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信息时报:等待九零年代

  我们有的是理由期待九零年代。星期六的终场哨响起时,我们终于可以正儿八经地说一次:“运气不好。”想必不会引起太大争议。那一粒点球被王大雷扑出,又弹在他背上时,真正有资格称得上是“成长之痛”的东西降临了。

那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正面价值的痛。我们这些饱看中国足球的人,很多时候若不是情非得已根本不愿意再提起“中国足球”四个字。然而我总是这样天真,总想再相信一次遗传之外变异的存在。那就再等待一次吧。多年的失望自然是留下了阴影,于是我不敢再说“寄希望于国奥(国奥新闻)队”之类的,只敢说:等待九零年代,等待王大雷似的种子在九零年代生根、发芽,至于开花结果,我们这些小心翼翼的子民暂时就不去幻想了。

  如果说等待九零年代登场于男足而言是鼓励是期待,那么对于星期天的女足说出这样一句话,更多的是一种空无寄托的瞎叫唤。女足在走男足老路,这一结论是谁最先下的不知,却很快被认同。曾被我们一度嘲笑的“疯狗精神”,无可奈何地,如今又来到女足。输球并不可怕,怕的却是这种N年前已经显现出的极强实力和斗争精神。我们已经预见到了她们将在不久的未来给我们造成困扰,而我们没有无法摆脱自身困境,老老实实地走上了命运安排的失败之路。

  现在对女足说“等待九零年代”颇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听上去很象《等待戈多》那种等待。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无休止的、漫长而无边际的等待。也许戈多一会儿就来,也许根本不存在什么戈多,有的只是枯树上莫名其妙地长出几片叶子,然后在我们误以为春天就要到来时,却发现那不过是有人恶作剧地粘了几片聚苯乙烯产品。

  很难为中国的足球唱颂歌了,不论男足女足。如果真有什么令我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那就是花样游泳那只“凤凰”。中国体育凡在与芭蕾有点关联的运动项目上,诸如花样滑、花样游泳、艺术体操等等,不论技术水平如何,总是有点小家子气,对音乐的诠释也差强人意。包括申雪/赵宏博的《图兰朵》、《宋氏王朝》,什么“滑得情绪饱满”之类,实际上对音乐非常地“隔”。这次花样游泳编排的《凤凰》倒是十分大气,的确已经上了一个台阶。这也就是我喜欢大型运动会的原因所在:假如足球气死了你,生活还能在别处继续。翠红)

(责任编辑:奔跑)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