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金亨七灵堂寄哀思 多哈立碑忆英雄朴泰恒献金牌

  金亨七坠马身亡后续报道

  灵堂寄哀思

  首尔、多哈各设灵堂,金夫人悲伤过度留首尔悼念亡夫,晶报记者在多哈参与悼念活动

  韩国奥委会当地时间7日晚9时在多哈亚运村为当日在马术比赛中意外身亡的韩国运动员金亨七设了临时灵堂,开始接受各方吊唁。

死者的家属、金亨七的弟弟金载七已于8日抵达多哈,处理善后事宜。金亨七的夫人因为悲伤过度,不得不取消多哈之行。她与金亨七的母亲等家人在韩国体育协会设于首尔的灵堂中悼念逝者。

  无限悲伤,挤满小小的灵堂

  多哈当地时间8日13时,晶报记者来到了设于亚运村国际区的金亨七先生灵堂,向金先生的遗像鞠躬、献花、点香,为金先生的家属奉上捐款,并在吊唁簿上留言:“谨祝金亨七先生安息,愿金先生的亲友节哀。”

  韩游泳名将献金牌

  为祭奠金亨七先生,韩国代表团在亚运村国际区设立了一个临时灵堂。灵堂布置得朴素、庄重。金先生的遗像被安放在一个白色帐篷里,遗像四周缀满了白花。遗像的正前方摆放着韩国游泳三枚金牌得主朴泰恒为其献出的一枚金牌。朴泰恒悲伤地说:“这是一个真正的悲剧,我们真的感到很悲切。”

  灵堂右侧摆放着韩国奥委会、韩国代表团献上的花圈。在场的韩国代表团官员告诉记者,韩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金正吉、韩国代表团团长郑贤淑、多哈亚运村村长胡拉法、刚刚抵达多哈的金亨七的弟弟,已经先后前来灵堂祭奠金亨七。韩国代表团总部工作人员、卡塔尔国家奥委会工作人员、韩国马术协会有关负责人、韩国运动员及各代表团运动员、媒体记者,先后加入了悼念的行列。金夫人悲伤过度无法登机

  在灵堂入口处设有捐款箱与吊唁簿。晶报记者在吊唁簿上留言,并在信封中放入若干捐款,投进专为金亨七家属设置的捐款箱。

  走到金亨七先生灵前,记者向遗像三鞠躬,在香案上奉上三枝香,再次三鞠躬退出。在记者的身后,有大批韩国侨民代表、韩国记者及运动员正在排队,依次默默抵达金亨七的灵前,先后寄上对金亨七的无尽哀思。

  负责灵堂秩序的一位韩国代表团官员告诉记者,“金亨七的夫人苏圆美女士因为悲伤过度,身体情况极为虚弱,无法登上飞来多哈的航班。她留在了首尔,在那里的灵堂悼念金亨七先生。”

  马失前蹄,一个意外

  当地时间昨天上午,多哈组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就“金亨七事件”发表马术赛场的报告。报告指出,这起意外发生的时候并没有下雨,栏杆只有1.08米,纯属一起意外事故,原因在于赛马起跳时离障碍物太近。

  在意外发生之后,由俄罗斯、澳大利亚、法国和新西兰等国马术场地专家组成的特别调查小组对现场设施等情况进行了仔细检查。调查组认为,第8个栏高度为1.08米,一个直行的障碍,在硬化的土地上建造,专家认为它是所有栏中高度最低、最没有危险性、最容易跨越的一个栏。调查组认为,47岁的金亨七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将,参加过奥运会和亚运会,本不应出现这种问题。

  调查组的专家认为,事发当时天气状况稳定,并没有继续下雨。比赛开始之前,多位技术专家检查过所有设施,认定可以比赛。专家指出,事故的主要原因在于金亨七的赛马在接触到第八栏的障碍之前,在起跳时离障碍物太近,造成马失前蹄。马匹撞到栏上勉强跨过栏杆之后摔倒在地,所有重量都压在障碍物的另一边,也就是金亨七的身上,这是酿成惨剧的根本原因。随后,在场的医疗专家竭尽所能进行抢救,可惜无力回天。

  调查组认为,这只是个意外,与天气、场地等并无直接关系,任何人都不应为此受到指责。

  金亨七遗体将被运回韩国

  据来自韩国媒体的消息,金亨七的遗体将被运回韩国。

  《朝鲜日报》的报道称,金亨七的弟弟金载七已经抵达多哈,同有关方面商讨善后事宜。金亨七的遗体将被运回韩国。

  亚运会组委会已经决定承担运送遗体所需的一切费用。卡塔尔马术代表队队长、开幕式上骑马爬上高台点燃圣火的阿尔塔尼王子会亲自将运送遗体的队伍送至多哈机场。此外,有关方面还将在多哈机场举行隆重的仪式,送别金亨七的遗体。

  此外,多哈亚组委决定,参加马术项目颁奖仪式的选手,将放弃以往的骑马绕场庆祝活动,所有的庆祝活动都只能在颁奖仪式以外的时间进行。在颁奖仪式上,获奖选手将身着黑衣佩戴黑纱登台领奖。多哈时间8日20时(北京时间9日1时),组委会将在亚运村为金亨七举行正式的悼念仪式。

  多哈立碑忆英雄

  为了纪念金亨七,多哈亚运会组委会决定将在阿斯拜尔综合馆区域为他设立纪念碑。卡塔尔王室成员、卡塔尔马术队队长阿尔塔尼王子已经指示要为金亨七设立一座纪念碑。组委会高级官员艾哈迈德说:“我们将为这名特别的骑手建立纪念碑,表达我们对他的悼念。”

  据悉,金亨七的家人大约能得到6万美元左右的保险赔偿。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体育代表团本次出征亚运会前集体购买了人身伤害保险和旅游保险,这两种险种的保险金额均为3万美元。有消息说,韩国奥委会方面正在考虑给予家属另外的补偿。据新华社

  人之常情

  对待金亨七的悲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方式。不过,表示哀悼应该是大多数人的本能。点开各大门户网站的追悼专题,都能看到网友们对于此事的深切哀悼。

  金亨七是一个平常人,有着平常心。比赛前他告诉妻子,这将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告别赛。他告诉女儿,爸爸这次一定要拿冠军,然后让全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因为在2002年的釜山与金牌擦肩而过,金亨七对他的家人深感愧疚。

  所以,我们感伤金亨七,其实也是在感伤每一段平凡的人生。生活的压力促使47岁的金亨七加油前行,直到最后一刻。因此,虽然我们与金亨七素不相识,但并不妨碍我们来表达哀悼,此乃人之常情。

  不过听国内同事转述,少数中国教练员与运动员在接受采访时,对此事表示出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冷漠,连句表示哀悼的话都不舍得说。昨天中午,记者在金亨七灵堂前停留,看到一位家喻户晓的中国体育明星,风一般地从灵堂前跑过。他的教练提着小包紧随其后,全然不顾边上那群哀伤的人。他们没有想到停下哪怕是1分钟,来向这位逝者表示哀悼。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向这位大明星投去了鄙夷的眼光。

(责任编辑:海盗)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