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华西都市报:娱乐的境界

  娱乐的最高境界,大约就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著名的批评家波兹曼逝于2003年,他曾经对“娱乐”这个词,作出最恐怖的预测———“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可惜他没有看到近几年在中国,“超级女生”成为最受关注的电视节目之一,或者随着大队“狗仔”的不懈努力,亚运会逐渐成为一个充满花边的报道奇迹。我并不认为作为一个批评家,波兹曼的每一句话都接近真理,但我有理由感到困惑———这个娱乐痕迹越来越重的体育界,有关娱乐的境界是否偏于低俗?

  刘翔不仅是来夺金的,他更顺理成章的任务是破亚运纪录。预赛时刘翔说:“让他们争着跑,我来追!”像是玩笑,更像是信心的展示,从娱乐的角度看,这已经成为一种高境界。换句话说,在优势如此巨大的前提下,每次接受采访这位亚洲飞人都一脸凝重,字斟句酌,那将会是装傻,没有任何趣味可言。

  如果你稍加留意,会发现近几天来以网络为首的传媒,关于亚运会的报道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偏重于那场刚刚过去的“性骚扰”,田周、田父、周父……每个人都在说话,每个人都力图把冥想中的对手送上道德法庭。

  还有某位资深体育主持人的“娱乐视频秀”,以很高的频率出现在网络上,曾经看过一两次,那哥们装束奇特,语出惊人,动辄“他不是一个人”,拾人牙慧则不说,因为他本非笑星,这样的节目看起来回味怪异。娱乐得露骨,约同于娱乐得低俗,可惜了。

  胖剑手王磊昨天在男子重剑项目上夺金,谈起缘何在比赛中找到感觉,心情极度放松也极度愉快的他索性用“上厕所”来喻之,这并不是一种高境界的娱乐搪塞法,相对而言,个人认为采访记者的提问技巧值得怀疑,“你怎样一下领悟到比赛真谛?”———这样的问法,约等于“粉丝”向刘翔发问,“你怎么可以跑得这样快?”

  无聊的提问,催生无厘头式的答案。这足以证明,娱乐与否,并不是一个巴掌就拍响的;我们这个世界正在走向娱乐的某种危险临界点,那是因为很多物事都被可笑地默许了。

(责任编辑:奔跑)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