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蒋文文/蒋婷婷做客:心灵感应很强 可憋气3分钟

蒋文文/蒋婷婷做客:心灵感应很强 可憋气3分钟

蒋文文/蒋婷婷做客华奥搜狐

  搜狐体育讯 北京时间12月12日,在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上获得花样游泳双人赛金牌的双胞胎姐妹蒋文文和蒋婷婷做客华奥搜狐聊天室,以下本次做客聊天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这里是由华奥星空、搜狐体育、东方宽频以及五星体育共同为您制作的从多哈到08系列明星访谈节目。今天来到我们节目当中是一对双胞胎,让他们自己介绍一下自己好吗。

  蒋文文:我叫蒋文文是姐姐。

  蒋婷婷:我叫蒋婷婷是妹妹。

  主持人:还没说你们是哪个项目的。

  蒋文文/蒋婷婷:我们是花样游泳的双人冠军和集体冠军。

  主持人:刚才在多哈赛场上这对姐妹为我们拿到了亚运会首枚花样游泳金牌,是我们历史上第一块金牌,然后他们又和另外六位还是七位姐妹一起。

  蒋文文:六位。

  蒋婷婷:七位。

  主持人:加上一位替补队员一共是七位,又拿到了团体的金牌,团体的金牌还是本届亚运会的第100块金牌,当时应该是心里特别的高兴。

  蒋文文:感觉很幸运。

  主持人:当时比完赛之后队里面有没有庆祝仪式?

  蒋文文:没有,因为比赛完已经很累了,当天晚上比较兴奋,但是还是比较匹配。

  主持人:我看到你们每次比完赛之后又要上到岸上来,然后还有很漂亮的造型,当时是不是心情已经。

  蒋婷婷:当时已经很放松的。

  主持人:有没有感觉心跳的很厉害?

  蒋婷婷:应该说比完以后吧,上来以后觉得自己做的其可以,感觉心里挺踏实的。

  主持人:这两块金牌,双人游泳之后,集体的那块是不是有点势在必得的感觉。

  蒋文文:反正至少给我们带来很多信心,因为第一场比下来,很鼓舞我们的气势。

  主持人:听说你们两位在队里年龄不是偏大的,是偏小的,是最小的吗?

  蒋文文:不是最小的,是偏小。

  主持人:最小的有多大?

  蒋文文:今年20。

  主持人:你们俩就是20岁啊。

  蒋婷婷:但是我们大月份,都不大。

  主持人:然后有几位大姐姐是26岁。

  蒋文文:对。

  主持人:以前他们是配双打的,你们称之为双人,这次把机会让给了你们。

  蒋文文:应该说是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姐姐他们给我们铺垫了很扎实的一个基础在那边,这个机会给我们,我们也抓的比较牢。

  蒋婷婷:而且我们感觉自己很幸运。

  主持人:听说你们之前该去加拿大训练过,有一位加拿大花样游泳很资深的教练很看中你们,你说一下这个过程和故事。

  蒋文文:因为04年奥运会前,他就还过北京,带我们全队,就是国家队,那个时候我们就跟他有配合,互相都比较了解了,他就比较看好我们两个,我们省也很支持,让我们那边练了十个星期,很累,但是那十个星期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收获特别大。

  蒋婷婷:那个教练对我们两个特别好,不管是从训练方面,还是平时生活对我们都很照顾,在那十个星期感觉随着很苦,但是收获大。

  主持人:就是说他选你们的时候是直接从省队把你们选去的。

  蒋婷婷:没有,他第一次见我们的时候也是在国家队。

  蒋文文: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还比较小,在青年队。

  主持人:那个时候多大。

  蒋文文:04年是17、18岁的时候。

  主持人:你们来是双胞胎,这一点是不是特别引起他的注意。

  蒋婷婷:因为双人项目双胞胎比较占优势,他是比较看好的。

  主持人:历史上有过双胞胎的选手吗?应该有吧,美国好像有一对。

  蒋文文:美国有一对,92年。

  主持人:但是已经很久了。

  蒋文文:很久了。

  蒋婷婷:就是因为美国的双胞胎拿了冠军以后,我们教练才选到我们我们两个人,才开始训练。

  蒋文文:就是在项目上偏向双胞胎一点。

  主持人:你们作为双胞胎有没有心灵感应,说说这个事情。

  蒋文文:有,小时候特别明显,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不在一块,只要我生病他就生病,他生病我就生病,不在一块,但是只要生病,马上那个人就生病。

  蒋婷婷:而且我们两个是属于心灵感应特别强的,教练说我吧,我心理特别难过,但是他就会很南国。

  主持人:他不知道教练说了你。

  蒋文文:没有我的事。

  蒋婷婷:但是他就会心里很难受。

  蒋文文:很难受,鼻子就酸酸的,想哭。

  主持人:在北京两个人还是在异地?

  蒋文文:不管是分开还是在一起都有这种感觉。

  主持人:这个很神奇,也印证了以前大家长期以来的这种说法。你们最开始的时候是学游泳还是?

  蒋文文:最开始的时候肯定要把也永的四个姿势学会,因为花样游泳的动作很多,比较复杂一点。

  主持人:为什么要把游泳的四个姿势都要学会。

  蒋婷婷:这是基础,要保证你在水里面不能沉下去。

  蒋文文:而且我们花样游泳的基础也要游泳一定的速度。

  蒋婷婷:就是体能。

  蒋文文:所以四个游泳的姿势必须要学。

  主持人:有观众说花样游泳的运动员肯定是在水底憋气的技术特别好,你们最开始是怎么练的。

  蒋文文:开始的时候最多30秒,而且感觉心脏快要停了,憋的很看守,又哭,但是在教练的要求下,一点点积累起来,到现在最多可以憋到3分钟左右。

  主持人:而且我知道在水底憋气是你如果浮在水面会比较好一点,如果你要是沉下去,那个压力就会很难受。

  蒋文文:对,比较难受一点。

  主持人:你们比赛的时候很多的时候都是头朝下,是不是要求更高。

  蒋文文:对,因为你的支撑什么的。

  蒋婷婷:要耗一些体力。

  蒋文文:好一些体力,耗一些氧,那样子就比较困难一点。

  主持人:你们最开始练的时候是不是教练掐着表,必须要多长时间。

  蒋文文:对,你要是在他规定的秒数起来换起,那就不算,要加十个同样的。

  主持人:那个时候多大。

  蒋文文:十岁左右。

  主持人:父母要知道会不会很心疼。

  蒋文文:我妈妈经常在上面看着哭。

  主持人:很辛苦,很不容易。你们练普通的游泳练了多长时间,然后开始正式?

  蒋婷婷/蒋文文:一年左右。

  主持人:怎么选择会去花样游泳的?

  蒋婷婷:小时候业余体校教练在学校里选到我们两个,因为我们两个可能身体条件比较好,那个时候小时候也喜欢游泳,就是喜欢艺术方面,跳舞什么的。

  蒋文文:学跳舞。

  主持人:这个跟普通游泳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这。

  蒋文文/蒋婷婷:在艺术。

  主持人:是不是两个女孩子也比较爱漂亮,爱美,觉得这个跟普通游泳不同,而且有舞蹈。

  蒋文文:在水里面感觉跟跳舞也不一样,在水里面感觉比较自由。

  主持人:你们平时还会学习舞蹈的基本功?

  蒋文文:有,有专业的舞蹈课。

  蒋婷婷:会,有专业的现代舞,芭蕾舞,民俗舞,都学了。

  蒋文文:各个舞种都有。

  主持人:学这么多?

  蒋婷婷:对。

  主持人:是专业的舞蹈老师教吗?

  蒋文文/蒋婷婷:对,是请外面专业舞蹈老师教的。

  主持人:你们平常训练有多长时间是在陆地上,多长时间是在水里面。

  蒋文文:一个星期可能就三次课在陆上练理想,或者是舞蹈课。

  主持人:练力量主要是练?

  蒋文文:练四肢,腰腹的力量也很重要。

  蒋婷婷:其实我们全身的力量都比较重要的。

  蒋文文:各个肌肉都会用到。

  主持人:以前听艺术体操(体操新闻,体操说吧)的队员说他们还需要降体重,保持身材的修长,也很痛苦,不能吃零食,你们呢?

  蒋文文:我们不用,我们也用控制体重的时候,但是…

  蒋婷婷:不像他们那么严格,而且现在我们两个的梯形吧算是…

  蒋文文:比较偏瘦。

  蒋婷婷:偏瘦一点的。

  蒋文文:教练鼓励我们两个多吃。

  蒋婷婷:要长胖子一点。

  主持人:你们现在多少斤?

  蒋婷婷:现在52。

  主持人:听说你们队里面最轻的那位是?

  蒋文文:贝贝姐。

  主持人:她是48公斤。

  蒋文文:对,因为他要做尖子,在水里面抛。

  蒋婷婷/蒋文文:要做翻腾的动作,所以他体重要轻。

  主持人:就是我们这次在集体的比赛中最后那一下,腾空而起的那个那个很漂亮的造型。

  蒋婷婷/蒋文文:对都是她,所有都是她。

  主持人:那个称为花尖是吗?

  蒋文文:那个叫托举的尖子队员。

  主持人:他就必须要特别的注意体重的控制。

  蒋文文:对。

  主持人:就会特别辛苦一点。

  蒋文文/蒋婷婷:其实他本来就是那种比较瘦的。

  蒋文文:就是吃不胖的那种。

  主持人:你们俩呢?

  蒋文文/蒋婷婷:我们俩也是。

  主持人:那真是挺好的,可以不用再辛苦的减肥。另外还有就是听说你们这次动作编排还有请花样滑冰的教练,帮你们选择一些音乐什么的。

  蒋文文:他们给我们很多意见在服装上面,音乐表现上面,各个方面跟艺术有关的。

  蒋婷婷:还请了编导帮我们编排。

  蒋文文:很多制作音乐的地方。

  主持人:我看到有规则说比赛的时候音乐的分贝还有要求。

  蒋文文:对,不可以太高。

  主持人:为什么?

  蒋文文:可能比赛要控制。

  蒋婷婷:因为水下和水上的音乐是同步的,如果太大的声音。

  蒋文文:水上就会有那种很杂的声音。

  蒋文文/蒋婷婷:就听不清楚。

  蒋文文:在节奏上面就不好处理。

  主持人:就是说水下还有专门一套音响?

  蒋文文:对。

  主持人:这个我还是头一回知道。

  蒋文文:很贵的那个东西。

  主持人:但是听起来应该跟陆上听不一样。

  蒋文文/蒋婷婷:一模一样。

  蒋文文:除了有水花的时候是杂一点。

  主持人:那么你们在水下的时候眼睛是睁开的?

  蒋文文/蒋婷婷:睁开,一直睁开,完全睁开。

  蒋文文:特别是在集体上面,有队形的要求,必须要看,必须很准确。

  主持人:眼睛会很难受吧?

  蒋婷婷:会很难受,但是我们习惯了。

  蒋文文/蒋婷婷:习惯了就好了。

  主持人:那是不是眼睛得病是你们的职业病。

  蒋文文:经常是红红的,因为水里面有氯气,还有漂白粉,比较刺激眼睛,每次训练完了起来的时候眼泪就一直流,就没有感觉,一直留。

  主持人:你们觉得这次双人的动作和集体的动作,你们两个人个人来说最喜欢哪一套?哪一套更有创意?

  蒋文文:因为四套动作。

  蒋婷婷:有三套都是来自于那个加拿大教练。

  主持人:这四套动作是比赛的时候都展现了吗?

  蒋文文:对,双人两套,集体一套,都是那个加拿大教练亲手编排的,我觉得在编排上显得更亮度一点,亮点一多点。

  主持人:我们还看到报道,就是说我们这次有很多中国元素在里面,音乐也是很传统的,起的名字也是凤凰什么的,国外的教练是怎么能够把握这个呢?

  蒋婷婷:其实这个凤凰,是这个加拿大教练先提出来的。

  蒋文文:而且给我们下了很多关于凤凰的资料,他是很了解,先让我们理解。

  蒋婷婷:其实凤凰这个东西在国外还是挺喜欢的。

  主持人:就是在整个集体的比赛有几个特别的造型,都是很扣中他的主题的。

  蒋文文:对。

  主持人:集体的时候有一个动作特别神,就是在…

  蒋文文:在一个圆上翻。

  主持人:对,这个动作是怎么设计的。

  蒋文文:这个创意是我的,最下面的搭的感觉是我先想出来的,但是上面翻那个是大家想出来的。

  蒋婷婷: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亮点吧。

  主持人:当时你们底下那圈人是面朝上的吗?

  蒋文文:对面朝上的。

  蒋婷婷:脚搭上上面。

  主持人:脚是?

  蒋文文/蒋婷婷:他们躺在我们脚上面。

  主持人:你们之间的脚是不是也交叉?

  蒋文文:有这样相互用劲这样撑起来。

  主持人:然后就感觉上面那个人…

  蒋婷婷:像地毯一样躺在上面。

  主持人:很神,那个动作真是很神,看的时候很叹为观止。以前有吗过?没有吧?

  蒋文文:以前没有,以前所有的比赛都没有看过这样的,但是我们能想出来,也是我们最大的一个亮点。

  蒋婷婷:创新。

  主持人:你们在底下是怎么能够支撑住这个力量呢?

  蒋婷婷:靠滑手。

  蒋文文:靠滑手,靠腰腹的力量把他提起来。

  主持人:你们其实所有的动作其实都必须要像踩水那样的是吗?

  蒋文文:对,上身在上面的时候就用脚踩水,下面就是用手。

  主持人:你们还有一套动作名字是风中女神,是你们双人的。

  蒋文文:双人的自由自选。

  主持人:这个风中女神在水里面怎么表现,这个也是加拿大的教练。

  蒋文文:对,那个而且是在加拿大编排的,我们去加拿大以后,他给我们这个音乐,然后让我们自己理解,找各种各样的风的感觉。

  蒋婷婷:还是刚开始还是找不到这种感觉。

  蒋文文:想不出来。

  蒋婷婷:风应该怎么表现呢?最后他有很多提示我们的东西。

  主持人:怎么提示呢?

  蒋文文:他会放其他的音乐,另外的音乐。

  蒋婷婷:比如说他用语言告诉你,现在是什么风,吹向你,你是什么感觉。

  蒋文文:你在哪个地方,然后你闭上眼睛,用自己的动作表现出来,慢慢给我们找到感觉了。

  主持人:你们当时想到是什么动作,能不能给我们演示一下。

  蒋文文:他的音乐很轻,感觉是微风的感觉,是这样比较流畅的感觉。

  蒋婷婷:很轻的那种风的感觉,然后音乐很快了,感觉是狂风一样的,就比较疯狂一点。

  主持人:但是在水里面人是比较局限的。

  蒋文文/蒋婷婷:比较局限的。

  主持人:但是还要表现出风的轻盈的感觉。

  蒋文文:在水上用腿的时候比较柔一点,特别是慢版是比较适合我们的,表现微风那种比较好。

  蒋婷婷:因为我们两个特点就是腿长,脚长,在水里面感觉很舒展。

  主持人:这套动作,像风中女神这样的动作以前没有排过?

  蒋文文/蒋婷婷:没有。

  主持人:有过类似的吗?

  蒋婷婷:以前都是属于比较硬一点的动作,像表现战争的,表现民族的东西多一点。

  主持人:举个例子,战争的是什么?

  蒋文文:就像军魂,军人的那种感觉。然后还有就是比较酷一点的,就是很凶的那种,野兽那种。

  蒋婷婷:再生的那种感觉。

  蒋文文:那个比较多一点。

  主持人:整个风格变化反差太大了,你们这个变化自己个人更喜欢哪种风格。

  蒋文文:我觉得比较适合我们。

  蒋婷婷:这套是很适合我们的。

  主持人:应该也对女孩子这种气质更贴合一些。

  蒋文文/蒋婷婷:对。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比赛,其实这个比赛都是裁判打分的那种,这个印象分在比赛里面很重要。

  蒋文文/蒋婷婷:很重要。

  蒋文文:在国内印象分是比较重要的一块,因为这次也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在国际大赛上亮相,除了9月份在世界杯(世界杯新闻,世界杯说吧)一次,这是第二次,裁判比较认可我们,也比较喜欢我们。

  蒋婷婷:其实我们能拿到这个奖牌也感谢在我们前面做出铺垫的很姐姐。

  主持人:你们两位师姐是不是准备退役了。

  蒋文文:本来他们全运会以后可能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们还是坚持下来,因为这个队还需要他们。

  主持人:裁判有没有私下里面跟你们交流,拍拍你们的肩膀。

  蒋婷婷:他们对我们很友好。

  蒋文文:在赛前训练的时候,裁判跟我讲他很喜欢我们这套动作,也给我们提很多的意见。

  主持人:这些裁判意见都是运动员出身是吗?

  蒋文文:各个国家的,应该也有这种运动员出身的。

  主持人:一般我看有日本,有中国。

  蒋文文:韩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意大利,泰国。

  主持人:亚运会上也有意大利的裁判?

  蒋文文:对,他有请欧洲的裁判,就是个别的欧洲裁判。

  主持人:但是这个在国际上的话,日本还是很强的。

  蒋文文:日本一直占在很强的位置上,除了俄罗斯就是他们,一直是第二。

  主持人:我们以前在国际上比赛好像没有拿到奖牌。

  蒋文文:对。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已经很有雄心,至少这次比赛完了以后。

  蒋婷婷:气势长了很多。

  主持人:刚刚我听你们的姐妹说,说我们这次拿了金牌,媒体的人都说我们表现的很好,其实我们以前也表现的很好。

  蒋文文:就是啊,可能以前没有太多人关注我们,其实每次比赛我们都是尽了全力的。

  主持人:你们自己看起来以前的动作也都是发挥的很…

  蒋文文:都不错的。

  主持人:这次日本队好像有一些小的失误是吗?

  蒋文文:对,在双人上他们托举有一点点失误。

  主持人:失误很明显吗?

  蒋文文/蒋婷婷:从专业的角度上应该是比较明显的。

  主持人:是怎么失误的?

  蒋文文:他的托举,一托一的托举,腿上一个旋转的。

  蒋婷婷:旋转的托举,完全是倒了。

  蒋文文:完全倒下去了。

  主持人:就是没有举起来。

  蒋文文/蒋婷婷:举起来了,但是下沉的时候已经倒了。

  主持人:你们在比赛当中觉得最难的动作是不是托举呢?

  蒋文文:托举上面配合比较多,其实更难的应该是同步上面。

  主持人:同步?

  蒋文文/蒋婷婷:就是要整齐。

  主持人:这个同步的问题怎么解决,是靠眼睛看吗?

  蒋文文/蒋婷婷:看听音乐,音乐的节奏。

  主持人:日本队这次好像很不服气,他们赛后说了很多,说裁判没有看到我们什么什么。

  蒋文文: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优点,我们也有,但是我觉得在发挥上面我们可能…

  蒋婷婷:更能说服裁判一点。

  主持人:但是我想日本队肯定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下一次也许他们会有更出色的表现。

  蒋婷婷:我们还是得加油。

  主持人:你们现在有没有新的准备呢?

  蒋文文:暂时还没有具体的准备,但是我们希望在3月份的世界锦标赛上…

  蒋婷婷:有更好的表现。

  主持人:在哪里举行?

  蒋文文/蒋婷婷:墨尔本。

  主持人:就是游泳跟你们是一起的。

  蒋文文:游泳、跳水和水球。

  主持人:这套在3月份的时候会有新的动作出来吗?

  蒋文文:集体上面应该会有。

  蒋婷婷:集体应该有一套是新的。

  主持人:双人呢?

  蒋文文/蒋婷婷:双人看时间。

  蒋文文:还不太确定现在。

  主持人:整个排一套动作得花多长时间?

  蒋文文:从学会到成熟起码要半年吧。

  主持人:这三个月的时间会显得有点仓促,你们现在也会马上投入训练了对吧?

  蒋文文/蒋婷婷:对。

  主持人:一天都不休息。

  蒋文文:今天休息,明天就开始。

  主持人:两位都是四川的小姑娘,都没有能够有时间回家去尝尝四川的美食。四川成都人?

  蒋文文/蒋婷婷:对,成都人。

  主持人:下一次回家得到3月份以后了。

  蒋文文:对。

  主持人:我们祝愿你们3月份的时候能够再拿到金牌回家,跟爸爸妈妈一起庆祝。

  蒋文文/蒋婷婷:谢谢!

  

(责任编辑:小丸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