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实录:林丹谢杏芳做客 期盼08同登奥运最高奖台

独家图片:林丹/谢杏芳做客华奥搜狐 深情对视

  视频:从多哈到08访谈 对手战术明确自身失误多

  视频:从多哈到08访谈 林丹-陶菲克罢赛目的不纯

  视频:从多哈到08访谈 林丹爱情与事业双丰收

  视频:从多哈到08访谈 谢杏芳用亚运为08练兵

    北京时间12月10日凌晨,多哈亚运会羽毛球比赛落下帷幕。赛后,林丹和女友谢杏芳在第一时间来到华奥-搜狐以及东方宽频合作的“从多哈到08”节目做客,以下为访谈实录。

  程笛:大家好,东方宽频,华奥星空以及搜狐的网民朋友们。

  王东: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非常高兴的在我们演播室,在林丹(林丹新闻,林丹说吧)刚刚参加完比赛请到了林丹和林丹的女友谢杏芳(谢杏芳新闻,谢杏芳说吧),也是中国女单的优秀选手。

  程笛:我们两位非常优秀的选手,谢杏芳和林丹,一直被称为羽坛的神雕侠侣请来了,大家欢迎。

  王东:我知道林丹的心情不是很好,我到你的现场去,我比你更郁闷,为什么,这场比赛在印尼的球迷喧闹中,我根本没有看到,在第二局我想进去看的时候,真想为你加油,怎么也进不去。我这个证是全场通行的,但是没有进去,我想我进去,可能你的局点就拿下来了。

  程笛:不过我觉得胜败是兵家常事。

  王东:当时的三个局点,拿下一个的话,第三局的情况就会出现根本性的转变。

  林丹:我觉得第三局的话,我的体力优势会好一些,如果第二局拿下来的话,转折点是在第三局。

  王东:过去的团体赛你都是在第三局胜利的,也是陶菲克(陶菲克新闻,陶菲克说吧)体力下降的时候。

  林丹:对,今天比较可惜的是在第二局三个赛点没有把握住。

  王东:谢杏芳是不是很紧张。

  程笛:你在场边想什么?

  谢杏芳:只是在为他加油。

  王东:我知道这个是很痛苦的一点,他怎么可能一下连扳五分呢?

  林丹:我觉得问题不在他,而是在我,在20:17的情况下,我求胜心切,很想快一点进入第三局,五分球有三分是我送给他的,这是一个心态和经验的问题。我觉得如果是第一局我先拿在手上的话,我可能20:17的话,我会很放开。但是,因为第一局是陶菲克先拿下来的时候,我第二局拿到赛点,想进入第三局,这个时候求求胜心切比较厉害,使我在处理球的时候不是很冷静。

  王东:有人说今天比赛你主动失误很多。

  林丹:对,首先是比赛的压力和金牌的压力让我比较紧,再一个就是今天陶菲克的战术很明显,他尽可能不跟我打三局,他希望在两局中结束,利用他的进攻和网前的速度给我造成一些压力,所以我觉得今天还是特别在第一局当中丢的太快,至少让他第一局没有消耗太多的体力。所以,第二局一后上来,他还是以第一局的速度打我,我还是出现了比较大的困难,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经过很大的努力,把比分从落后,到相持,到反超,最后还是出现了求胜心切的心态。

  程笛:包括这次李永波(李永波新闻,李永波说吧)说,这次是不是赛制的安排让单打出现了一些困难。

  谢杏芳:因为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前面先打团体,作为我来说我第一次参加亚运会是没有经历过先打团体再打单项的大赛,一般都是团体和单向分开。所以,对于自己来说,前面时间拖的太长了,自己体力和各方面保持不像单项赛的时候,打单项的体力会得到很好的保证。

  王东:你刚才讲到我们跟行家了解,他们认为谢杏芳打球很有特点,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有的时候一成不变,变成少了一点。昨天比赛王晨(王晨新闻,王晨说吧)就像你讲的,他把你的特点全压制住了是不是?

  谢杏芳:对,昨天的比赛完全是自己的特点发挥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我的进攻比较凶,他昨天把我的底线压的很被动,像我这样的打法打防守要取胜是很困难的。

  王东:你觉得王晨是不是有过去的原因,他每逢中国大陆选手打,他就特别兴奋,很卖力。

  谢杏芳:其实也不是,因为香港队的团体赛不像中国可以打到决赛,他们是比较早的结束了,他们有更多的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所以对于我们中国队来说,基本上要打到决赛,时间比较长,对于我们的体力和各方面的调整没有他们纳闷充分。

  程笛:还是体力方面的问题。

  王东:林丹有没有想到你的老对手陶菲克这次亚运会他是带着卫冕的任务来的,在团体赛打的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出现这种低开高走。

  林丹:我认为陶菲克在这次亚运会是他整年状态最好的时候,而且我跟他打的时候,因为在日本的时候跟他决赛,感觉他的状态有很大的恢复,尤其是亚运会之前他在家里面的训练是比较系统的。所以,这次他的状态比之前的比赛更好一些,这个应该是有很好的训练基础才能做到的。

  王东:对于你来说,团体赛打的很顺,跟李炫一的赛也是输的很冤的,然后昨天又力斩他,就是说你起始全上来了,但是会不会有轻敌呢?

  林丹:打到决赛不可能有什么轻敌或者不轻敌,因为对手很强,关键还是我前面讲的,可能对这块金牌想的太多了,我觉得运动员想的多很正常,不可能不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太正常的发挥自己的水平,特别是在前一局半,我觉得这个代价太大了,因为我用一局半发挥自己的状态,我觉得这样在冠亚军争夺中对我是很吃亏的。

  程笛:你知道吗,你有一个小的球迷,也是世界冠军,是国际象棋(国际象棋新闻,国际象棋说吧)的赵雪,他说我就支持林丹,陶菲克太狂了。

  王东:你是应该很高兴的。陶菲克总讲你有本事在大赛中单项中战胜我,这句话是翻译错误,还是真是他讲的。

  林丹:不管是怎么样,他的行为都是跟一些比赛的战术是有关系的,比如他一些比赛不参加,他是为了在很重要的比赛中迷惑你也好,或者是给你一些遐想的空间也好,让你分散经历,他在一次重要的比赛中调整好状态。

  王东:谢杏芳你对他也是不敢恭维的,他说了林丹的一些话,你也是攻击他。

  谢杏芳:他就是为自己找一些借口,他一般是大赛的时候才认真的打,运动员每一场比赛都要认真去打,你不能因为你状态不好而弃权,我状态不好的时候也想弃权,但是我不会这么做,我会比较坚持。但是他输球,或者是状态不好,他就说裁判不行,错判,给自己找很多的借口,然后自己调整好了,再过来打你。

  程笛:其实这个运动员除了技术好以外,运动精神是很重要的。

  谢杏芳:对。

  王东:林丹你是不是觉得他跟你玩儿心理战了。

  林丹:我觉得他是比较善于在这方面做文章的,我碰到很多的运动员,比如皮特盖德(盖德新闻,盖德说吧)都不会这样,包括以前的老一辈的对手都没有这样的,反而他是一个比较少于扰乱你的心态的,很多比赛他甚至报名了都不来,跟你打,一旦感觉不好,他就要弃权,你哪怕赢了他,他嘴上也是比较赢,说是单项怎么样的,但是我赢了就是赢了,不管单项还是团体,他就是在这方面做文章,分散你的精力,但是他调整好了再来打你。

  王东:但是他也是取得了很多的成绩,残联奥运会冠军,亚运会也是一样,他的球技是不可否认的。

  林丹:对。

  王东:多天谢杏芳失利了,林丹给你安慰,今天你是不是给林丹安慰呢?

  谢杏芳:对。

  林丹:我觉得现在来讲对我很正常,因为我觉得要么是赢,要么是输,都很正常,其实我也不太需要很多人来安慰我,反而会使我不舒服,输了就是输了,这是比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程笛:像你们选手经常会碰到获胜、失败,这种情况下,你们怎么调节自己的心情,用什么方法,是沉默,还是跟自己的女朋友交交心。

  林丹:如果这是影响比较大的一场球,关注你的人会很多,我会选择沉默,因为很多人问你,你会很麻,比赛已经很辛苦了,还要面对这些问题,最好的就是完成不要理会结束的东西。到此为止已经结束就结束了。

  王东:我们讲一些轻松的话题,有一个网友问二位被誉为神雕侠侣,谢杏芳怎么看这个绰号,喜欢吗?

  谢杏芳:还可以,我不太在意。

  王东:林丹怎么看?

  林丹:这个主要是一些支持者比较喜欢我们,给我们起一个比较好的绰号,我很感谢他们。但是,在一些比赛当中可能会有一些无形当中的不必要的压力。

  程笛:上我们节目很多世界冠军都谈到,说你为什么不交女朋友,为什么不交男朋友,他们会说把工作放在第一,你们是什么想法,因为你们是非常合拍的一对。

  林丹:我不知道之前来的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我觉得我是属于比较直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只要不影响自己的事业。

  程笛:会有吗,比如说有争执。

  林丹:争执也只是生活的上,不会是事业上的。

  程笛:你们两个性格谁比较狞一点,是林丹吧?

  林丹:我认为是这样。

  王东:你们都是名人,有一个问题,当然需要自己的空间,像刘翔(刘翔新闻,刘翔说吧)跟我讲根本没有自己空间,你们出去也是容易被人认出来的,你们有时间去看电影和逛街吗?

  林丹:有。

  程笛:会去吗?

  林丹:会

  程笛:会被人出来吗?

  林丹:认出来很正常的,让你签名什么的,很好。

  王东:你会觉得很烦吗?

  林丹:不会。

  王东:你们业余生活中在一起干什么呢?

  程笛:谢杏芳喜欢什么业余生活?

  谢杏芳:逛街,看电影,唱歌。

  程笛:喜欢什么歌。

  谢杏芳:没有固定的。

  王东:我曾经看到体一个照片非常美,把你的优点都表现出来了。你也有不少的粉丝,包括意大利的记者特意追到这里你看的比赛,林丹也是这样的,比如卡塔尔公司中国空姐也非常喜欢他,甚至认为很可惜,他已经被谢杏芳抢走了,如果有人赞美谢杏芳你会感觉开心,还是有醋意。

  林丹:我还是开心,没有必要有醋意,因为谢杏芳已经是我女朋友了,因为喜欢他也是从羽毛球开始的,说明谢杏芳有支持他的人,当你在一个事业要成功的话,确实要有很多的支持者。我觉得在这里陶菲克应该感觉很幸运,他确实有很多的印尼的球迷支持他,每一场比赛都有很多人。

  王东:你认为今天比赛中喧嚣的吵闹声会不会影响你。

  林丹:让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很难有冷静的空间想下一个球怎么打,总是跟着他的节奏,很吵闹的进行下去了。

  王东:我完全在听,吵,我算现在是多少分,因为印尼的叫声和中国人的叫声是不一样的,很夸张。回到刚才的话题,谢杏芳现在林丹有很多的女球迷追捧他,你怎么看?

  谢杏芳:我很开心的,这样也证明他很优秀。

  程笛:两个人都很默契。

  王东:都有一种安全感在里面。

  程笛:你们好了多久了,几年了呢?

  谢杏芳:两年。

  王东:羽毛球队中好像尽出爱侣。

  程笛:教练对这个怎么看?

  林丹: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一些,这是国家体制的问题,觉得多少有影响。

  王东:假设你今年球打的不好,你跌到前十名之外,谢杏芳也受到你的影响,你觉得他们会支持你吗?

  林丹:到今天为止他不允许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好了两年,如果刚开始我们年龄很小的时候,他可以以队里面规章制度的形式中止,或者告诉我们影响到我们的事业了,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能说成绩一差就是恋爱的关系,男女的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多少年来中国体制就是这样,不允许谈恋爱,国外很多的运动员,不但是本身的事业很好,而且他们有些人还工作,照样会把事情处理的非常好,别人能很好,为什么我们不能很好。

  程笛:就是良性的,还是很值得推崇的。

  王东:你这种张扬个性我很喜欢,很直率,是不是从小养生的。

  林丹:应该是性格,我不喜欢拐弯抹角,这样的话人跟人相处起来不够真诚。

  王东:累。

  林丹:你会很累,你的朋友也会很累,他也不愿意跟你交心,时间长了,他觉得你有隐瞒的话,他不会跟你交心。

  王东:你最喜欢他的什么?

  谢杏芳:比较有性格。

  程笛:比较直。

  谢杏芳:对。

  程笛:比较真。08年奥运会马上到了,还有一年半,你们有什么计划。

  谢杏芳:尤其是谢杏芳,你跟张宁(张宁新闻,张宁说吧)是被教练锁定参加08奥运会的,而且你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对你来说真是机不可失。

  谢杏芳:这次的亚运会也是准备08年奥运会的一次机会和锻炼,因为大型的综合性运动会自己还是没有参加过,这次来也是感染一下这个气氛,为08您做好铺垫。然后在技术上和球路上,就像李指导说的可能还有很多不够完善,回去还是要完善一些自己的技术。

  程笛:林丹呢?

  林丹:其实我的目标还是希望08年在自己家门口拿到男单的金牌,就像谢杏芳讲的,这次亚运会大家都希望拿到多的金牌,其实再多的金牌也是为了08年的基础,这个更像是奥运会比赛的规模。我觉得虽然是拿到银牌,但是我觉得还是感受到了08年可能要感受到的一些气氛。

  王东:你04年在雅典参加的比赛,但是没有打好,这次又是一个很好的一课,这是不是都是经验的积累,更容易让你在08年有更好的突破?

  林丹:肯定是,因为我的对手陶菲克也不是一出来就拿冠军的,他也是好几届的世锦赛,2000年大家觉得他能拿,他也输了,都是在压力当中成长,慢慢成熟。

  王东:还有2010年的亚运会,在你家门口举行,二位会坚持到2010年吗?

  谢杏芳:我很难说。

  王东:你现在才二十六七。

  谢杏芳:我觉得尽力吧,要是你有这样的能力,或者到那个时候你还有这样的技术水平,我觉得该是可以参加的。就要看当时自己的状态,还有各方面的因素。

  王东:林丹呢?因为08年的奥运,我们当然渴望你拿到,亚运会这次是和金牌失之交臂,是不是四年以后再冲击一把。

  林丹:我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到08年奥运会,我不希望做太长远的计划,因为这个我对不台式机,觉得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到08之前还有一年的积分赛要打,如果没有打好就没有08年的参赛资格,这个很中国。

  程笛:我们预祝他们在08年如愿以偿。

  王东:能够同时登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

  谢杏芳:谢谢!

  林丹:谢谢!

  

(责任编辑:斯汤达)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