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信息时报:杜伊,派头和块头都够

  足球,我属于本土派,一贯支持选用本国土鳖教练,慎用外国教练。原因无它,足球从小处看可当游戏,从大处看则是修身术的一种,非亲力亲为格物致知,借外人之力拿了成绩也只能算小补,最终还需自力更生才能派得了大用。

  在中国,很多人乐于听到希丁克在韩国赢得的热烈掌声,对埃里克松毁掉英格兰这样的事实却视而不见,热衷迎进外教。从施拉普纳到米卢几任教练,对中国足球(中国足球新闻,中国足球说吧)的改变可谓微乎其微,中国足球对他们的改变却显而易见。对比前面几个人,在下相对而言比较喜欢杜伊(杜伊新闻,杜伊说吧),这,完全是因为他看起来比较顺眼,和他带领国奥(国奥新闻)队打了一场输得不算难看的比赛无关。

  杜伊这老头,看起来比较大哥,派头、块头都够大哥,再加上球星的出身,应该能镇住中国足球队那帮队员。威仪和派头,对君子很重要,对教练这样的领导者来说就更重要,对中国男子足球队教练这样指挥重于教授的职位来说,我负责任的讲,绝对和水平一样重要。

  散漫,是中国足球的老毛病。之所以散漫,很重要一点是因为中国教练威仪不够,威仪当然不是简单的纸面上严格要求玩猫鼠游戏,更不是不听话严刑伺候听话重重有赏的酷吏作风,说起来话长,总而言之没有做好,所以中国球员散漫,所以有中国球员场下私生活糜烂腐朽,天不怕地不怕,上了场疲沓软弱,谁都怕。要根治散漫,得从建立主教练的权威做起。

  建立教练的权威,一直是土鳖教练面临的老大难问题,这是眼下中国的特殊国情。对保留了家长制传统的日、韩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对中国其他不那么走红的体育项目来说,教练也是运动员绝对的主宰。对足球来说根本不是这样,众所周知,中国足球圈里盛行的是教练和球员的哥们关系,对教养远不够理解“敬”的球员来说,没有了“怕”的约束,散漫也就无法避免了。徐根宝试图建立权威,可惜他没有成功,从那以后,本土教练就被迫怀柔过度。

  从杜伊的作风来看,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没有米卢那么滑头,也没有施拉普纳那么老实,更没有霍顿那么僵硬,他是个血气足派头大的人,希望可以带中国足球队走更远。

  当然,前提是有派头的他,不要和爱耍派头的中国足协发生冲撞。(铁山杰迪)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