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辽宁日报:前言

  恐怕很少有人能把中国体育代表团获得的165枚金牌逐一按照项目、按照运动员“对号入座”,因为中国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亚洲体坛超级大国,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仅仅是中国军团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征程的一个台阶。

许多人都清楚,亚运会金牌的含金量与奥运会金牌相去甚远,但作为仅次于奥运会的综合性赛会,多哈亚运会留给中国军团的思考,就其价值而言,与165枚金牌同等重要。

  在夺得男、女团体冠军后,在世界羽坛堪称无敌舰队的中国羽毛球队信誓旦旦:包揽所有项目的金牌。没有人怀疑无敌舰队的实力,没有人怀疑无敌舰队的豪言壮语,但走不出亚运会怪圈的中国羽毛球队,再次在多哈饮恨。尤其是女单项目,超级“双保险”张宁、谢杏芳(谢杏芳新闻,谢杏芳说吧)竟然双双被挡在决赛门外。这仅仅是冷门吗?这样的冷门在一年前的南京十运会上也曾上演。当同样的冷门被多次复制,我们的思考就应该更加深入。到底是“克拉克”现象在作怪,还是综合性赛会的疲劳症所致。这本身就是竞技体育运动规律的研究课题。

  当中国女足队员李洁(李洁新闻,李洁说吧)头缠绷带奋勇阻击着朝鲜队一轮接着一轮的进攻时,我们终于痛苦地承认,中国女足与对手不是一个档次的球队,尽管在亚洲杯赛上,中国女足曾经战胜过朝鲜队。连同不久前世青赛的决赛,朝鲜女足以其迅速飙升的实力证明,该队已经把中国女足远远甩在了后面。同样完成超越的还有日本女足,尽管中国女足的教练和队员可能对此很不服气。关于定位、关于目标,历来是我们足球界的盲区,中国男足曾为此走了许多弯路,至今无法校正,现在轮到中国女足,这支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的球队。明年的女足世界杯,我们是东道主,2008年奥运会,我们也是家门口作战,为此,进四强和拿奖牌的目标对于实力有限的中国女足来说,是不是有些不现实?

  中国花样游泳队在多哈给我们带来了惊喜,这支队伍战胜了此前一直垄断亚洲水上芭蕾项目的日本队。然而,更大的惊奇接踵而至,日本花游教母级人物井村雅代接受了中国花样游泳队的邀请。显然,多哈亚运会登顶后,中国花样游泳队没有沉浸在金牌的喜悦中,队伍已把目标锁定在了北京奥运会上。知耻而后勇可贵,“不畏浮云遮望眼”的远见更加难能可贵。在中国军团中,我们聘请的外籍教练不下几十位,但大部分都是我们的落后项目,像曲棍球、手球、射箭、拳击等项目。而在那些已经或正在接近世界水平的项目上,再加大聘请世界高水平教练的力度,像击剑、赛艇和帆板等项目,我们将会开辟更多奥运新的金牌增长点。

  两次一剑定乾坤,中国击剑队在男花和男佩团体赛上笑到了最后。也是一剑定乾坤,我们在奥运赛场上曾经黯然神伤。王会凤、叶冲和他的伙伴们,在巴塞罗那、在悉尼,他们都曾泪洒剑锋。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和魅力,光荣与梦想,遗憾与惆怅。没有仇恨,也谈不上复仇,失败后成功,成功后失败,更高、更快、更强,这是我们永远奋斗和追求的目标。

  多哈思考,让我们在面对165枚金牌时,也能保持一种“高处不寒”的心态。多哈思考,让我们在面对亚运会又一个辉煌时,也能看清备战奥运征程中的荆棘坎坷。

(责任编辑:张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