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亚运马术越野赛成另类游戏 选手名单王子成堆

  多哈当地时间14日的凌晨5时30分,天色已经开始亮起来了,我拉开车窗上的蓝色帘子,窗玻璃上是一层重重的雾气,用手抹去冷冰冰的。车窗外已经变了,不再是高楼,而是无边无际的沙漠,车在沙漠里。

  凌晨出发 居然扑空

  这是14天来最早开始的比赛,也是15天里时间最长的比赛,还是惟一一个在沙漠里的比赛。

马术越野赛,比赛地点:距离多哈45公里的默萨义德越野马场,位于默萨义德沙漠的边缘,距离红海海岸10公里。马场的主人:卡塔尔国王谢赫·哈马德。比赛时间,14日清晨6时开始,可能持续8个小时,甚至更长。新闻官提醒我,那里没有网络,没有固定电话,但是别担心,手机在那里有信号,另外,穿上你所有的衣服,戴上帽子,再围一条纱巾。

  凌晨4时15分起床,15分钟后出发,10分钟后到了新闻中心的停车场,大巴会在5时出发。头一天晚上,多哈又突然在5分钟内下起了大雨,直到凌晨还淅淅沥沥地下着,整个停车场,只有M101的车灯亮着,在黑暗的雨中有无法名状的未知感。车上竟然还开着冷气,零零星星地坐了几个记者,全部都穿着摄影背心,脚边摆着他们体积庞大的家当。

  当车开到了沙漠里,我才明白为什么45公里的路程,需要一个小时10分钟才能抵达。前30公里是公路,即使路上有水,菲律宾的司机也开得又稳又快,当进入沙漠里的小路时,他开始谨慎地将车速控制在20码,不时而来的颠簸,让一车昏睡的人在沙漠里醒了过来。无边的沙漠,远处的海岸线,依稀可见的灯塔,波斯湾最南面,脑海里想象中的景色终于出现。

  下车第一脚,就踩进了泥里,周围都是被踩出来的深深的脚印。一群人像骆驼一样,一步一步地走到500米外没有网络、没有电话、没有报纸的临时“新闻中心”。由于组委会对大巴行驶时间预计得不足,10分钟前,28名选手们就已经出发了。

  选手名单 王子成堆

  代表阿联酋参赛的4个骑手,是迪拜酋长国国王的4个王子,他们显赫的地位从出发名单上的家族姓氏就能看出。代表巴林参赛的4个骑手,有3个是巴林国王的王子。代表卡塔尔参加的4个骑手,其中一位就是阿勒萨尼·谢赫·穆罕默德——卡塔尔国王心爱的4王子,开幕式上骑马登上高台,点燃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火炬的那个勇士。

  还有沙特、约旦、叙利亚、科威特,如果不是还有韩国队,这场比赛就是海湾国家王子或贵族们的聚会,阿拉伯的皇亲王族们,在沙漠里较量他们最古老的技艺,和他们拥有的全世界最名贵的马匹。巴林王子的马全部属于巴林皇家,卡塔尔队的马同样全部属于国王哈里发,沙特队的马匹,所有权分别是3位沙特的公主。上场马匹的血统只有两种,盎格鲁阿拉伯马和纯种阿拉伯马。点火手、王子阿勒萨尼,这次是骑着一匹灰色的阿拉伯马出发。

  选手离开后的出发点,在清晨刚刚抬起头的阳光下,显得有些凌乱。遍地的马蹄印,仿佛在告诉我们10分钟之前错过的壮观场面。来来往往都是穿梭忙碌的人,有的在整理马厩,有的在为马匹准备冲洗和饮用的水,返回区在调试迎接选手归来时的音乐和话筒声音,医生最后又检查一次仪器——用来测量每个赛段完成后,马的身体状况,一旦医生认为马匹不适合再继续比赛,选手和马匹都将出局。这就是越野赛马的精髓,120公里的沙漠行进,以完成时间来决定胜负,需要的是速度和耐力绝对出色的马匹,和一个和它合二为一的主人。

  第一赛道 卡塔尔王子第18

  在沙漠里清晨就已经耀眼的阳光里等待了两个半小时之后,空中响起了直升飞机螺旋桨急速旋转的声音,沙漠里响起了喇叭声,在空旷的场地上,顺风飘出很远,它在提醒我们:快听马蹄声,最先完成第一个赛段的骑手已经回来了。是卡塔尔的两位骑手,他们一前一后奔过终点线。选手下马之后,驯马师立刻将马匹带到冲洗的水台前,阳光在冲出的水花里闪烁得如同扬起的黄沙。骑手进入休息室,马匹随后被带到监测中心。20分钟后,巴林的两位王子到达终点,阿联酋的王子也随后到达。第18个到达的是9号骑手阿勒萨尼和他的灰色“JUMILA DU CLES”,他的到来让卡塔尔队特殊的休息室一阵骚动,呆在帐篷里的白袍子一下子全部迎了出来。阿勒萨尼没有在场上多作停留,神情冷峻地回到了休息区,和开幕式上相比,他脱下长袍穿上赛马服后,更接近他的实际年龄——一个18岁半的卡塔尔大学二年级的学生。

  大约20分钟的休息之后,骑手和马匹开始了第2个赛段的比赛。我也坐上4×4的越野车,行进到沙漠里,跟随在马队的身后。当越野车将帷布抛到身后,这才能看到默萨义德沙漠里真实的情景。这是一场越野马术赛,它也是一场汽车越野赛,——沙漠里竟然早已涌进了超过50辆越野车,他们形成车队,跟随在马匹的身旁。我们加入到车队中去,汽车时而在极度的颠簸中飞起,时而深陷在泥泞里,时而需要冲上大约15度的沙丘,然后冲下大约30度的陡坡,司机路易斯是个美国人,他一边开车一边不时为自己的车技大声喝彩。一旦有这样的声音发出,整个车队都发出放肆的笑声和叫声,就像一个骑在4个轮子上嚣张的马帮。即使是4×4驱动,也会被困在沙漠里,熄火、水箱被烧得滚烫,科威特选手的驯马师哈马德向我们求助,他在清晨6点就出发了,4个小时后,他仍被困在这里。给了他车上最珍贵的两瓶水,但更多的事情,我们也没法替他做。

  赛场泥泞 点火手退赛

  第一个赛道35公里,第二个赛道30公里,第三个赛道25公里,第四个赛道20公里,第五个赛道10公里,每个赛道都呈环形,于是整个赛道就像一个套成的圈,深入到沙漠里。

  马匹出发时的扬蹄奋进,根本是一个假相,因为刚出发的平坦赛道,已经经过了人工的整理,一旦走出大约100米的距离,赛场就露出了它的真相:泥泞、深浅不一,以至于寸步难行。马匹明显变得难以控制,骑手和它一起,在从古到今都无法捉摸的沙漠里,艰难地完成每一步的征服,前面的终点似乎遥不可及。爬上沙丘,我们开始等待选手的到来,阿联酋的选手飞奔着过来,巴林的小王子们竟然骑在马上开始漫步,享受着阳光还向我们招手。阿勒萨尼身后的车最多,他们披挂着卡塔尔国旗,一路护送着王子前进。

  我在看完第二个赛道后离开了默赛义德沙漠。我需要1个小时40分钟,才能赶回多哈,从梦幻般的沙漠,回到现实的网球场上去。场馆经理皮特是个守信用的人,他在晚上6时55分,给我打来电话:阿联酋的王室家族,如愿拿到了亚运会有史以来第一块马术越野团体赛的金牌,其中一位拿到了个人赛的金牌,但其中一位在第3赛道完成后被迫离开。卡塔尔队拿到了铜牌,但你关心的阿勒萨尼和大多数选手一样,在第4个赛道时被困在了泥泞里。马匹完成了第4个赛道的比赛,但被兽医判定已经极度疲倦,王子必须放弃比赛。

  特派记者 詹立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