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孙晓筠:道歉就不必了吧

  汉语的精妙在于,古义与今义往往会因毫厘之差弄出些沟壑万千的差别来。比如李永波(李永波新闻,李永波说吧)昨天就闹了一个笑话———谈爱将林丹(林丹新闻,林丹说吧)失利,李永波说了句“没有全胜将军,做常胜将军就可以了”。

殊不知“常”即是“恒”,这话,反成了对林丹的苛刻要求了。

  李永波与林丹之所以会在失利之后,被笔者归入笑谈,实在是两者的言行举止落了下风,硬作出来的从容与乔装的风度可笑之处,同。全不似在同一天,输球之后的国奥队,突然将久违的“尊严”冠在了中国足球的头上,竟有了些士可杀不可辱的侠义之气。

  于是,这也就让区楚良敢于在赛后,对博哈尼作轻描淡写状;也让第9个站在点球前将皮球踢飞的赵铭,敢于面带微笑地谈论自己的未来。也因此,这让博哈尼本人的道歉显得无足轻重———至少杜伊以及中国足球,这一次令我们相信这个伊朗人将被足球,被体育抛弃,而中国足球失去的仅仅是一场比赛的结局。

  关于“耻辱”这个东西,我们很难真正弄明白大小轻重的标准与界限———“芳心大乱丹心死灰”,中国羽毛球的神雕侠侣各自被曾经击败过自己的对手击败,本身并无对错之论。只不过从赛前口出狂言到赛后缺席发布会,林丹多给了陶菲克(陶菲克新闻,陶菲克说吧)一个公开羞辱自己的机会而已。但,陶菲克可以坏笑而博哈尼开始请求原谅,以对手为参照物看自己,有时候往往更准确。

  杜伊依然不能被我们视为神,但是他至少阻止了中国足球往成为鬼的那条路上前进。仅仅从两场比赛以少打多的场面本身,从止步四强之后将帅依然露得出来的笑容本身而言,中国足球在2006年经历的全部耻辱总算有了一个稍显光明的收尾。面对羞辱能够做的,不是比对方愤怒而是比对方强大———失去一场比赛的胜利,与证明人性证明体育本身的意义相比,确实微不足道。

  所以,已经没有必要去讨论博哈尼这个人,笔者甚至不同意他被钉在所谓的历史的耻辱柱上———他终将被时间遗忘,留不下哪怕一丁点儿痕迹。浪花不光淘尽英雄,也淘尽狗熊和其他什么熊。惟一的可能是,某一天已经不再年轻的王大雷会忆起,有那么一个羞辱他的对手,顺便把自己羞辱,然后呢?然后被体育OUT了。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