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乔生:到阿拉伯大户人家做客 就像刘姥姥她舅

2006年12月17日19:48

  多哈亚运会结束了,可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就是想找个机会到卡塔尔人家里去看看,昨晚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

  晚八点,我们从驻地出发,不到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多哈城北的一个别墅区。

  这里的庭院与庭院互不相连,我们去的这家丛院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高高的院墙围着一幢乳白色的房子,院子里载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光线虽暗,但仍能够看到树上枝头开着红色和黄色的小花,与一墙之外光秃秃、灰蒙蒙的开阔地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仔细观看,每棵树下都有好几根黑色的、粗如手指的水管穿过。要知道,在淡水资源缺乏的多哈,能养活这么多树、长得还这么好,绝不是一般人家可以做得到的。

  “欢迎各位中国客人来我家做客。快请进房间吧!”男主人热情的招呼着我们。

  踏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阶,穿过3米多高,2米多宽的欧式玻璃户门,我们首先来到的是主人家的客厅。它至少有40多平米,由两部分相连。一部分是四白落地,充满欧式风格的外间客厅。另一部分则是充满阿拉伯风格的内厅。一个镶有欧式柱头的玄关将两部分自然隔开。

  “请坐!喝点什么?阿拉伯咖啡或是喝英国红茶?”男主人询问道。

  来卡塔尔人家里,当然要喝阿拉伯咖啡啦!它的味道像是用生姜和薄荷制作的,颜色像淡黄色的豆浆。男主人告诉我们,阿拉伯咖啡是用四种植物提炼后做成的,在夏季高温的季节,喝阿拉伯咖啡可以驱除身上的汗味,还能防止蚊蝇叮咬。阿拉伯人家里经常摆放一些类似于中国桑树叶儿的香料,是用来驱除蚊蝇的。

  仔细观看外间客厅,顶部是弧形的穹顶造型,一盏纯欧式吊灯下放着一张茶几,上边扑一块秀满了各种图案的阿拉伯装饰毯。毯子上摆着一只很大的银器,外型像阿拉伯木船。旁边放着一束干花,古朴而大方。茶几下的地毯,图案和纹路都非常复杂,从做工上判断,价格一定不菲。男主人介绍説,这是他弟弟在他结婚时送的,真正手工制作的波斯地毯。他弟弟现在是卡塔尔驻巴基斯坦使馆的商务参赞。

  我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男主人。

  “他以前是卡塔尔国家海关的副关长,两年前下海经商。现在做生意,筹建一个门窗构建厂,现在多哈到处都大兴土木,做这种生意一定很火。”陪同我们的中国朋友介绍道。

  我说呢,看来我们今天到的真的是一个大户人家呀。

  再仔细观察才发现,我们坐的沙发非常有档次,虽然是布艺的,但几乎全部是用暗红色或同一色系的图案搭配组合而成。款式上属于欧式和新阿拉伯风格相结合,时尚而典雅。

  墙壁上挂着带有浓重的欧洲中世纪风格的画框,里面自然是来自欧洲的油画。

  穿过玄关,进到内间客厅,一看屋顶就知道是典型的阿拉伯风格。漆成黑色的圆木椽子整齐的、一排排紧贴在天花板下。两盏筒形吊灯铺洒下淡淡的灯光。和外间一样,吊灯下摆放着茶几。然而风格却截然不同。几乎是深褐色的木头上被直接凿刻出图案花纹。两块十字木条把四块擦边玻璃分开,不尽让我钦佩阿拉伯能工巧匠的心灵手巧。

  客厅两侧摆放的沙发色彩上和外间截然不同,上边的阿拉伯文字和图案非常漂亮。两边的扶手自然向外弯曲,上边刻满了对称的图案。沙发腿儿同样像是精美的工艺品,在木头上直接雕刻出花纹。看上去古朴而粗矿,散发出浓郁的阿拉伯风格味道。

  墙壁上与外间毫无二致,沉重的欧洲油画,古朴的壁灯,大红平绒的窗帘和帷幔,房间里的一切一切都在提醒着来访者,你进入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阿拉伯人家。

  客厅顶端,又是一个玄关,门头正中悬挂的一只阿拉伯麋鹿头部的标本,长长的鹿角伸向两侧,格外引人注目。穿过玄关,一个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化妆间,大理石台面上镶有两个洗手盆,迎面一面大镜子。壁灯同样也是大理石制作。在化妆间旁还套有一个非常豪华的卫生间,宽敞而明亮,从卫生洁具到挂件都是清一色的世界顶级品牌,看不出一丝阿拉伯风格。

  当我们像刘姥姥她舅进大观园,左顾右盼时,男主人问我们“要不要看看我夫人的客厅呢?”

  好啊!这简直是太出乎我们的预料啦!

  “OK!OK!”我忙不迭的回答道。

  “好吧!那我先把夫人和孩子们安排好。”说罢,男主人从内厅的侧门进了里间。

  这时我们才注意到,来之后一直没见到他的夫人和孩子。

  两三分钟后,男主人带我们穿过户门来到门厅,当他推开中央两扇大门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叫起来。

  “哇噻!”......(待续)

  

(责任编辑:大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