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新闻晚报》:亚运之美

  截至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本届亚运会上的金牌数已经达到124枚。记住这个数字不难,但倘若一个人能背出所有夺金选手的名字,我想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她是刘鹏团长的秘书,要么他是某补脑液厂的员工。

  国歌只有一首,红旗只有一面,而中国代表团的金牌却数以百计。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提前缴械的国外媒体建议,在中国代表团下次组队参加广州亚运会前,可以考虑多推几个版本的《义勇军进行曲》,比如崔健的摇滚版,戴玉强的美声版,郎朗的钢琴独奏版,或者刘欢的学院派流行版。

  我不知道,在所有金牌的背后,究竟藏着多少感人的故事。但在时间、精力、情感和泪腺都有限的今天,即便你我心中有再多的力量,也不可能为每一块金牌泪流满面。大多数人能够做的,就是在一些受关注的项目比赛时守在电视机前,为胜利拍拍手,因失败摇摇头。

  论比赛的精彩和激烈程度,亚运会显然无法和奥运会相提并论,但在多哈,运动之美依然随处可见。举例说昨晚中国女篮与韩国队的半决赛,尽管最终77:53的巨大分差证明两支球队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但从比赛的第一声哨响,现场一刻都没宁静过。双方球迷的吆喝声,两队姑娘在场上场下的尖叫声,再加上美女隋菲菲倒地时,从看台上一群劳工模样的中国球迷口中发出的“哎呦”声,让这场比赛的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几天前的中伊足球之战。

  这些年,有人一直在鼓噪“女子运动技术男子化”,似乎只有男子化,中国女篮才有出头之日,中国女足才有绽放之时。但我真的不敢也不愿意去设想,如果隋菲菲用马里昂的方式打球,篮球在她手中还会变得如此性感。而相反的例子:女篮主帅马赫那低沉沙哑的嗓音,在一个男人身上听到,可能会让你联想起拉丁音乐天师桑塔纳,但倘若发生在一个女人身上,我不知道会产生多么恐怖的后果。

  三天前,杜伊和中国国奥队用最男人的方式,重新点燃了中国足球的希望之火;而昨夜,中国女篮的姑娘又在温柔的尖叫声中,轻松拿下了老对手韩国队。你可以说前者阳刚,后者阴柔,但带给人的感受都是陶醉。

  如此旗帜鲜明地反对女子运动技术男子化,是因为性别的本身已经注定了男女运动项目特点会有所不同。男人有男人的战斗方式,女人有女人的办事手段,最怕的就是不男不女,它比不东不西更不是东西。

  作者: □晚报记者孙文祥

(责任编辑:小弈)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