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郑嘉:蒋文文/蒋婷婷夺冠不容易 裁判是友人

  二十多年了,郑嘉与罗玺从中国第一代花泳运动员到现在的第一代花泳教练员,她们自己没能实现的梦想终于由她们的弟子逐一实现。11日跟随第一批中国军团载誉归来后,昨日郑嘉喜气洋洋地出现在了省游泳馆,回家后虽然没有鲜花和掌声,但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过程中,笑容一直绽放在郑嘉的脸上。

  冠军的奖励是假期

  当记者在问到蒋文文/蒋婷婷在多哈的情况时,郑嘉的笑脸上多出几分怜惜和疼爱。“由于她俩身兼双人和集体两个项目的比赛,所以训练的时候她俩的训练量自然是其他6名运动员的两倍。每次训练都是我跟她俩先来,然后是最后离开的,她俩很辛苦。而且出征前她俩就身体不适,再加上以前的一些伤病以及双胞胎固有的体质劣势,所以最后能够把这两块金牌都拿到,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不过战胜了日本队拿到了两枚亚运金牌,辛苦对于郑嘉以及她的“双双”来说是值得的,而游泳中心也深知她们的辛苦,郑嘉得到了数天“省亲”的假期,而蒋氏姐妹也被安排休整一周,以迎接更大挑战的到来。

  日本队慌得现场训练

  日本队一直垄断着亚运会花泳金牌,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日本队也将这两枚金牌视为囊中之物。不过在首日的双人项目上,蒋文文/蒋婷婷便打破了他们垄断的格局。不过那时日本队教练也还算没有失态,主动上前与郑嘉握手表示祝贺。不过次日的集体项目,日本队在上午的自选动作中落后后,整支日本队挂不住了,郑嘉向记者讲述了日本队慌张的表现,“自选动作比完后,她们慌了,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游泳池,在那里不停地练习,立志要拿下集体金牌。”但这种思想包袱带来的结果是继续失败,“新闻发布会上,日本队教练相当沮丧,就像发誓一样地说:‘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输给中国队!’”郑嘉同时透露,在集体项目决赛当天,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现场目睹了中国队再次战胜日本队,加冕花泳冠军的一幕。

  裁判是友人也是“敌人”

  而且在现场,郑嘉还见到了一位故友,“日本裁判市桥晴江,她是第一个把花泳项目从日本带到中国来的人,”郑嘉回忆说,“1983年,中国从日本引进花泳项目,当时就是在四川省游泳馆里开办的中国史上第一个花泳培训班,那时市桥晴江便是日本队的技术代表,但当时她并不是日本花泳界的大腕级人物,算下来也就等同于我们一个业余体校的教练。那个时候我跟罗玺是中国花泳界的第一批学员,后来成为第一批运动员,现在我们都成了中国第一批本土教练。”

  既然是裁判,那市桥晴江在比赛中的打分有无偏袒呢?“这个怎么说呢,爱国热情每个人都有,我记得她给日本队打了9.700分,而给我们打了9.600分。”中国队夺冠后,郑喜看到了市桥晴江的表情,“四个字形容,悲喜交加。”

  世锦赛不用《秦俑魂》

  一曲《秦俑魂》让中国花泳队在亚运赛场创造历史,而作为这套动作的编排者,郑嘉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心血。谈到这套专为集体项目编排的动作,郑嘉十分谦虚,“听名字就知道,这套动作的灵感来自秦始皇的兵马俑,为此我还翻阅了一些资料,去年冬天才编排出来,现在看来效果还算不错,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不过郑嘉同时透露,与蒋文文/蒋婷婷的两套双人动作将继续在明年的墨尔本世锦赛上使用不同,她的这套动作将不会成为中国花泳队在明年3月份世锦赛上的动作,“目前我们已编排完了另一套动作,名字叫《布满荆棘的花园》,灵感来自于美国一部同名电影,这套动作将成为中国花泳队在世锦赛上集体项目的动作。”那么奥运会呢?“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启动了奥运会战略计划,现在已编排了很多套技术动作,而最终确定至少也得等到明年世锦赛结束以后。”

  记者 张怒涛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