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沈阳日报:无组织但要有纪律

  台球队员周萌萌的退赛风波,在亚运赛场内外沸沸扬扬。除了作为花边新闻,它更拷问了中国体育管理部门如何应对新形势下的管理工作———如何管理日益庞大的“民间兵团”,以及“民间兵团”自己如何适应从平时的“散兵游勇”到在大赛期间统一在国家的旗帜下协力作战的转变。

  英雄莫问出处

  所谓“民间兵团”,是指除举国体制之外以其他方式培养出的运动员。随着我国市场经济和体育事业的迅猛发展,民间兵团的项目和规模越来越大。以亚运会为例,除台球、藤球、保龄球、高尔夫(高尔夫新闻,高尔夫说吧)球、壁球等许多非奥项目外,网球(网球新闻,网球说吧)、足球以及篮球,这些国际上职业化色彩非常重的项目,“民间”痕迹也越来越重,因为他们的“单位”是职业俱乐部。

  目前,举国体制培养出来的运动员仍是我国竞技体育的主力军,但“民间兵团”的数量和影响力也呈增长态势,如在台球赛场揽金夺牌的丁俊晖(丁俊晖新闻,丁俊晖说吧),称霸健美赛场的钱吉成等。

  多种培养体制并存的现实,将在中国体育界长期存在,而其间“民间兵团”的势力只会越来越大。无“组织”,但要有“纪律”

  举国体制管理严厉而有效,著名的例子就是田亮(田亮新闻,田亮说吧),这位跳水王子由于参加商业活动过多,被中国跳水队除名,至今无法回归。相比之下,“民间”运动员的生活更为自由、洒脱,甚至放纵。

  习惯了管理“听话”的,现在却遇到了“刺头”,对于中国体育的管理者来说,当然就“不好带啊”。“官方”与“民间”两类运动员在思想观念、行为习惯、管理模式上都有很大的不同。当那些“民间”运动员被临时抽调进入国家队时,如何管理便成为一个难题。

  以契约的精神

  在西方体育强国,大多数运动员并非国家培养,他们也大多采取临时集中的国家队来参与大型运动会。年轻的中国体育同样也需要应对这个难题。

  一方面,国家项目管理者需要在集训期间,向运动员灌输必要的国家观念、责任意识和赛场礼仪。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运用具有法律效应的契约来进行管理,比如入队后的行为规范、物质待遇、奖罚措施、权利义务等等,乃至队员能否私自发布新闻等更细节的条款。

  同样,这种契约也是针对管理者的。既要针对运动员,又要针对管理者;既要保证权利,又要规定义务。这正是我们所缺乏的契约。一旦出事,可以根据契约来迅速反应。更关键的,有法律效应的契约可以对各方面产生更大的威慑力。

  

(责任编辑:李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