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重温亚运赛场的点点滴滴 多哈那些刻骨铭心的痛

金亨七的灵堂设在亚运村里

肖钦

李娜

潘晓婷

  阴影犹存阳光灿烂的亚运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友谊、成绩和欢笑,就像多哈时不时阴雨绵绵的天气,阳光背后总是少不了阴影的存在。中国女网“梦之队”的风雨飘摇、重庆小将张亚雯跟混双金牌擦肩而过;韩国马术师和印度志愿者的意外身亡;羽毛球赛场上那一声声自毁形象的国骂,被誉为“丢脸丢到国外”的台球队骚扰门事件……都成为了亚运会上挥之不去、刻骨铭心的痛楚。这些痛楚既有生理上的,不过更多的,则是心理上的麻木和耻辱。


  在中国军团以165枚金牌仍然啸傲亚洲群雄时,在兴奋之余也,我们绝对不应该忘记这些遗憾和悲剧……

  除了团体项目,个人项

  目上也存在不少反面教材。

  跟技不如人不同,有些看似已经的胜利几乎全是被自己的失误所葬送———无论被麻雀影响到的潘晓婷,还是在决赛中被手下败将陶菲克拿下的林丹。这样起伏不定的状态表明,他们的心理素质还有待加强。

  一说到台球就肯定离不开丁俊晖和潘晓婷,不过跟前者独揽三块金牌满载而归不同,赛前夺冠呼声很高的“九球天后”的多哈之行却是以泪水为句号。冠军没能像她祈祷的那样如愿到来,在女子九球半决赛中,潘晓婷又输了,梦想中金灿灿的金牌美梦还是无情地被打碎,而且“肇事者”居然是一只不期而遇的麻雀。

  “喂,爸爸,对不起,我输了。”“一万块铜牌也比不上一块金牌……”赛后看着漂亮的“九球天后“哭得如此伤心,现在的记者们也很郁闷,就像潘晓婷所说的那样:“太蹊跷了,您说封闭的一个馆怎么就能飞进来麻雀呢?”不过多哈的遗憾也许不是一件坏事,对于美丽聪慧而进取心又强的潘晓婷来说,遗憾同样可以成为新的起点,带来新的动力。

  “鞍马王子”肖钦也是一个输给意外的绝世高手———自从在04年雅典奥运会掉马后,他在鞍马这个项目上已经到了独孤求败的境界,难度和娴熟感都是世界顶级,可以说他的敌人只有自己。不过在多哈,肖钦再次被自己打败了。在12月5日进行的鞍马单项决赛中,肖钦重演了雅典奥运会的黑色一幕,从鞍马上面直接摔了下来,最终仅以14.650获得第五名,爆出体操比赛开赛以来的最大冷门,也让中国队损失了最有把握的一枚金牌。

  2003年阿纳海姆世锦赛、2004年雅典奥运会,由于心态的问题,他一次次地与金牌失之交臂。雅典惨败归来,体操队内的重压练习、噪声训练都是专门针对肖钦设立的。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2005年十运会、墨尔本世锦赛、2006年丹麦世锦赛,肖钦再也没有让鞍马的金牌落过。然而多哈看来不是肖钦的福地,跟队友杨威卧薪尝胆的东山再起相比,肖钦看来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最可惜的是林丹。作为该项赛事头号种子,超级丹在本届亚运会男子羽毛球单打决赛之前也有着超级表现。他为中国队获得羽毛球男子团体冠军;男子团体的比赛中两次击败老对手陶菲克;羽毛球男子单打项目挺进决赛……一切都向着完美的方向发展。

  然而他赢了次要的名誉之战,却在男单这个最关键的比赛中栽了跟头。当他在男子单打决赛中再次跟宿敌陶菲克碰面时,意外却发生了。15:21、20:22,林丹以微弱劣势遗憾地输掉了比赛,同时也丢掉了羽毛球项目中分量最重的这块金牌。相比陶菲克超强的心理素质,至今没有多少大赛冠军头衔的“超级丹”还需继续打磨。

  阴森森的天空、淅淅沥

  沥的小雨、泥泞的道路、悲哀的表情……韩国马术运动员金亨七就这样在多哈走完了自己人生的全部历程。

  6日,在参加马术三日赛个人越野赛时,金亨七从赛马上摔了下来,被赛马压中头部意外死亡。47岁、第4次参加亚运会的金亨七也成了本次多哈亚运会上最不幸的参赛选手。

  实际上在出征多哈亚运会前,金亨七的家人就劝告儿子不要参加了,但是一直跟亚运金牌擦肩而过的金亨七表示:“参加完多哈亚运会后我就退役,我一定会带着金牌回来的。”然而就在他横越第八个栏杆时,他所骑的马不慎摔倒,压在了金亨七的头部,后者最终医治无效而身亡。据分析,当天多哈下起了大雨,马术赛场场地湿滑,这是造成当天事故的主要原因。在事故发生后,当天的马术比赛被暂时取消。

  由于金亨七是全家的顶梁柱,因此在听到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后,全家人几乎伤心欲绝。韩国马术队方面采取了放弃后面三天比赛来表示追悼,亚组委方面也追加了他一枚金质奖章,但是这些能够安慰他的在天之灵吗?就拿马术这项看似比较优雅的运动来说,事实上也并不安全,去年的9月28日,正在北京昌平为十运会备战的前亚洲马术冠军张河发生意外,当时34岁的张河在跨越一道水障碍时意外被摔倒的马匹砸中,导致死亡。一切的一切告诉我们,精彩的体育运动同样存在很大风险,但愿这样的意外不再发生。

  祸不单行,就在金亨七出事前几天,一位印度志愿者遭遇车祸身亡。亚运会组委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这位60岁的印度志愿者负责体育场的通讯工作,本月3日在过马路的时候,因肇事车辆车速过快躲闪不及,当场被撞身亡。

  “我们非常遗憾,多哈亚运会组委会已经决定,在所有比赛开始前的一小时,所有参赛人员都必须默哀!”组委会负责人表示,“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我们将把她的遗体运送回她的家乡,组委会将承担全部安葬费用。”亚组委方面拿出了最妥当的解决方式,而所有工作人员和参赛人员们也为她集体默哀。这些没有报酬,无私贡献的志愿者们,实在值得我们尊重!亚运会不是最终的“大

  考”,但是吸取教训、下不为例总是一件好事。

  亚运会基本上就是中国国内的全运会,这几乎已经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是就算在亚洲这条小河沟里,被誉为“梦之队”的女网、羽毛球等队仍然一不小心翻了船。当然,近年来一直处于下滑阶段的女足也不能幸免。热门集体项目上的集体失守,让中国军团有些难堪。

  先说女网,本来以为有李娜和郑洁的加盟,中国女网在女团中夺冠只是易如反掌。但是在四分之一决赛中,面对名不见经传的乌兹别克斯坦,两位“女大腕”压阵的中国女双却爆冷失足,而“罪魁祸首”就是两位单打世界级名将李娜和郑洁,两人加起来共犯了99次非受迫性失误,实力强大的女团最终以0:2负于对手,爆出了亚运会网球赛上的最大冷门。众金花们显然也没有想到这样的结局,还没有走进更衣室,郑洁已经泪流满面。谁都没有想到,头号种子中国队会轻易止步于四强。现场接受采访时,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也没有回过神来,表达流利的她一度有些语塞:“我们的队员今天表现得很不错,只是太想赢球导致技术动作太紧。”

  接下来的就是羽毛球,中国羽毛球队称为“梦之队”毫不过分,但是就是这支被寄予厚望的冠军之师,却在女团、女单、男单上连丢三个冠军,看来稳定性确实是困扰羽毛球队的一大顽疾,本来阳光灿烂的羽毛球在多哈倍感风雨萧条。最后当然是“一路向下”的中国女足,尽管在欺负约旦时一个个神采飞扬,视躺在草皮上呻吟的受伤对手于不顾,还趁机打入了两粒进球。但是在遇到日本这样的二流队伍时,昔日的“铿锵玫瑰”却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不少队员抛出了“本来实力就不如对手”的丧气话,也不知道孙雯、刘爱玲这些打下女足江山的老人们听到时会不会吐血……成绩上的痛可以通过努力

  来弥补,心理上的痛会被时间的长河所淡忘。然而有些有辱国格、出格的行径,就实在是大家唾弃的对象了。

  这绝对是本次亚运会上最大的丑闻———多哈当地时间12月9日上午,中国台球选手周萌萌在女子八球半决赛中被淘汰后主动爆料,她之所以在比赛中发挥失常,是因为队友田鹏飞在比赛前一天晚上对其进行“性骚扰”,并将她殴打致伤,导致她一夜未睡。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轰动”,对于周萌萌“性骚扰”的说法,另一名当事人田鹏飞予以了坚决否认,只承认“碰了她两下”,而做为主管部门,小球中心表示田鹏飞确实是打了周萌萌,但说是性骚扰绝对是恶意炒作,据悉周萌萌家人已经决定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此事,对于此事,不同的人群有着不同的看法,对于事情的真相,局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种被誉为“丢脸丢到国外”、被法新社、美联社跟踪了好几天的新闻,最好不要再出现。

  为球员的失误、出轨感到惋惜时,我们也要注意观众的出格行为———12月7日,亚运会羽毛球男团半决赛中国VS印尼,印尼观众声势浩大的助威声完全盖过了中国观众。

  当第三场裁判出现了几个误判时,一小撮中国观众却创造了现场的不和谐之音,他们冲着镜头喊出了京骂“裁判傻×”。这样的骂声在国内赛场时有耳闻,很多人也都习以为常。然后一旦在异国他乡听到这种声音,现场的其他中国观众难免会感到难堪,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感到羞耻,这可谓球迷的素质之痛。

  丢脸的不仅在此,几天后的中韩女排比赛现场,又有一些球迷举起了上面写有某客车品牌字样的牌子,他们见到摄像机镜头就拼命摇动牌子,并且做出夸张的表情。显然,他们是在利用现场直播的机会为自己的产品做广告。他们如此的举动,也许在短时间内可以收到一定效果,但是肯定会被更多的观众和球迷所唾弃。2008年北京奥运会弹指一挥间,但愿球迷们不要在主场让如此难堪的“行为艺术”再度上演。

  本版文字/本报记者金鑫(多哈专电)

(责任编辑:张锐)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