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冠军记者”金话筒 多哈亚运赛场上演另类风景

  本报特派记者吕日明多哈摄影报道

  以前,她们的舞台是游泳池、体操房、跳水馆、田径场……

  2006年12月,在多哈,她们相聚在同一个舞台——中央电视台。李娜(左一)、钱红(中)、杨云(右一)和王军霞,多哈亚运赛场上的又一道风景。

身为冠军的她们,在记者这个岗位上竞争另一项冠军荣誉。

  钱红:和韩老师搭档真好玩

  钱红,这朵“出水”已久的游泳“金花”,现在把自己的美丽展现在镜头前,当然,还有她对游泳这个项目常年的积累和热爱。

  从“浪里飞蝶”到商战老手,这位见多识广的美少妇见惯了各种大小场面,但是这次受邀来多哈,她居然还紧张了一番。

  其实,早在去年十运会时,钱红就与央视记者王平搭档过一次,“那时候只是解说,没有出镜的要求,所以,一听说这次来多哈还要出镜,我一直挺紧张的。”而且,和自己参加比赛那会儿相比起来,这种紧张实在有些不同,钱红笑道,“自己上去比赛的时候也紧张,可就在出发前那一刻,我什么都不能想,只能拼尽全力去游。解说的时候,我却不能什么都不想,那是直播啊,要是想不起来接下来该说什么,我的搭档肯定就要累坏了。”

  在多哈解说游泳,钱红的搭档是鼎鼎大名的韩乔生,这可让钱红开心了一把。“跟韩乔老师一起解说真的很好玩。”钱红说来就忍不住笑,“一边解说,一边还得不断帮他纠正一些错误。”

  钱红说,关于“韩氏幽默”,她来之前也曾专门做过功课!在得知自己的搭档是韩老师后,她让朋友们把相关帖子找来发给她,但那些只是皮毛,而且充斥着太多真伪难辨的东西。等真的坐在韩老师身边时,她才切身体会到“韩式幽默”的威力。

  “最有意思的一次,就是解说齐晖比赛的时候。”钱红提起这次经典解说,就开始认真地回味,“那天直播,我刚说完‘齐晖是中国队中从来不戴游泳眼镜的运动员……’韩老师就迅速接过话茬。”

  钱红学着韩乔生的语气和动作开始超级模仿秀:“‘虽然齐晖近视,但她游泳确实不戴眼镜。’我听着就觉得不对,想了想,还是得帮韩老师纠个错,我就说,‘不是眼镜,是泳镜。’可韩老师那时候已经说顺了,想也不想,‘哦,对,我只见过齐晖戴隐型眼镜游泳,确实没见过齐晖戴眼镜游泳。’”

  学得绘声绘色的钱红带头笑了起来,一边“旁听”的杨云也忍不住跟着乐开了怀。

  钱红笑够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脸冲着解说跳水比赛的李娜叫起来:“对了,还记得你那天去直播间找我吗?那段也很有意思吧?”

  一边正在吃饭的李娜抬头想了想,不住地点头,没开口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天是直播过程中的一个小空当,韩老师两手按住两边的对话钮不让声音传出去,看见李娜就调侃了起来,那天他是学另一个已经离开央视解说员的说话口气。

  “‘泳道上,李娜深呼吸,突然跳进泳池……经过激烈奋战,她终于获得了冠军……啊不,这是跳水比赛,不是游泳比赛……”

  钱红笑说:“以前只是在网上看过韩老师的段子,这次亲身体验了他的幽默,这印象也确实深刻,跟韩老师解说游泳真的太好玩了!”

  当然,快乐之外,钱红更对这位资深主持充满敬意,在近距离感受之后,她也了解到了那些“幽默”之外的辛苦和压力,“韩老师特别忙,就见他不停地记着那些难记难读的外国运动员的名字,要是遇见陌生的,他还会马上上网验证核实,特别认真,他本人绝对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

  杨云:采访杨威当然不紧张

  正和杨云聊她这次在多哈当记者的感受,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号码,毫不回避地说,电话那头的人正是杨威。

  “我比他晚点回国,他知道我担心‘优优’、‘秀秀’,一回去就告诉我,他已把它们接回家了。”放下电话,杨云一脸焦急,“我现在好想我的两个小可爱啊。”把刚才谈论的主持人话题扔到了爪哇国不算,连那个“他”也显然暂时输给了两条可爱的宠物小狗。

  已经正式退役的体操美少女杨云,现在正在中国传媒大学学习播音主持专业,此次受中央电视台邀请来多哈担任解说嘉宾,兼赛后现场采访记者,这倒也算是“专业对口”,对于还处于学习阶段的她,更是得天独厚的实习机遇。

  直到现在,人们还对杨威夺得全能冠军后,杨云那次别致的现场采访津津乐道,对杨云的大方、镇定赞赏有加。采访时在一起聊天的钱红、李娜也说,那天杨云确实表现得相当不错,整个采访创意就好。

  “那天我也是突然接到通知的,他们突然让我把另一项比赛停下来,提前回来,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杨威夺冠了,他们把我拉上去叫我去采访,我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杨云实话实说,“后来结果还好,这种突然任务也没怎么紧张,尤其采访他,就更不紧张了,觉得还挺好玩的。”

  回忆起当天的情形,杨云突然说:“我觉得当时是杨威挺不好意思!”一旁的钱红忍不住追问:“他有什么不好意思,你都不紧张,他紧张什么?”

  “以前我可没看到他接受哪个记者采访,能有当时那样的表情……嘿嘿。不过,我还是跟他很一本正经地采访起来,毕竟这是我的任务。”

  大家又接着和杨云打趣:“连核桃都问了,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当着全国人民问问他,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娶你啊?”杨云弯起嘴角笑了:“这个问题……怎么能在正式场合问?太不好了!其实,我们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后就会结婚的。”原来这是个不用问的问题。

  采访杨威的独特经历之外,当解说嘉宾的杨云遇到的趣事也不少。“这次来多哈,让我跟沙桐一起解说体操。”杨云说,“一开始,沙桐就说我是他‘孙女’,让我他叫‘沙爷爷’。就因为我们是一个学校的,都是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只不过他比我高了很多级。”

  杨云还真是好说话,就这么叫开了。“谁知道后来都叫习惯了,一次直播解说的时候,一张嘴差点就叫出‘沙爷爷’。幸好我当时反应快,要是真把‘爷爷’播出去,那就太不好了。”

  杨云说,这是她第一次参与大型赛事的解说采访活动,她非常希望获得更多这样的机会:“我还在读书,这样实习的机会我觉得对我是一种锻炼。央视这次派我们来,我想也是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练兵,估计到时候还有可能让我采访杨威。”

  记者赶紧问了句:“如果2008杨威还是冠军,到时你还能有什么新创意吗?”

  “我也希望他到时候拿到冠军,至于其他的,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想,到时候再说吧。”杨云说。

  王军霞:随便说点啥都能做标题

  拿奥运金牌,“东方神鹿”就比别人出彩,做解说,王军霞也一身“大姐大”风采,没办法,谁让人家资深呢!2002年釜山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就担任过解说工作的王军霞,此次来多哈轻车熟路,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心里放松得很,思路开阔很多,不像过去那么拘谨了。”

  除了解说的经历外,王军霞也当过“火线记者”,参与采访雅典奥运会。“我觉得当记者特别锻炼人,你要把很多知识综合在一起,然后选出一个点来强化它,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觉得做记者尤其能锻炼表达能力。”跟她聊起改行后的“光辉历史”,王大姐以其韵味特别的东北腔和豪爽的口气感慨万分,“那时候跑下来都不知道说啥,要是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再跑下来,别人再问我的话,我可以说出好几句经典的话,保证让记者们回去随便选哪句都能拿来做标题。”

  至于让师妹们闻之变色的出镜问题,王军霞的感受完全不同:“我觉得出境对我锻炼价值没那么大。其实想想,很多时候出镜,我都是打打边鼓,所以也没有什么压力。我的感觉是,出境时间特别短,让人根本都说不出四五六来。”当然,王军霞也承认,出镜是一种挑战,“想想那么多人看到你,你如何让心理调整到最佳状态,有最好的表现,那也是需要锻炼的。”

  有了这样的经验和“底气”,抵达多哈后的王军霞自然也划入超级清闲的类群。“挺怪的,我跟李菊一个房间,我看她从来的那天就一直去解说乒乓球(乒乓球新闻,乒乓球说吧),到7日才结束,我到那天才开始上班……”记者插话:“好像听说这次李菊回去就要结婚了?”“不可能吧,她告诉我明年结婚,说到时候一定邀请我去,我肯定要去捧场的。”

  在经历了赛场和生活的风风雨雨之后,王军霞认为人活着就需要不断进步、不断完善自己。说起为什么来多哈担任解说?王军霞的回答更是具有她的风格:“跑步的时候,前边有个终点,我心里有个目标,那跑起来才有意义。解说也是这样,我觉得对自己有帮助,可以提高我的表达能力、总结能力,所以我就会去做。”

  王军霞做解说还有“绝活”,她特意告诉记者她会侧重于把比赛与全民健身结合起来。“因为我现在平时就参与全民健身的事务,而且我感觉未来这将形成一种趋势,相信很多人都会投入进来,并从中得到一些东西。”

  谈起解说,这次和王军霞搭档的有两位:韩乔生和甄诚。“他们两个风格不太一样。韩老师解说信息量非常大,很多时候看我说不下去了,他就能快速地帮我接上,一般人还看不出破绽;至于甄诚,年轻,很有活力,解说也挺有自己的特点。不过,他在我面前,还是要喊一声‘军霞姐’的。”评价这次解说,王军霞说自己挺不容易的。

  “坐在解说间,电视位置背对场地。大多时候要看着电视屏幕解说,但你要是想看现场情况,往往是一回头,根本不知道是在那个角落比赛,哪里发生了什么,全昏了。”好在她经验丰富,也找到了应对的方法,“学会避重就轻便可以了,比如说,我不记得哪个人的名字,那我就干脆看他的号码,就说几号运动员怎么样了,这样就不会有太大影响。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哦。”

  李娜——我把科威特说成卡塔尔

  一堆人埋头坐在那里,用不了几秒钟你就能找出李娜——从她响亮的嗓音和笑声中。在几个“解说新人”中,李娜性格最外向,而且属于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锻炼锻炼自己,对将来也有好处。”李娜如此解释自己为何成了“活动狂”。

  虽然早早来到多哈,但李娜却一直没有投入到工作中:“跳水比赛没开始就没我的事,闲着无聊,就跟大家一起出去逛逛。”小女人的性格从她的“战利品”可以一览无余——跟她一起吃着饭,一眼就瞧见她手边的一摞水烟袋,难道她有这嗜好?“当地的特产!钱大姐有三个,我也买了两个,回去准备家里放一个,剩下的再送给别人,做礼物挺好的吧。”活泼的李娜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去各大运动场馆看其他项目比赛,“去看看其他项目,哪怕看不懂的,给他们加加油也挺好。很多时候,看到比赛很激烈,马上就联想到自己在场上比赛的情形。”

  当然,李娜心里可不只想着玩,到了多哈之后她也没把自己的正事放下,为了做好解说前的准备工作,这位老牌冠军也曾专门去跳水馆学习规则。“现在规则跟我们那时候可不太一样了。”去队里看训练,感觉也很不一样,“去看那些队员,我发现只有几个老队员认识,很多小队员都不认识我。”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迎面遇见男子三米板选手罗玉通,对方一句“哪儿的?你谁啊?”差点没把李娜噎得晕过去。

  玩笑归玩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队里有些什么风吹草动,哪个家伙有什么特长,李娜即使再不熟悉,几句话就能问到点子上。“央视找你是找对人了,别问太隐私的问题行吗?”知道李娜是何方神圣的罗玉通也曾这样“求饶”。

  见到“老首长”、跳水队领队周继红,李娜自然也要收敛一些,寒暄几句是少不了了,但这回让周领队给噎了一把。周继红依然用看运动员的眼光打量李娜现在的身段,看得“央视新解说”当场脸就红了。

  准备工作做好,只等比赛开始,李娜多少有些忐忑,好在还有其他人帮忙。这回钱红和李娜住一个房间,已经开始实践的钱大姐经常会把她总结出来的经验告诉李娜:“我那天看录像了,发现自己的背有点驼,到时候你注意一下,这个挺重要的。”乖乖女杨云也是李娜的好参谋:“紧张什么呀,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多讲些以前自己在队里的小故事,尤其是大家不知道的,会有观众关心的。”钱红还关照李娜,千万不要单纯地说技战术方面的东西,有时可以说说现场观众方面的东西,对自己也是一种缓解、一个过渡,这样感觉上就会好些。

  为了讲得更具体,钱红给李娜举了例子。“你到时候看看霍启刚会不会来跳水馆?听说那天他去台球馆了。”“我早就在跳水馆见过他,那天去台球馆之前,他先来跳水馆了。”李娜正兴致勃勃地说着,突然脸色变了,“不行不行,这个太八卦,不能乱说,我的解说要专业一点。”

  出来几天,杨云开始念叨回家,李娜倒是很坦然:“我就是不想回家,去哪里都可以。”不过,李娜承认也无法在外边“飘”太长时间了,“回去后还要去一次昆明,因为参加的奥运舵手活动,下一站就要在那里比赛呢。”听到这个话题,钱红笑着插话道:“以运动员身份参加过奥运会,现在退役了,又作为普通人去参加另外一个项目,如果最后还真能去参加奥运会,那可真是奇迹了。”

  跳水比赛终于开始了,首日赛事,李娜特意事先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生怕比赛间隙突然要她出镜采访什么的。结果比赛时中国队优势太明显,一点跟悬念沾边的话题都没有,所以就没有让她出镜。结果李娜只能拿着照相机,帮何冲、王峰拍照做小工,“跻身”那些穿蓝背心的摄影记者,她倒也干得有模有样,看来她又发现了一个有潜力的新职业。

  终于等到第一次解说,李娜对自己有点不满:“大错没犯,但还是有些小错误的。”说着说着她自己先笑了起来,“我把科威特队说成卡塔尔队了,刚一出口我就知道错了,但没敢纠正,也不知道观众听出来没有。挺害怕的,下次一定要当心。”但解说完后,李娜终于松了口气,“总体来说,我还是有点天赋的。至少能把一些技术方面的东西,说得易懂点。其他的我还顾不了,都交给我的搭档张萌萌了。”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