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直击金亨七吊唁灵堂 照片前摆放多哈亚运会金牌

  荆楚网消息(楚天都市报)(记者苏争12月8日发自多哈)今天的多哈仍是阴天,阳光偶尔从云层中透出也转瞬即逝。

  47岁的韩国马术运动员金亨七在昨天比赛中意外身亡的不幸消息笼罩在多哈所有的人心头,他是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历史上第一位在赛场遇难的运动员。

这场悲剧必将成为多哈乃至亚运会永远的伤痛。

  “送一送”金亨七先生的愿望,让记者在中午时分登上了开往亚运村的大巴车。今天并非媒体开放日,亚运村并不开放,而记者对不幸事件的一缕哀伤,却无法挥去。因为在那里,韩国奥委会为意外身亡的金亨七设了临时灵堂;因为在那里,有金亨七先生的队友和朋友。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走进灵堂

  在金亨七来多哈前,70多岁的老母拉着他说:“儿啊,你千万不要去啊!”不料一语成谶

  在亚运村大门口,记者来到换证处。如果没有预约,一般是不给换证的。而没有这里的证件,就无法进入亚运村。“我想探望一下韩国代表团,可以吗?”记者试探。“非常报歉,不能进入。但韩国代表团已在这里设了灵堂,你可以去那里。”说完,他挥手让记者进去。

  穿过曲折的回廊,刚推开连接亚运村国际区天井的玻璃门,一股檀香夹在湿冷的空气中扑鼻而来。顺着这缕香味看去,在国际区巨大的天井一侧,一顶白色的帐篷静静地坐落在那里。这就是金亨七的灵堂了。

  帐篷不大,一边摆着两盆绿色植物,一边摆着用白菊花、白色康乃馨和绿色植物扎成的花束。外边,两侧各坐着三位身穿韩国代表团服装的官员。

  灵堂的正中,白菊花环抱着的金亨七的彩色照片。照片前,不知是谁献上了一枚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的金牌。韩国媒体报道说,在金亨七出发来多哈之前,他70多岁的老母拉着他说:“儿啊,你千万不要去啊!”但参加了四届亚运会,最多只拿过银牌的金亨七不甘心,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一定拿块金牌回来。”

  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也许是哪位金牌选手,以此来告慰金亨七先生的在天之灵吧。

  送别骑手

  记者在留言本上留言:愿金亨七先生安息,中国湖北《楚天都市报》

  记者放下背包,走进灵堂,向金亨七先生的遗像三鞠躬。守灵的韩国代表团官员一齐站起身,其中一位将一支白玫瑰递过来。记者走上前,将白玫瑰放在金亨七先生的遗像前。回身时,六名韩国官员对记者深鞠一躬。

  一位官员推过一个留言本。

  “愿金亨七先生安息。中国湖北,《楚天都市报》”。写下这行字句,记者轻声询问这位官员,金亨七的家属是否已到多哈。“金亨七的弟弟金载七已经到了多哈,”官员说,“但他的妻子因为太过伤心,不太适合长途旅行,因此没有来。”

  这位官员透露,韩国方面将会给金亨七家最高6万美元的抚恤金。

  此时已是中午一点多钟,各国人士纷纷来到临时灵堂进行吊唁,不少人还往捐款箱中投入用信封装好的钞票。韩国官员说,这是捐给金亨七家属的。

  记者也拿过一只信封,将100里亚尔(约合220元人民币)放入其中,代表《楚天都市报》投入捐款箱。几位韩国官员再次鞠躬致意。

  深切怀念

  亚运会后,多哈人将会建造一座纪念碑,以纪念金亨七这位杰出的骑手

  离开灵堂所在的天井,转过一幢楼,面前顿时热闹了起来,这里是运动员休闲俱乐部。

  一位正在网上浏览有关金亨七消息的韩国运动员说,自己今天刚到多哈,对金先生的意外,感到非常痛心。“但是我想,比赛还得继续,只有比出最好的成绩,为韩国队拿到金牌,才是对金先生最好的纪念。”

  多哈不会忘记金亨七先生,亚运会新闻发言人阿尔-库拉菲今天说,亚运结束后,多哈人将会建造一座纪念碑,以纪念金亨七这位杰出的骑手。

  亚运组委会今日宣布了金亨七死亡事故的调查情况,马术比赛技术代表格里菲思说,事故的发生与场地和天气没有关系,而是属于意外。“任何运动都有风险,马术比赛也不例外。”格里菲思说。

  “当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在背后默默地把你相送。我会采一怀绚烂的金达莱,撒落在你的离别路上,希望在这条路上,你能一路走好。”朝鲜诗人金素月的送别诗,此处吟咏,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