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甘霖徐翾"相依为命" 射击非奥项目夺冠感受孤独

    新华社记者李铮 沈楠

    没有庆祝的掌声、没有围追堵截的记者,就像结束了一场普通的训练一样,甘霖有条不紊地收着枪。

而此时的他已经是多哈亚运会两块移动靶射击金牌的获得者。

    “还是有一点兴奋,毕竟是亚运会冠军嘛,”尽管夺冠的场面有点冷清,但甘霖对收获移动靶标准速、混合速两枚亚运金牌还是非常满意。

    “甘霖,拍一张,”一名摄影记者对甘霖喊到。

    已经把枪收到一半的甘霖非常配合地摆了个姿势。

    “咔嚓、咔嚓”两声快门响声后,那名摄影记者便匆匆离去了,因为其它赛场还有更重要的比赛。

    提起移动靶,只有把它和两届奥运会冠军杨凌联系在一起时,多数人才突然有了点印象。就是这样一个冷门项目,雅典之后还告别了奥运大家庭,成了冷门中的冷门。

    由于移动靶变成了非奥项目,本届亚运会,中国射击队放弃了团体比赛,仅派出甘霖和徐翾两名队员分别参加男女共3个个人项目的角逐,来到多哈的中国射击队,甚至没有一名移动靶的专项教练。

    “名额有限,所以教练也没来,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在看台上,已经获得女子移动靶冠军的徐翾对记者“可怜”地说。她是甘霖这两天比赛时唯一的拉拉队员。

    从11月28日抵达多哈后,甘霖就过着独自训练、独自比赛的生活。打得不好,静静地思考一会儿,没有人来干扰,甘霖也自得其乐。

    “在亚洲我们对自己的水平还是非常自信的,所以也不用教练现场指导,”孤军奋战的甘霖有点自嘲地说。之后,他又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颁奖仪式的路,在那里等他的只有中国队的一名翻译。

    两次站在多哈最高的领奖台上,但奥运梦想遥遥无期却是甘霖不小的心结。“作为运动员,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只能盼望移动靶重新回到奥运会,听说飞碟就有过这样的先例。”

    “只要有比赛,我就会练下去,”走下领奖台的甘霖又开始了孤独的枪手生涯。(完)

  此稿为新华社体育专线专供搜狐稿件,严禁其他网站转载。

(责任编辑:严国平)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