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多哈赛场成人生最后乐章 金亨七此行一去不复返

  12月7日,激战正酣的卡塔尔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赛场传出噩耗:韩国马术运动员金亨七在参加马术三日赛个人越野赛时不幸坠马身亡。这是亚运会有史以来出现的首例运动员死亡事件。金亨七本打算在此次亚运会后退役,没想到,这次比赛竟成了他人生的最后乐章。

  韩国悲情“骑士”魂断多哈

  本报特约记者 陶蹊

  五百多公斤重的赛马 腾空后砸在他身上

  12月7日,多哈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对于马术比赛来说,这不是一个特别理想的日子:赛道上不少路段都积了雨水,一些地方还略显泥泞。尽管如此,当天的马术三日赛个人越野赛仍然照常进行。

  上午10点左右,韩国选手金亨七准备出场。此时,雨已经停了。金亨七端坐在他的爱马“黑色班达堡”上,表情从容而镇定。比赛开始,金亨七和“黑色班达堡”开始在赛道上奔驰。在跃过前7个障碍物时,“黑色班达堡”都很从容,尽管落地后会稍微打滑。“黑色班达堡”冲过一段泥泞的弯道,开始向第8个障碍物奔去。

  那是一块横木板,高度不足1.1米,是赛道上最矮的一个障碍物。在冲向这一难度并不大的障碍物时,“黑色班达堡”有点儿摇摇晃晃,似乎在犹豫。终于,“黑色班达堡”起跳了,但高度明显不够,前蹄撞在了木板上,马儿来了个滚翻,臀部和后背砸在了已跌落在地的金亨七的头颈和胸腔上。此后,金亨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到这一幕,正在解说比赛的韩国KBS评论员金东焕意识到事情不妙:作为一名具有裁判资格的前马术运动员,他很清楚,一匹500多公斤重的赛马腾空后砸在人的身上会造成什么后果。“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严重情况,”金东焕回忆说,“我当时就想,即使他能活下来,恐怕也要瘫痪了。我想起了‘超人’的扮演者克里斯托弗·里夫,他就是在进行马术运动时摔成高位截瘫的……”

  比赛中止了,金亨七被紧急送往赛场附近的马哈德医院。在抵达医院之前,金亨七已经没有了脉搏。医院的抢救没能挽回他的生命,上午10时50分,马哈德医院宣布金亨七死亡。

  金亨七的死讯迅速在亚运村传播开来,这让当天赛场上的其他喜怒哀乐黯然失色。

  一语成谶:临走时 他说“这是最后一次”

  现年47岁的金亨七出生于一个马术世家,父亲和叔叔都是韩国小有名气的马术运动员。受家族的影响,金亨七在1976年成为职业马术选手,一直活跃于韩国马术界。1985年,金亨七获得亚洲锦标赛冠军,第一次在国际比赛中扬名。此后,他代表韩国国家队参加了两届奥运会以及1994年以来的历届亚运会。

  然而,马术赛场似乎并不十分青睐这位勤奋的、热衷于马术运动的运动员。金亨七在国际比赛中并没有获得多少荣誉,直到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才在马术三日赛中拿到了一块银牌。此番出征多哈,作为韩国马术队中年龄最大的运动员,金亨七早已打算用一枚金牌来结束自己并不顺利的运动生涯,既为了捍卫家族的荣誉,也为了证明自己。

  金亨七的妻子苏元美是一名中学英语教师,两个人育有一双儿女。在多哈期间,金亨七几乎每天都和妻子通电话,向妻子描述亚运会期间的生活状况,从妻子那里得到鼓励。

  苏元美在第一时间得到了丈夫出事的噩耗,当时她正在首尔的家中与金亨七的哥哥一起通过互联网了解赛况。噩耗传来时,恰逢金亨七的女儿下课回家,悲伤瞬间淹没了这个家庭。“爸爸从来没有撒过谎,可这一回他骗了我。昨天通电话的时候他还说,这次一定要拿冠军,我们一家会过上更加体面的生活……”

  金亨七年过七旬的老母亲悲痛不已。在出征多哈之前,母亲劝儿子“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去跟年轻人争”,但金亨七还是踏上了亚运会的征程。临走时他跟母亲约定“这是最后一次”,没想到一语成谶。

  追授“特别的骑士” 亚运会荣誉金牌

  金亨七是亚运会有史以来首位在比赛中意外身亡的运动员。事故发生后,韩国马术队宣布退出三日赛项目,以悼念金亨七。多哈亚运组委会宣布在当天中午12点以后举行的比赛中,所有运动员、教练员以及工作人员都要为金亨七默哀一分钟。韩国代表团随后在多哈亚运村设立了灵堂,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绝大部分都是与金亨七素不相识而对其满怀敬意的各国运动员。

  为了肯定金亨七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不懈追求,多哈亚运会组委会决定向金亨七追授一枚亚运会荣誉金牌。组委会还决定,在本届亚运会的阿斯拜尔综合馆区域为他设立纪念碑,以永远纪念这位“特别的骑士”。

  12月10日,在卡塔尔王室成员、卡塔尔马术队队长阿勒萨尼的护送下,金亨七的遗体被送往多哈机场,然后转运回国。韩国政府已经宣布,追授金亨七体育勋章“猛虎章”,并将他的遗体安葬于首尔的国家公墓。

  金亨七从马上跌落后,他的爱马“黑色班达堡”站起身来,不知所措。这是一匹12岁的栗色赛马,是金亨七4年前在澳大利亚自费购买的。在此后4年的时间里,“黑色班达堡”与金亨七多次参加国际比赛。在釜山亚运会上,金亨七正是和它一起获得了其代表国家队参赛以来的首枚奖牌。

  在撞上木板的瞬间,“黑色班达堡”的前腿骨折,无法治愈。根据马术运动的惯例,韩国将为这匹价值数十万美元的纯种赛马实施“安乐死”。

  运动员赛场身亡  究竟是谁的错

  马哈德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金亨七死亡的直接原因是被跌倒的赛马砸中,导致颅骨粉碎性骨折。金亨七身亡的当天下午,韩国代表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韩国奥(国奥新闻)委会主席金正吉说:“我们已经决定彻底调查这起事件的原因,究竟是组委会在管理方面出了问题,还是天气原因导致了惨案的发生。”他说,因为下雨和赛程密集,金亨七的马错过了正确的起跳时间,直接导致了惨剧的发生。因此,他认为,负责组织比赛的多哈亚运会组委会对金亨七之死负有一定的责任。

  12月9日,多哈亚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对金亨七坠马死亡事件的调查结果。调查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与比赛场地和当时的天气状况没有直接的关系。本届亚运会马术比赛技术官员格里菲思说,他与奥运会马术赛道专家霍尔贝格检查过场地的情况,认为安全后才同意进行当天的比赛。“我个人认为,这起事故的发生并非由于天气或场地原因,而是一起意外事故。第8障碍高1.08米,是整个赛道上最矮的障碍。赛马距离障碍太近,起跳困难,导致它在空中翻滚,落地时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运动员身上。”在一些韩国记者的追问下,格里菲思表示,他并不认为这次事故是运动员自己或者马匹造成的。

  但是,的确有人认为,这次意外事故可能是金亨七本人的失误造成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阿联酋马术选手表示,比赛前,他与金亨七有过几分钟的交谈,当时金亨七告诉他“黑色班达堡”的性子很烈。这位阿联酋选手据此推测,可能是金亨七与马匹之间的交流出现了问题,才导致了不幸的发生。

  尽管自认为对金亨七之死没有责任,多哈亚组委还是决定给金亨七的家人一定的补偿。由于无先例可循,组委会尚未确定补偿金的数额。此前,韩国奥委会为参加多哈亚运会的运动员购买了多项保险,保险赔偿金共5000万韩元(约合42.5万元人民币)。此外,韩国奥委会和韩国马术协会也在考虑发放抚恤金。 

  参考资料

  危险的运动:马术

  马术运动,看似优雅,实则暗藏危机。澳大利亚一所大学进行的有关体育危险系数的调查显示,马术运动的危险性远远超过其他运动。数据表明,接受紧急救治的马术运动员的数量,是拳击、足球和橄榄球(橄榄球新闻,橄榄球说吧)运动员的两倍。仅在美国,每天平均有220起马术意外事件发生。

  

(责任编辑:小丸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