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综合性大赛愤青综合症引争议 何振梁不解让金说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

  其实这是个老话题,每到大赛,总有些人会跳出来围绕“中国队金牌太多”进行大讨论,此行为被戏称为“综合性大赛愤青综合症”。时逢多哈亚运会,这种声音又不绝于耳,我们且听各方反应如何。

  何振梁:我们也是白手起家

  本报特派记者 邓凯 王继飞发自多哈

  多哈亚运会网球场边,记者邂逅了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何振梁,并将中国队在亚运会上大包大揽金牌,是否应该考虑其他代表团的感受,适当让一些金牌出来的问题抛给了何老。

  “首先,你们这种想法就是不对的。”何振梁先生听到记者的问题哑然失笑,“什么叫中国拿了太多的金牌,是不是应该考虑给其他代表团机会?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何老给记者细数历史:“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的体育事业也是一穷二白,也是白手起家。从洛杉矶奥运会的第一块奥运金牌,历经20年的努力,金牌数终于在雅典奥运会上超过俄罗斯。”何振梁说:“中国当时刚刚参加奥运会的时候,美国和前苏联多强,我们中国还不是一步一步地,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走到现在,成为亚洲体育强国。”

  何老接着说:“体育比赛不是让来让去,不能因为现在中国体育强了,就看不起其他人,说什么让出一点金牌给他们。体育比赛的精神在于参与,任何人都能够参与到比赛当中。”何老举了在奥运会游泳比赛那个著名的非洲运动员的例子,“你能够嘲笑他吗?他演绎的才是真正的体育精神。”

  何老最后说:“体育并不是比身强力壮,不论身材高矮、胖瘦,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找到适合的项目,都能够参与其中,这才是体育的魅力所在。”

  四川名将:中国体育强不好吗

  张容伟和曾秀君都是四川体育的骄傲,张容伟作为国家田径队教练多次参加亚运会,曾秀君在釜山亚运会拿过女子4×100米接力冠军。

  对于“中国队不如派业余选手参赛”的观点,张容伟不敢苟同,“我以前参加了几届亚运会,据我所知,各代表团都是派最强选手参赛,大家都是奔金牌去的。或许看一些中国的优势项目比赛,有观众觉得没意思,但我们也有一个进步的过程。在前几届亚运会,我们大多数都是弱势项目啊!我们也是慢慢从日本、韩国手里把金牌抢过来的,看中国队拿不到金牌难道就有意思?”张容伟补充说:“尽管有个别代表团派的是业余选手,但他们中很多都有专业水准,有些是在职业俱乐部、有些是在体育学院训练。”

  四川短跑名将曾秀君现在是西南交大的体育教师,她回忆说,在釜山亚运会上拿到金牌,当时非常兴奋,因为参加亚运会本身就是对运动能力的肯定。曾秀君说:“不能说中国队强,比赛就是大欺小,个别项目中国队也很弱,以前我们还被叫做东亚病夫呢,中国体育强大了不是好事吗?”

  本报记者 王智

  金牌拿太多别人怎么玩

  新华社记者 杨明

  多哈亚运会比赛头一天,中国队就全线告捷,三下五除二地“划拉”进全天20枚金牌中的16块,几乎打了场“歼灭战”。大把的金牌最后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本届亚运会演变成全运会,多哈变成中国人的表演舞台后,在亚洲,我们还需要再证明什么吗?

  不,我们已经无需再证明什么。大多数的亚运金牌已经对我们没有吸引力,我们的胃口是奥运金牌。1986年汉城(首尔)亚运会上,中、韩激战,以最后一枚金牌定胜负的时代早成历史;亚洲体育中、韩、日三足鼎立的格局也成老皇历。中国在亚洲体坛巨无霸的地位,甚至早已超出美国在世界体坛上的统治程度。中国在亚洲体坛上的优势在本届亚运上有可能继续拉大,多数国民认为中国运动员这次获得的金牌数量会刷新历史。

  中国在本届亚运会上全力以赴出击无可厚非,因为,我们是为两年后的北京奥运会积蓄力量。但是,2010年的亚运会将在中国广州举办,按照常例,东道主选手借着“天时、地利、人和”往往会超常“发飙”。这样一来,在广州亚运会上,中国选手可能会更加登峰造极,一枝独秀的态势恐怕愈演愈烈。若是亚运会上一半金牌都被中国选手赢走,其他代表团的业余选手还怎么跟你一起玩?长此以往,这种现象对亚洲体育的发展和平衡恐怕会有负面影响。

  目前,日本、韩国等昔日亚洲体育强国,对待亚运和奥运的态度已经大不相同。世界棒球强国日本队这次派到多哈的是清一色业余选手,对于日本来说,在亚洲棒坛上逞强已经毫无意义。大家清楚,亚洲其他代表团的选手,多数都是业余背景,既然如此,中国是否今后也能派遣纯业余选手参加亚运会呢?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效果很好。这样既可以促进业余选手成绩,也可以使亚运选手们水平接近,竞争起来既激烈,又公平。

  无需证明≠无需投入

  本报记者 许绍连

  新华社著名记者杨明12月2日结合中国选手在亚运会不可阻挡的夺金势头,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在亚洲体坛,我们已经无需证明什么,未来只要派出业余选手参加亚运会也许就已经足够了。杨先生还以日本棒球队派出业余选手参赛为例,证明这也许确实应该就是中国代表团未来的组队方向。抛开杨先生这种观点是否具有现实操作性不论,仅就其“在亚洲我们已经无需证明什么”的观点,我觉得便大有商榷的必要。

  本届亚运会中国金牌榜更新速度之快,确实已经让很多人都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了。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就应该有意识、有目的地放弃,进而换来亚洲体育的“共同繁荣”呢?这让我想起身边的一个例子:前段时间有位同城媒体的记者对我说:你们成都商报走得太快了,应该停下来等一等。怪了,自己在竞争中落后,想的不是如何迎头赶上,而是让领先者停下来,这是哪门子道理?!虽然杨明先生的初衷并不相同,但在实际上,却同样是在为“弱者”寻求理由与借口。而且,如果顺着他的逻辑继续推下去,美国人早就应该考虑在奥运会上如何退一退、让一让的问题了。但是,很显然,美国人不仅过去没有这么做,而且将来也同样不会这么做。竞技体育从严格意义来说,从来都是“恃强凌弱”的。更何况,中国体育要是“见好就收”的话,那么乒乓球项目我们是不是也同样可以不玩了呢?

  关于派业余选手参加亚运会的动议,从表面上看是“降低”了对亚洲体育的“负面影响”并增加了比赛的“激烈程度”,但实际上,那只能是一种消极的、低级别的“激烈”,根本就激发不了人们关注与观赏的兴趣,最终的结果不是“救了”亚运会,反而是“害了”亚运会。至于失去了亚运会这个“中考”的磨炼,会给我们的奥运会参赛选手带来怎样的影响与损失,相信也是更多人感兴趣的话题。如果再加上派遣业余选手可能也是对亚运会、对竞争对手不够尊重的问题,杨明先生关于派遣业余选手参加亚运会的建议是如何的不切实际,也就不言而喻了。

  顺便说一句,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我们虽然已经开始选派业余选手参赛,但是其中拥有大学生和专业运动员双重身份的“特殊学生”依然比比皆是。所以,大运会的成功,同样不能作为中国应该选派业余选手参加亚运会的依据。亚运会既然代表着亚洲体育的最高水平,那么中国选手便理所当然地在这样一个四年一度的比赛中将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示出来,无需证明绝不等于无需投入。否则,这倒恰恰是对体育精神的一种亵渎。

  社会学家:金牌“质量”比数量重要

  “中国拿了金牌大家都很高兴,但并不是金牌越多就越高兴,我们也很看重金牌真正的含金量。”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胡光伟告诉记者。他认为,金牌的“质量”比数量更值得关注。

  中国队在亚运会上狂揽金牌,是否会让中国观众产生“金牌疲劳”?胡光伟认为,不存在所谓的“金牌疲劳”,“中国竞技体育在亚洲很强,拿了金牌不奇怪,拿不了金牌才奇怪。现在大家对亚运会金牌没以前那么重视,不是因为金牌拿得多,而是因为对手不那么强大。”

  胡光伟认为,金牌的“质量”比数量更值得关注。他了解到,一些代表团派业余选手来参加亚运会,“跟这些选手比赛,最后拿到的金牌成色就不太足。我们是在亚运会上练兵,而不是在瘦子里面充胖子。”

  胡光伟还认为,作为一个体育强国,金牌只证明竞技体育一方面。而全民的身体素质也是衡量一个体育强国的重要标准。“金牌不能代表一个国家全部的体育实力,看一个国家体育是否强大,也要看全民健身这些指标。”

  本报记者 杜娟

  日本:对中国夺金无所谓

  本报特派记者 邓凯 王继飞发自多哈

  在金牌榜上,中日韩三国牢牢占据了前三,那么日本人是怎么看待中国军团的金牌问题呢?在国际象棋赛场,记者碰到一位会说中文的日本女记者尤子。

  尤子在听懂记者的问题后,先是很诧异地看了看记者,随后说:“我无所谓,这没有什么。”记者怕尤子没有正确理解问题,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尤子想了想说:“我不是专门的体育记者,我问问我同事。”尤子于是跟身边的一位男记者交流一番之后,转过头来说:“他也是一样的,觉得没有什么,中国拿再多也无所谓。”

  印尼:反正只看羽毛球

  本报特派记者 邓凯 王继飞发自多哈

  一直对中国队嘘声不断的印度尼西亚球迷穆哈专程赶来为印尼羽毛球助威,但却被中国队灭了。穆哈并不认为中国队很强大,“羽毛球项目上,我倒觉得我们处于一个档次,谁输谁赢都正常。”对于中国队已拿了好几十枚金牌,穆哈也不觉得有什么,“亚运会嘛,中国队哪届不拿个一百多枚?都是在竞争,有能力的就得牌嘛。”不过穆哈倒觉得亚运会项目实在太多了,“反正我只关心羽毛球,其他的无所谓。幸好有中国队,不然羽毛球也没看头了,只有竞争才有吸引力。”

(责任编辑:严国平)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