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实录:亚运会女子竞走冠军刘虹做客多哈到08

  王东:大家好,非常高兴又能够在网上跟您见面,现在我们是东方宽频、华奥星空和搜狐向大家进行直播,我们今天在明星访谈请 到的嘉宾是刚刚在女子20公里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的竞走获得金牌的刘虹和他的教练。

非常感谢二位来到我们节目中。

  教练:大家好!

  刘虹:大家好。

  王东:刘虹好像很腼腆,今天的比赛的场景恐怕不一定对每个运动员都很理想,有阴天也出现了下雨,不知道这个雨天对你的发挥是不是有影响?

  刘虹:有一定的影响,我也是第一次下这么大的雨参加比赛,之前有一点伤,下雨会影响场上发挥,准备活动做的也不是很开。

  程迪:通常雨天跟晴天对于你们竞走选手来讲,哪种天气喜欢一点,因为一般人觉得晴天太阳很大,会不会体力消耗更大一些呢?

  刘虹:对。

  王东:

  王东:今天的雨天你觉得好不好。

  教练:今天的雨天对运动员出成绩是比较有出的,气温比较凉爽,但是今天这个雨比较大,反过来对运动员出成绩反而不利。

  王东:怎么回事,你们以来,多哈一天的雨水都让你们赶上了,而且正好是在你们比赛的节骨眼上。

  教练:是。

  王东:但是从刘虹的发挥来说,从刘虹的成绩和他以往最好的成绩比,有什么差距?

  教练:刘虹最好的成绩是1小时28分26秒,今天是1小时32分19秒,这个成绩优差距,但是今天这个天气,这个气侯对出成绩的确不利,当时来的时候也有一个要求,就是拿金牌,不要成绩。但是从总局的领导和中心领导也要求我们在拿冠军的同时尽量走出一个好成绩。

  王东:其实你的队友何丹也不错,也拿到一块牌。

  刘虹:他之前有伤,练的也不是很系统。

  王东:赛前你们两个被大家认为是中国队很有实力的,不是双保险,也是大家可以互相激励对方的。

  刘虹:对。

  教练:何丹一个是训练不是很系统,再一个是伤病,她来了多哈以后,一直在李毅鲲医生那治疗,治疗的效果很好,但是这个伤有点老损性的,需要再治疗,也影响他的发挥,也导致了他的训练不是很系统。

  程迪:竞走在亚运会来说,在亚洲来说是比较冷的项目,参加的队员不是很多,是不是对他们来说在夺冠的道路上减轻一点跟别人竞争的负担呢?

  刘虹:有主课次课。

  程迪:主课是什么,就是走?

  刘虹:就是走。

  程迪:次课呢?

  刘虹:就是调整,做身体素质。

  程迪:你走破过多少双鞋?

  刘虹:无法计算了。

  程迪:我想肯定是费鞋的。

  王东:而且不是破一双两双的,可能是一个星期就破一双。

  刘虹:比赛有比赛鞋,训练有训练鞋。

  程迪:你觉得竞走对女孩子有好处吗?给我们介绍一下。

  刘虹:也有好处,也有不好。

  程迪:因为我看你身材挺好的,瘦瘦长长的,竞走是不是可以保持身材?

  刘虹:对,瘦腰。

  程迪:瘦腿吗?

  刘虹:也瘦。

  程迪:它是什么样的技巧的要求,是脚跟先落地还是什么?

  教练:竞走一定是脚跟着地,如果脚尖着地的话,一定是曲腿的,再一个就是那一瞬间双腿不能弯曲。

  王东:我记得国家的队员经常被判违规,这是国际裁判对我们的问题,还是我们的训练真有问题?

  教练:我觉得我们竞走技术一个是幅度太小,有这方面的原因,这是多年形成的,从基层一步步到国家队,这个国家中已经形成这个技术,很难再改。但是我们现在这对方面很重视,逐渐在完善这个技术。

  王东:当时我们有很多的辉煌,像徐永久,关平等很多的运动员,我们女运动员是很有这个实力的,但是很难实现这个瓶颈的突破。江西是很出竞走人才的地方,像辽宁一样。

  教练:很早以前也出了一个教练,叫江少红,他是水平很高的。

  王东:你觉得在这方面是不是群众基础有待改善呢?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程迪:因为在平常生活当中,人民喜欢的乒乓球比较多,或者是其他的项目比较多,对竞走可能了解不多,就是这个基础比较薄弱一点,你觉得是不是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做一点什么工作,在中国?推广还是怎么样?

  刘虹:对,应该多推广一下。

  王东:刘虹我相信你的同学,或者你在小学里面的同学,很少参加竞走训练的,直到被教练看中。

  刘虹:对。

  程迪:你怎么是参加竞走的。

  刘虹:刚开始在学校里面,我哥练竞走,我就练了。

  程迪:就是哥哥对你有影响?

  刘虹:对。

  程迪:刚开始对竞走了解吗?

  刘虹:开始不了解,练跑,后来教练教竞走。

  王东:开始是练跑的,跑多少?

  刘虹:3000。

  王东:江西的孩子所谓苗子特别好,是不是特别能吃苦?

  教练:竞走这个项目不能吃苦,你练不了,这个项目本身是吃大苦,耐大劳的项目。

  程迪:你们挑什么样的孩子,觉得适合练竞走的。

  教练:我们原来主要是外在的,没有内在的,没有什么技能检测。但是现在选材已经是比较科学了,但是还是要看他外体的形态,自然动作,包括整体动作协调不协调,灵活不灵活,再看他的心肺功能,我们都要进一步的检查。

  王东:刘虹这次参加的项目是长距离,是20公里竞走,竞走还有10公里的,今天是比20公里,你平时训练肯定是超过20公里的。

  刘虹:对。

  王东:一天是多少量呢?以公里计算的话?

  刘虹:30多公里吧,一堂课走过30,再加上早上的,一天应该是40公里吧。

  程迪:量是非常大的,怪不得这么苗条。

  王东:只有在训练中有这种超负荷的训练,才能在比赛中驾轻就熟。对女孩子来讲练竞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除了吃苦之外,最大的心理障碍是什么?

  教练:女孩子是天生比较骄气的,遇到困难就会打退堂鼓,这个时候就要教练不断的鼓励,也包括培养和提高。

  王东:肖指导,你带运动员,比如劳逸结合的时候,你是怎么鼓励他们放松呢?是鼓励他们看书呢?还是看看电影?

  教练:看电影很少,偶尔就是坐下来业余生活,打打牌,放松嘛,不要天天想着训练课。再一个就是带大家去旅游,比如在北京去逛一逛,爬山啊,到长城转一转,秋天的时候也带他们去踩摘,主要是精神方面的放松。

  王东:有没有私人的空间呢?

  教练:私人的空间很少,我们主要是跟队员在一起,没有私人的时间。

  王东:这个也是很单一的。

  教练:我们想队员也是常年脱离父母,每个人也是想家,我们就像他的父母一样,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程迪:一般教练和队员的关系可能是师徒、父母、或者是兄弟姐妹,处理的比较亲切一点。

  教练:对。一进来的时候是师徒,慢慢变成父母的关系,再变成朋友的关系,再变成亲情,我们对他们多照顾一点。

  王东:怕不怕教练。

  刘虹:不怕。

  程迪:有没有向教练倾诉一下自己的心事?会吗?

  刘虹:有时候会。

  王东:你们可能也会有矛盾的,比训练的时候,你觉得很苦了,跑了几圈下来,他还要你加量,肯定有这种摩挲吧。

  教练:对,我带何丹时间比较长,带他的时间比较短,对女孩子严格是很难的,教练员主要是你关键的时候能顶上去,这就是训练。包括竞走,人人都会走,人在走路的时候,只要膝关节伸直,脚跟着地,这个就是竞走了,无非是幅度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求运动员是比较严的,尤其是女孩子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是要求比较严的。

  程迪:我听说教练说就是让你撑一下,撑一下过去就又高了一步步

  教练:对,你最困难的时候就是最进步的时候,毛泽东说了一句话,往往胜利就是坚持一下。

  王东:刘虹你坚持不住的时候是哭鼻子,还是就跟教练说练不下去了。

  刘虹:会哭。

  王东:哭的时候有没有后悔。

  刘虹:有,但是哭的时候也不能下来,最后下来的时候觉得也没有必要哭嘛。

  程迪:拿到金牌的时候可能觉得最值得了。

  王东:是,你那到亚运会冠军的时候,这一切回首的时候觉得很值得吧?

  刘虹:很值得。

  教练:运动员只要出成绩,他再困难的事情也忘掉了,他想想,他拿到成绩了,他是很快乐的。因为人就是这样的,古人说那句话,没有苦中哭哪有甜上甜。

  王东:今天刘虹站在最高领奖台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是祖国得荣誉还是什么?谈谈你那一刻的想法吧?

  刘虹:觉得终于放下了。

  程迪:终于结束了。

  刘虹:对。

  王东:亚运会终于结束了,登顶了?

  刘虹:对,赛前准备的很累,终于拿冠军了,为过争光了。

  王东:我觉得他笑的真是很灿烂。

  教练:运动员拿了冠军以后,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笑。

  程迪:教练什么感觉?

  教练:我们很开心,因为我们竞走第一项是男子竞走,我们第一炮打响,希望给田径(田径新闻,田径说吧)开一个好头,希望所有的田径项目都发挥的更好。所以,我们今天有压力,有包袱。但是,我觉得拿这个冠军也是我们光荣的事情。

  王东:但是08年在家门口拿冠军是大家非常期待的事情,刘虹先自己展望一下这一年半多一年的时间。

  刘虹:当然08年是最大目标了,争取努力。

  程迪:有没有信心?

  刘虹:有。

  王东:其实我们在这个项目上竞争对手是不少的,到了奥运会中,俄罗斯的一些选手,东欧的选手,南美的墨西哥的选手实力都是非常强劲的。

  教练:现在不光南美、欧美,其实墨西哥的男子是很强的,我们现在主要的对手是俄罗斯,包括澳大利亚,包括西班牙,都是很强的。

  王东:我们也期待刘虹能够在08年的时候,真能够为我们国家奏起国歌,升起五星红旗,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我们真的很期待你有这么一天,谢谢你!

  刘虹:谢谢!

  王东:谢谢刘虹,也谢谢肖导!

  程迪:谢谢 

(责任编辑:斯汤达)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