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多哈走笔:亚运瘦身、多样性与自助餐

    新华社多哈12月9日体育专电

    新华社记者周之江

    亚运会要瘦身?没错。

亚奥理事会主席法赫德亲王近日透露,明年冬天,亚奥理事会将讨论“事关亚运会未来发展”的事项,设法限制亚运会的规模。据说方案之一是取消部分非奥运项目,或将其移到亚洲室内运动会上。

    以失去多样性作为代价,换来一个较为苗条的亚运会,也许会得不偿失。

    不知道这样的比方是不是合适:多哈亚运会开幕以来,新闻中心的自助餐广受好评,除了免费,还因为提供了足够多样化的品种,充分照顾到来自亚洲各地记者的口味。

    组委会要想省心省事,有的是办法,比如只提供老少咸宜的汉堡包、三明治、盒饭、瓶装水乃至可乐就行。起码,东道主不用雇佣3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厨师。

    多样化的代价是花钱费劲外,还得在保留地方风味的前提下考虑食品的普适性。至少在记者看来,很多外观可疑的食品,只有少量特定人群偶尔光顾,在经济学上,似乎不太合算。

    但,多样化的选择也可能带来这样的结果--某个习惯于米饭的中国记者,偶尔尝试阿拉伯式的大饼,觉得味道不错,没准从此之后,他就会喜欢上这种食品。

    事实上,中国人餐桌上的胡椒、番茄、胡萝卜、西瓜乃至玉米,都是从异域传入的舶来品。不能否认,这些东西确实是大大丰富了中国人民的“菜篮子”。

    回到亚运会的话题上。一些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项目如藤球、卡巴迪、板球,又或是那些普及程度不低却被奥运会拒之门外的项目--武术、健美、台球、保龄球、国际象棋、高尔夫球、壁球、橄榄球,它们是自助餐厅里不登大雅之堂却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小吃。在亚运会上给它们留一席之地,在更深的层面上,是对文化多样性的尊重和爱护。

    廖炳惠先生在《吃的后现代》一书中说,在全球化背景下,近两三百年来全球人口的大量流动,不同的食谱频繁而且复杂地彼此交换融会,“后现代的饮食文明可说是多彩多姿。”

    很多广受欢迎的现代运动项目在起源之初,也都只在很小的范围内流行。比如篮球,就是美国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市的一个体育教师发明的。在1891年,除了他的学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如何把一个球扔到高高挂起的筐子里。

    小吃不见得就不能进入国宴的菜单里,前提是,得允许它存在和发展。(完)

  此稿为新华社体育专线专供搜狐稿件,严禁其他网站转载。

(责任编辑:严国平)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