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实录:亚运拳击冠军邹市明接受搜狐视频专访

  程笛:东方宽频,华奥星空,搜狐。

  王东:天哪,拿着一束花就送吧。

  程笛:献给谁呢?

  王东:我们这位是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的40公斤级拳击的冠军邹市明(邹市明博客,邹市明新闻,邹市明说吧)

你现在收看的是由华奥星空、东方宽频、搜狐联合制作播出的从多哈到08的明星访谈专题节目,刚才我们讲了,邹市明来到我们这,首先恭喜你在亚运会上从釜山到多哈实现了一个质的飞跃。

  邹市明:对,因为在上一届釜山亚运会的时候,第一场就被淘汰,所以说在亚运村里面渡过了非常漫长的,非常无聊的一段时间,因为周期比较长,可以说只有看比赛,训练,其他的生活都非常枯燥,而且没有比赛打,会有很大的失落感。所以,在那段时间可以说饱尝了煎熬,在心里面立志回去一定好好训练,下一次参加这个运动会,绝对不让这个时间虚度。

  程笛:两年前他的张教练就说了让你们看看,两天后一定打出来。

  王东:在奥运会上已经是一鸣惊人了。

  邹市明:可能是运气好,在这次能拿到冠军也非常感谢教练的培养。

  王东:邹市明很谦虚,在两年前的雅典奥运(雅典奥运新闻,雅典奥运说吧)会上已经帮助中国拳击界实现了奖牌零的突破。

  邹市明:对。

  程笛:你在比赛之后跟记者讲说我不会打的这么正了,会打的游一点。

  邹市明:游就是说比较即令一点,我们小级别以点数取胜就是没有什么力量的,打的聪明一点,比较强劲的对手就要绕着打,就像红军打仗一样,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绕着打。

  王东:今天你表现除了你智商非常好的打拳的一面,第一局赢的非常漂亮,第二局对方溃不成军,最后裁判是宣布结束了。

  邹市明:在我们拳击中比赛超过20点,拉的很大的话,就是实力悬殊,裁判就会宣布结束了。

  王东:赛前泰国的人是信心满满的,说他有90%的胜率。

  邹市明:我昨天晚上也在网上也看到他说他的胜率会是80%、90%,当时我们交手过,在泰皇杯上,我们是一胜一负,这几年也经常出来比赛,也经常交手,也比较熟悉,他可能在网上这么说的话,是他想用气势压倒我,但是今天反过来我在气势上战胜了他。

  王东:你平时打的时候,是一胜一负,是势均力敌,为什么今天一上来就出现了压倒性的一边倒呢?

  邹市明:这两年虽然都在一起比赛,但是他都是在提前就遇到比较强劲的对手就被淘汰了,而且我看过很多关于他的比赛,都是感觉他技术增长的幅度不大,而这两年因为我们增多了比赛的次数,出国的次数,我们经常出去比赛,因为我们以前欠缺的就是和国外高水平的交流,我们现在在交流的同时增长了很多的经验,在很多拳击发达国家学习了很多东西,我们再回来总结一下我们自己,我感觉在这两三年中,我们中国拳击上了一个阶段,上了一个台阶,总体来说,已经在技术和心理上战胜他们了。

  程笛:你自己觉得在打法上面,你是属于以进攻守,还是以放首为供的方式。

  邹市明:我是防守反击型的。

  程笛:就是说要有很强的捱打能力。

  邹市明:防守反击型就是先防守,不要你打到我,然后再找技术打到你,要有很好的思想,很快的速度。八

  王东:是不是可以用棉里藏针来形容,可以忍受打,他的进攻气势很足,你突然杀气就上来了。

  邹市明:当我们抓住机会的时候,必须把我们凶狠的方面表现出来,被我们找到杀机了,就是我们出动的时候。

  程笛:能不能给我们网友介绍一下,他们觉得轻量级重量级方面只是重量不同,还有什么不同?

  邹市明:轻量级的场面相对没有重量级的激烈,碰撞比较多,小级别都是以步伐,躲闪,两个人在他跳来跳去的,不像重量级是阵地战,你一拳我一拳的,我们打的都是战术和技术。大级别看着感觉挺激烈的,但是小级别看起来更多的就是看他的战术和打法,是另外一种欣赏的角度。

  王东:邹市明说到小子个,你的体重因为40公斤级应该是100斤之内,你平时的时候是不是刻意保持在100斤之内,还是可上可下的?

  邹市明:平时的话可能在51公斤左右,要到比赛前一个月要把体重控制到48左右。

  王东:对你的体力会有影响吗?

  邹市明:因为会有影响,所以要在一个月以前就慢慢的往下走,不敢一下子下的太急,下的太急的话会对体能有影响。

  王东:就是说平时在饮食上会注意,尤其是比赛前一个月。

  邹市明:对。

  王东:你很喜欢吃辣的。

  邹市明:对,一吃辣的,一开胃,一吃多了,第二天就要多练一点。

  程笛:听说你在古巴训练的时候面部有骨裂,厉害吗?

  邹市明:这是比较厉害的,因为我的速度比较快,移动的话会减轻极大的很大的力量,我那个时候遇到两个级别,和54公斤的一个两届奥运会冠军,技术非常好,我只要参加国际比赛,他逢打必胜,所以我想在他身上学点东西,但是不巧在第二回合的时候,正好有一个直拳打到我的面门,当时就不行了,就麻了,嘴唇都没有感觉了,一个月以后嘴唇才稍微有感觉,里面有一个骨裂,然后充血了。

  程笛:现在还有没有吗?

  邹市明:没有了,恢复过来了。

  王东:拳击运动员经常会捱打,你有没有把鼻梁抽掉,因为鼻子是最容易受伤的。

  邹市明:没有,小时候没有这么高,就是慢慢打的,越来越大,我的鼻子是比较容易流血的,吃巧克力,一上火就会出血,然后打拳击以后,经常捱打,长时间训练,打的麻木了,现在打都不会流血的。

  王东:拳击是很凶猛的,是不是一定有这个心理准备,有时候一拳上来,没有躲过去的话,就会造成很严重的受伤,甚至耳朵出现问题,你有这样心理承受力吗?

  邹市明:我觉得当然初步练拳击的话,这是一个心理上的障碍,但是如果你练到一定的年限了,或者是已经有这种心理准备了,就感觉很平常了,有时候流鼻血,很多家长说流鼻血还打,但是在我们比赛场上你流鼻血还不能结束,要有这种意志品质。

  程笛:不容易啊。你觉得中国拳击水平是处于什么样的一个地位?

  邹市明:我感觉跟以前来比较的话,我觉得现在是非常大的一个跨越,可以从其他国家的眼神,谈吐,交流,可以看出来他们现在尊重你,会主动跟你打招呼,以前我们出来比赛,他不会睁眼看你的,他抽到中国好像就是感觉这是小菜一碟,当菜解决掉的感觉。

  王东:现在你跟教练谈到中国拳坛方面的话,是在小级别更容易突破,还是在大级别有可能突破?

  邹市明:我觉得都有,主要是抓住我们中国拳击的特点,像我们小级别主要是快,亚洲人,特别是中国人必须要以快字当头,我们要打我们的特色,抓住这个特色点,再加以更多的特长,我们一些大级别现在都很灵活,都很快,只是在这次比赛,第一场抽签是比较强的对手,抽到了冠军的选手。但是,我们现在整体的水平,我们自己的风格现在发展的非常好,我相信有一天会有我们中国自己的比较独树一帜的一种打法。

  程笛:你觉得职业选手跟业余选手之间有什么区别?

  邹市明:我们业余就是要必须打四回合,一个回合两分钟,更多的是以点数,因为时间太短,所以说如果一旦领先,或者是一旦落后的话,这段时间你要趁着11分钟,你要把你的东西全部发挥出来。

  王东:就是说四个回合里面很难KO对手。

  邹市明:也有这个几率,但是不大,我们是两分钟一回合,职业是三分钟一回合,他比赛的时间比较长,如果现在落后的话,他后面还有充足的时间把战局扳回。

  程笛:也是四个回合?

  邹市明:我们是四个回合,职业的有四回合,六回合,八回合。而且我们为了保护拳手,我们会有头盔,拳套会加厚,然后我们受到重拳,裁判会数八,但是职业不会,他是倒地以后才会有,他是更有观赏性的。

  王东:我看你的牙齿不错,你是不是带牙套比赛。

  邹市明:对。

  王东:你是真牙是吧?

  邹市明:对,没有被打掉过。

  王东:刚才说分职业和业余,听说你打完08年奥运会想加入职业拳坛。

  邹市明:对,因为奥运金牌是我的梦想,同样世界金腰带也是我的梦想,我希望在08年拿到金牌以后,再转到职业去夺得属于中国人的一条金腰带。

  王东:这是很有志气的说法,你正是当打之年,现在25岁,08年就是27岁,转到职业的时候也是正当打的。

  邹市明:在中国也是很老的了,在国外还可以。

  王东:你转入职业拳坛的话,你现在跟他们最大的差距是什么?

  邹市明:可能是规则要慢慢适应,还有他的比赛的知道比较长,我们自己的身体能力,还有一些拳的质量,不能到处乱跑,人家不喜欢看这个,人家喜欢更激烈的,所以我们自己的技术含量要再提高。

  程笛:其实我们从很多消息当中看到,你的父亲曾经说从你出生到长大是由他负责,可是从你长大到你成长过程中是由你的教练负责,爸爸为什么会这样说?

  邹市明:因为我真正和张老师一起走南闯北的比赛,我们师徒达成一种共识,他就把我自己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我也同样是非常敬重他,平时我们都在生活里面互相照顾,训练、比赛,基本上是天天吃在一起,住在一起,训练在一起。所以,一下子回到家里面,感觉和爸爸的语言没有跟他多了,只是谈谈我的比赛,训练,更多的就是爸爸的一些嘘寒问暖,就没有其他的,有机会两位父亲坐在一起了,我父亲感觉到我和张老师什么天花乱坠的都可以谈,他说确实从小到大我们虽然抚养你,但是你很小就出来了,现在我和张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要比和我亲生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多。所以,我爸就说你可能现在是张老师更了解你,张老师更适合当你的父亲,但是我也很爱我的爸爸,我爸爸说这个话主要是想表达我和张老师这种关系。

  程笛:师徒的感性是很深的。

  邹市明:对。

  王东:在场上当你被打倒,或者是点数落后的时候,当你将来在职业拳赛被打倒的时候,你的休息的时候,他的鼓励是很重要的,比如我们看电视业可以看到,说你能做到,你能做到,他平时也是对你这样鼓励的吗?

  邹市明:对,平时他是最紧张的,因为我上台我的注意力是全部放在对手身上,但是教练不一样,他要观察你,观察对手,观察对外的教练,观察整个场面,张教练现在的心脏已经不太好了。

  王东:看过百万宝贝吗?

  邹市明:看过。

  王东:你有没有这个感觉,说你们的感觉已经是辛酉灵犀的感觉了。

  邹市明:对。

  王东:他讲的,你能达到,你用左勾拳怎么样的,你当时已经是精疲力尽,这个时候你还会相信他吗?

  邹市明:会,这是必须要做到的,即使他的这个指导是错的,你必须贯彻,哪怕是错的你去执行,也可能会变成对的,因为错与对是很难说的。

  王东:很多运动员在从事自己行业的时候会说这个运动项目给他带来了很多,但是拳击运动员更多的是打和被打,你取胜当然是最开心的时候,当裁判举起你手的时候,你很开心。但是你觉得拳击也教给你很多吗?做人的道理?友谊?信任?

  邹市明:对,我觉得拳击给我最多的就是韧劲,我觉得做每一件事只要有韧劲,不一定成功,你都会受益匪浅,不一定成功,哪怕失败了,你都会学到很多的东西。

  程笛:我们做节目到现在是第一次采访拳击冠军,所以有很多的问题,网友也有很多的问题,他们觉得中国在拳击这个行业当中不是一个很强的,可以这么说,是处在发展的阶段。所以,他们就想知道很多,在一个拳击冠军身上是需要一些什么样的素质?

  邹市明:我觉得不管是拳击其是什么,必须要有的素质就是要热爱它,你有热爱,你才会100%的投入,你投入了,你认真了,它给你的才会更多。

  王东:你个子也不高,一米六五,你当时有没有想象到自己会成为一个走到顶尖的拳击手。

  邹市明:没有。

  王东:怎么会走到这个路的。

  邹市明:就是喜欢。

  程笛:你多大开始的?

  邹市明:我14岁练武术(武术新闻,武术说吧),16岁练拳击的。

  王东:是很晚的吧。

  邹市明:很晚的,像在古巴五六岁的小孩就开始了,虽然很晚,但是没有想练这个运动会不会有什么气色,工作怎么样的,都没有想,家庭也会阻止你练,因为危险,但是我就是背着家里面偷偷的练。

  王东:我相信他们可能不敢看你训练。

  邹市明:对。

  程笛:爸爸妈妈看到过吗?

  邹市明:看到过,当时张老师找我谈话,说你想不想练,不想练就不练了,我说是不是我妈妈说什么了,他说我妈妈哭了,我说没事,就一直跟着张老师练。

  王东:你走到今天是不是觉得武术的底子让你在拳击上发展很快?

  邹市明:对,一些武术的底子,包括看成龙,李小龙的工夫片,我都可以体会一些东西用在拳击上,可能是中西结合的。

  王东:我还有一个好奇的问题,你长的是很矮小的,万一在公共场合人家欺负你,你会怎么样,你会躲闪,还是上去给你一招。

  邹市明:我首先不会惹祸,人家惹我的时候,我想我会回避,你把人家打了也不好,别人把你打了也不好。

  王东:但是你看到程笛小姐被人欺负了怎么样,你上不上,演不演出英雄救美这一幕。

  邹市明:我没有真正碰,但是首先打110是首选吧。

  王东:你还是要克制自己。

  邹市明:怎么说呢?现在的角度不一样了,我们必须要为国争光,在平时必须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王东:学会做人。

  邹市明:学会爱护自己。

  程笛:我有一个问题,拳击中是讲五个字,叫快、全、连、变、准。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

  邹市明:快当然是快字当头了,进攻快,防守快。准是要准确,连就是打到准确的拳就要连接起来,全就是全面,不能光是会跑,然后就是变成要多。

  王东:他说话也是非常铿锵力的,很有信心的,做事很有信心。

  邹市明:其他事我不知道,我对拳击这样的。

  程笛:08年我预祝你获取金牌。

  邹市明:我会努力的。

  王东:还是这个级别吗?

  邹市明:对。

  王东:别吃太多,贵州有很多的小辣的吃,我知道的。

  邹市明:是的,有机会可以请你吃。

  王东:祝贺你。

  邹市明:谢谢!

  程笛:祝贺你!

  邹市明:谢谢!

  王东:谢谢!  

(责任编辑:斯汤达)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