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陈晨曦:黑色班达堡 在天国载着主人继续奔跑吧

  载着金亨七驰骋赛场风光无限的黑色班达堡,却成为杀害主人的凶手。没过多久,这匹腿部骨折的栗色赛马按国际惯例被“人道毁灭”。

  在多哈滂沱的大雨中,第八个障碍物前的水洼或许是骑师与赛马双双殒命赛马场的元凶,但答案我们已无从知晓。

悲剧发生后,立刻有人在为雨天比赛和赛程紧密开脱——“组委会无责”,但没有人会为一匹无法继续奔跑的赛马辩解。黑色班达堡只有等待死亡的到来,而这是一匹赛马最后的尊严。

  一场意外,两个生命逝去,在这场事关生命的问责中,同样拷问的,还有人对于生命的态度。去年的十运会赛场,荒唐而史无前例的12公里速度赛马,19匹马参赛,1匹死亡,11匹重伤。一匹匹断腿的赛马倒在终点,眼里痛苦地含着泪水,默默等待着接踵而来的死亡。赛马场上,马误伤主人是“意外”,人杀死坐骑是“惯例”。

  将“人之祸”推向“马之过”,人们不必经受良心的谴责,而赛马仍会忠诚地为主人效命。一场比赛,对于人而言是成或败;对于马来说却是生或死!

  赛马场的规则大抵如此。

  此时,黑色班达堡正载着它的主人金亨七,在天国的马场纵情奔跑,面对第八个障碍,做出精彩地一跳。

(责任编辑:温静)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