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羽毛球盘点-男单金牌拔不掉的刺 女单无后隐忧

  阿斯拜尔体育馆的建造者应该没有想到,这个已是全球最大的室内体育馆还是不够大,或者说,羽毛球项目在亚洲是如此受欢迎。亚运会羽毛球赛最后一天,全场爆满,过道、栅栏内外,挤满了兴奋的脑袋。在一场连运动员和媒体记者都找不到座位的“林陶大战”后,中、印、马、韩四位男单顶尖高手同台而立,四面当今羽毛球强国的国旗同时升起,使这届亚运会羽毛球赛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有人说:亚运会应该办成一项能让更多的人都感到高兴的盛会。于是,这届亚运会拥有了5个平民化的新增项目,而更有中国人,在陶菲克战胜林丹之后,在印尼球迷激动不已的浪潮中跟着激动。

  综观全局,这是一届皆大欢喜的亚运会,除了综合实力突出的中国队获得历史最好成绩的四枚金牌以外,印尼、马来西亚等传统强队,甚至包括异军突起的中国香港队均有斩获。传统强队中,仅有上届亚运会主办国韩国比较失意,在失去东道主之利后,韩国队仅在男子团体项目中获得决赛权,而最终也憾负中国队仅得银牌,但在队伍本身青黄不接的状况下,韩国队一号男单李炫一在男团决赛中力克中国男一号林丹,这对韩国队来说还是一剂振奋士气重整雄风的“强心针”。

  历史最佳,但请先忽略团体

  带着4金3银1铜,中国羽毛球队今天将回到北京。“对于成绩来说是基本满意了,羽毛球项目在亚洲的竞争很激烈,我们在出发前就已知道要受到很严峻的考验,所以定的第一个目标是‘金牌数上超越上一届’,第二个目标是要‘在此基础上超越历史上任何一届’,这次获得了四金,可以说两个目标都达到了。”总教练李永波说。

  中国队拿下了多哈亚运会羽毛球超过半数的金牌,这是李永波带队以来的最好成绩,同样是中国队16年来亚运会的历史最佳,“我最为看重的是两个团体冠军,它让16名队员全都登上了冠军领奖台。这代表了一个国家、一支队伍的荣誉,对队伍将来的发展很重要。”然而仔细分析,这两枚团体冠军金牌仅仅能让全体队员们登一下最高领奖台,而对于奥运会无甚意义。因为北京奥运会上并不设团体项目,所设的五个项目中中国队仅获得了两枚金牌,而丢掉的,还是分量最重的男单和女单。

  男单金牌是拔不掉的刺

  “达到目标”不能不说只是一个粉饰太平的说法,因为对于习惯在国际赛场上大把捞金的中国队来说,多哈之行,心里是被插入了一条怎么也拔不掉的刺,以致李永波在临走前还有点耿耿于怀:“当然是有点遗憾的,按照我们的总体实力,应该多拿一枚金牌。”谁都知道,这枚金牌是指中国队垂涎欲滴又连续两届都失落的男单金牌。

  男单是个让中国队五味杂陈的东西,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从前只会摔拍子、弃赛以及与裁判较劲的“坏小子”,在团体赛连续两次败北以后依然坚韧。“口水战”为羽毛球这一项目增添了不少谈资,而“林陶大战”从未开打就已经被炒作成白热化,但在那个时候,谁都没有想到这就是陶菲克卫冕路上计谋的开始。输掉金牌以后,林丹曾透露过两个使其失利的因素:一是对手的经验非常丰富;二是自己败在了心理战之下。无可否认,球技不减而心智愈发成熟的陶菲克对中国男单的威胁正在变大。

  输球以后,李永波依旧力挺麾下球手,“世界上只有‘常胜将军’的说法,而没有说‘全胜将军’,多么优秀的运动员,他总有时候要输球,而林丹对阵陶菲克还是具有优势的,打十场比赛能赢八场。”不管如何,林丹还是为失利和当今男单格局提出了一个数据性的佐证:“在这次亚运会上,我、陶菲克、李炫一和李崇伟四人平均每人都输了两场球,从输球的场次来看,我们的实力还是十分接近的。面向2008年奥运会,他们几人仍然会是中国男单的最主要对手。”

  尽管男单失金,但中国队在此项目上还是获得了来自新人崛起的一些安慰。在团体赛上表现不俗的小将陈金意外地被李永波带到了特约访谈的现场,“这是他第一次打团体赛啊!能打到这个份上很不容易了。”李永波见人就夸。首次参加团体赛,陈金已要肩负中国队第二单打的角色,在林丹之后扛起抢分的重任。陈金在男团小组赛当中发挥不佳,伤心失落之后即在淘汰赛中判若两人,在与韩国队的决赛林丹先丢一分的情况下,力抗压力为中国队拿下关键的一分。“这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对他日后成为世界顶尖选手有很大的帮助。”在李永波眼中,陈金已不仅是初露峥嵘了,日渐成熟的他已具备进入世界顶尖选手行列的实力。

  女单无后是最大隐忧

  中国队的尴尬并不止男单一处,本次亚运会最不可思议又最不能忽视的失败发生在女单项目上,世界头两号种子张宁和谢杏芳的双保险不仅没能为中国队保住这枚志在必得的金牌,还连踏上决赛场地的份儿也没有。“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亚运会,我从来没打过团体赛加单项赛这样双重的赛制,感觉不是特别适应。而且在这种双重赛制下,比赛时间拖得很长,我的能力也随之下降。”未能为中国队守住最后一道关卡的谢杏芳说。

  关于团体加单项的双重赛制问题,李永波在赛事期间已不止一次地炮轰:“亚运会是唯一有团体赛又有单项赛的大赛,很多球队输球后便全身心备战单项,但是我们打到了决赛,这对于一些选手而言会引发疲劳。香港队团体赛第一天被淘汰后,得到了5天的休息时间。而我们的队员在打完团体赛之后,紧接着要在单项赛中二次兴奋,这很不容易。这次亚运会前,我们的集训时间比较短,只有20天,是历次大赛准备时间最短的一次,队员的状态相对差一点。”炮轰之余,李永波还是说到了客观因素以外的一个重点:队员们都不在状态。

  谈到女单遭遇滑铁卢的问题,女单教练唐学华认为,近来张宁与谢杏芳均状态不佳,而为亚运会准备良久依然无法进行有效调整这一点本身已经暴露了长期处在世界顶峰的中国女单存在的缺乏危机感、缺乏积极应战意识的问题。相比之下,广州籍球手谢杏芳的问题更加严重,在输掉与王晨一战之后,谢杏芳被认为是“战术单一”、“变化不及”和“拼劲不足”等,需要改造的问题不少。

  如果说男单方面小将陈金总算在关键时刻显出身价的话,那么女单方面,除了张宁与谢杏芳之外,中国队还无法找到一个比较体面的三号人物。由于女团实力过于强劲,被带到多哈担任团体赛第三单打的小将朱琳未获一次上场机会,而李永波更是在女单失守后坚称:“2008年奥运还是会以张宁和谢杏芳为主,因为目前队中还找不到经验和能力可与之相比的队员。”亚运会此类赛事已无锻炼机会,中国女单“小花”们的成长道路也想必越来越艰难。

  双保险尚且不能保住亚运会金牌,奥运会金牌更难有保证。青黄不接的问题已成为一向高枕无忧的中国女单最大的隐忧。

  男混双配对已成型

  回到北京后,李永波表示队伍会先着力进行亚运会总结,“通过这届亚运会,我们发现了不少问题,所以不管输赢,能找到问题的都是收获。”中国队几乎是世界上最早适应21分制的队伍,然而这一新制实施了近一年时间,中国队还是在亚运会上检验出对新制的不适。“21分制实施后,队员在比赛中抓关键分显得特别重要,而在这届亚运会上,我们发现我们的队员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不足。在对于关键分的处理上,我认为我们必须研究出明确的、新的指导思想和战术安排。”李永波说。

  依靠老将高崚,中国队连夺女双和混双两个项目的金牌,加上女团的一枚金牌,高崚以获三枚金牌成为本届亚运会上的大赢家。“这一点可以说明,她(高崚)在双打项目中,是一个时代的优秀人物。”队友杨维如此评价。在本次亚运会中,两对混双选手会师决赛,这对于中国队来说是个意外,而郑波/高崚这组新配对在亚运会上打出漂亮一役,也使这个新组合得到认可,而与高崚获得奥运冠军的老搭档张军,因能力下降及赛制的改变,距离高崚这个优秀的搭档越来越远。据透露,在三个月前进行重新洗牌的男双和混双组,在经过此次亚运会后,各配对人选已基本确定,“这些配对将一直组合到2008年。”李永波说。

  特派记者 丁淑莹(本报多哈专电)

  

(责任编辑:胡聪)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