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普通人的人生百味 各国选手怀揣收获踏上返乡路

  第十五届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的圣火已经在多哈熄灭了,运动员们也已经结束了他们在本届亚运会上的征程,怀揣着各自的收获踏上返乡的路。在亚运会上,运动员们用自己精彩的表现征服了奖牌,也征服了观众。

但是,吸引我们的不只是他们在赛场上的演出,在场外,他们也令我们感受到了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百态人生。

  “没人认为我可以参加比赛。

  我的妈妈甚至在菩提树下立下誓言祈祷我一定能够参加比赛。”———斯里兰卡的短跑选手贾亚辛格在赢得了200米的铜牌后感谢自己有一位虔诚的母亲。

  “当某人夺冠后,消息就会像感冒一样传来,这就是我们来多哈的原因:我们想患上感冒,让自己热起来。”———沙特阿拉伯的田径(田径新闻,田径说吧)教练约翰·史密斯如此阐述自己的出征理由。

  “我感觉棒极了!我是沙特的金牌男孩。”来自沙特的跳远冠军阿尔·萨巴在夺冠后兴奋地说。

  “人们认为我们改变国籍的原因是想获得更好的经济来源。但是,现在他们需要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如果改变国籍可以提高一个运动员的竞技水平的话,那么,这就无可厚非。”———来自巴林的肯尼亚裔男子5000米银牌得主贾瓦赫尔面对外界的质疑,理直气壮地说。

  “我们无法在沙滩上练习。我们只能在室内进行训练,基本上就是在自己的家里,因为我们不知道一旦走出家门,我们还能否回来。”———伊拉克的沙派选手丽达·阿加西尽管面临生命的威胁,依然决定参加比赛,诠释了什么叫做“重在参与”。

  “我觉得我的身材最好看,其他人的都不好看。”———伊朗健美选手萨曼-沙拉比话语中透着无比的自信……还有自恋。

  “我参加比赛的最大收获就是再也不用服兵役了。”韩国的保龄球选手赵南一貌似拣了一个大便宜。因为韩国政府决定,所有的亚运会冠军选手都可以免服兵役。

  “季军是不属于我们的,只有冠军和亚军才是,铜牌什么都不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拳击选手马穆多夫对于没能赢得64公斤级的冠军显然耿耿于怀。

  “我的表现并不出色,我在今年的状态并不怎么好。可能是因为我恋爱了吧,我心里只有我的女朋友,无暇考虑我的工作和训练。”———哈萨克斯坦的皮划艇银牌得主萨图巴尔丁也是“性情中人”。

  “还我的贷款。”———女子九球赛冠军得主中国台北队的柳信美计划把自己的金牌派上大用场。

  “在韩国,我可以疯狂地庆祝一下。但是在这里,我只能喝可乐。”———台球银牌得主金佳映抱怨在卡塔尔这个禁酒的国家难觅庆祝的方式。

  “赞助商?何为赞助商?我们没有赞助商,我们只有爸爸妈妈,如果我们幸运的话,他们会给我们买双袜子。”———乌兹别克斯坦的自行车银牌得主图伊切夫难道如此悲凉?

  “马儿就像小孩子,它们有时高兴有时会不高兴,但是不幸的是,它们不会说话。”———阿联酋的马术选手阿巴斯-伊桑-胡塞恩爱马之心人人皆知。

  “希望我们得到的这枚奖牌能够拭去伊拉克人民脸上的泪水,让他们在历经磨难之后露出笑脸。”———伊拉克的举重教练巴舍尔在弟子阿里获得男子77公斤级的铜牌后说,苦难没有磨平他们对于生活的希望,反而造就了他们坚韧的性格。 晨光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