚刚开始恢复体能训练,希望不会再有新的伤病了。”

  不能正常训练,不能参加比赛,使本来就内向的胡佳更不爱说话了。特别是说到自己的伤病,他宁愿选择沉默。“有时关心我的人会问‘怎么见不到你比赛了’,知道我受伤,就说希望我赶紧好起来,赶紧参加比赛。说实话,我比所有人都着急,但伤病不是着急就能治好的。”胡佳轻轻叹了口气。

  “亚运会转播的跳水比赛我都看了。我们在亚洲没有什么对手,所以有些队员就算有些失误,也不耽误拿金牌,而且我们队员在临场调整这方面有优势。”胡佳说,“可是奥运会的竞争绝对不会这么轻松,出现一点点失误基本上就完了。不管怎么样,我参加过两届奥运会,这点经验还是有的。”

  据记者了解,多哈亚运会之后,跳水队最重要的比赛是明年3月的世锦赛,而胡佳现在的状态并不能保证他届时能站上跳台。“明年就该进行2008年奥运会选拔赛了。”1名与胡佳关系不错的跳水队队员告诉记者,“我真担心胡佳赶不上了。”

  本报北京12月18日电 本报记者 郭剑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