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日报:有话好好胡说

2006年12月17日19:35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用生命和鲜血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无论你有话要说还是无话可说,无论你好好说还是“好好胡说”。

  譬如你说“金牌诚可贵,友爱、团结、互助价更高”,我会授予你第166枚金牌;譬如你说“对博哈尼之流竖中指,对我而言是一种更大的侮辱”,我会对你竖起大拇指;譬如你说“参加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自己要快乐,更要让大家快乐”——即便我喝高了,我还是要向你敬一杯酒。

  请原谅我酒后吐真言,由于中国代表团的金牌数不胜数,我对声音的兴趣超过了数字。比之毫无悬念的金牌榜,现场声更可亲、更可爱:陈忠和的闽南话、崔大林的东北话、周建安的“川普”、杜伊的“塞尔维亚英语”、马德兴的“英译中”……

  你能从南腔北调中听出直抒胸臆、听出言不由衷,听出生活的参差多态,你会感动、你会惊讶、你会唏嘘、你会瞠目结舌。

  张国政举重69公斤级卫冕后说“难啊,我赢得山穷水尽”,一个养家男人的苦难与风流;王治郅击败韩国队后说“我把胜利献给每一代与韩国人交过手的球员”,一个漂泊男人的慷慨与激越。

  李娜将输给米尔扎的原因归结为“印度观众像蝗虫一样”,她已经懂得“大音稀声”的道理;霍启刚端着台相机一路追踪郭晶晶的倩影,逐步抵近“大象无形”的境地。

  潘晓婷九球赛出局,吟颂泰戈尔的名篇:球馆未留痕迹,鸟儿已经飞过;周萌萌八球赛淘汰,呈上“梨花体”:毫无疑问/我所受的伤/是全多哈,最重的

  总有一种声音让人梨花带雨,总有一种表达让人啼笑皆非,总有一种言说让人幡然醒悟:毫无疑问,比起胡说,沉默才是傻瓜的机智。

  

(责任编辑:大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