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武术加入奥运会的最大对手 有型无款的空手道

  本报卡塔尔多哈12月13日电

  在本届亚运会所设的39个大项中,中国代表团没有参加两个项目的比赛,一个是卡巴迪,另一个就是空手道。在这两个非奥项目中,本报记者前几天已采访过作为集体项目的卡巴迪,感受过这一运动的新奇好玩,以及吸引了几乎是本届亚运会最多观众的热烈场面。

不过,这回本报记者去采访空手道这一“极冷”的项目,却并不仅仅是出于猎奇,还基于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是中国今年已组建空手道国家集训队,将参加下届亚运会的空手道比赛;二是空手道一直努力争取成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而作为近似项目的武术,在国际奥委会项目委员会的项目评估中,其地位竟排在空手道的后面,这样,武术虽然借东道主之利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特设项目,但今后却面临着与空手道激烈的“入奥之争”。

  “入奥”:武术的最大对手

  看了12月12日的空手道“型(套路)”与“组手(散打)”的比赛,本报记者觉得,空手道虽然无论是难度还是观赏性都不如武术,裁判问题有更多的弊端,但它的发展和向世界的推广却要比武术得力,在世界上的影响也比武术大,其会员组织也比武术多。目前,世界空手道联盟已有177个会员协会,值得一提的是,空手道不是单纯的体育竞技,它有一整套强调“礼”的形式,从而使其蒙上了文化的色彩,更受人们特别是都市人的青睐,此外它还有一套完善的升级升段标准,没有专业与业余的界限,这都是武术所没有的。武术今后要争取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最大的对手就是空手道。

  亚运会的空手道比赛就是运动空手道,属于世界空手道联盟这一系统。世界空手道联盟(WKF)的比赛规则是所谓的传统规则(俗称传统式、“寸止”式或运动式比赛规则),这同目前世界上另一种以极真会为代表的全接触式(也称硬式或者称格斗空手道)规则是完全不同的。而目前被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各国奥林匹克委员会认可的空手道运动,正是世界空手道联盟所代表的空手道,而与以极真会为中心的国际空手道联盟(IKF)毫无关系。目前世界空手道联盟系统的技术主要是以传统空手道标准为基础,以传统空手道四大流派为技术标准,比赛分为型和组手比赛。

  “型”:评分恐难公正

  此次空手道比赛虽然没有中国选手参赛,但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中国台北三支队伍都参加了比赛。中国香港队的两名女选手中,陈枷彣所属的60公斤级组手比赛明天才开始,而参加“型”比赛的叶静怡在第2轮就被淘汰了,于是她们也都安心地与本报记者闲聊起来。

  空手道本来就起源于中国的南派武术,在改造成为体育运动项目后,也与武术比赛一样,分为套路演练和对抗性的对打,上午进行的是“型”比赛,叶静怡热心地为本报记者介绍决赛选手的技术风格。很快,本报记者就发现,空手道的“型”与武术的套路相比实在相差太远,首先是动作比较简单,完全没有难度动作,更成问题的是,这使裁判的人为因素大为增加,全靠主观印象,如果裁判心存不公,是很难有公平性可言的。武术的套路比赛同样也有这个问题,但比起空手道的“型”比赛要好得多,特别是近几年为了进入奥运会,学习体操和跳水的打分方法,武术在套路比赛中对打分系统进行了量化,使其更易操作,人为因素也大为减少。国际奥委会项目委员会主席维尔布鲁根在看过武术比赛后也认为,武术比空手道好看多了,打分也科学多了。

  有意思的是,此次亚运会上的空手道“型”比赛采用的是两人PK的单淘汰方式,这与武术套路比赛的比较同一小项所有参赛选手的得分高低而排出名次完全不同,不过,PK的方式仍然没有解决公平的问题。

  最后,男女子型比赛的冠军均被日本选手包揽。

  “组手”:观赏性不足

  下午是组手比赛。本报记者看到,这种对抗性的比赛比起已进入奥运会的跆拳道比赛要稍为好看一些,但还是不如武术散打比赛。由于WKF系统空手道对抗比赛采用的是先中即得分,后中不得分的规则。即无论任一方选手在格斗中先完成有效得分的进攻比赛即暂停,并判分,同时WKF空手道组手比赛对犯规动作规定非常严格,这就使这种空手道的对抗比赛与实际的搏击相差太远,也因此而缺乏观赏性。

  本报记者就不在这里详细分析比较散打与组手之间的优劣了,只想说的是,WKF系统的“运动式”空手道之所以被国际奥委会承认为单项体育组织,另外一个系统的极真空手道却没有得到承认,这是有其必然性的,那就是“运动式”空手道特别注重安全,除了选手在比赛中要戴拳套外,规则还规定参赛选手不能重击对手头、脸部,要“点到即止”,亦即所谓的“寸止”,这虽然降低了比赛的观赏性,但却使更多的人可以从事这一运动。漂亮的叶静怡和长得有点像香港某影星的陈枷彣说,如果允许重击头脸,我们女孩子就不会参加这种运动了。本报记者也注意到,空手道组手的女子选手与中国的女子散打选手相比显得“文弱”多了,有些甚至还是美女呢。像叶静怡,虽然在亚运会她参加的是“型”比赛,但在香港她也参加组手比赛,这在武术中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武术的套路选手与散打选手是分得很清楚的,套路选手不可能去参加散打比赛,散打选手也不会参加套路比赛,两者的专业性都太强了,而且是截然不同的。

  所谓有得有失,注重安全性就必然失去观赏性,特别是搏击类项目。运动空手道的组手比散打更容易普及,很多城市人都愿意参与,就是因为它降低了难度,提高了安全性。参加空手道比赛的选手基本上都是业余选手,就可以说明这一问题。

  但这也带来另外一个问题。组手比赛因为其规则要求选手要着重“控制”,不能重击对手头、脸部,这不但让参赛选手难以掌握,裁判也极难分辨。在比赛中不时出现选手假装被重击而欺骗裁判的现象,而几名裁判本身也有不同意见,影响了比赛的进行。

  

(责任编辑:胡聪)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