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曾因训练太累而痛哭 自行车冠军坦言教练太残酷

  搜狐体育讯 北京时间12月5日,宋宝庆和李梅芳拿到了多哈亚运会(多哈亚运会新闻,多哈亚运会说吧)自行车项目的金牌。在赛后,她们用哭泣表达了自己的感情。哭,人之常情,是人们舒缓压力的一种自然方式。北京时间12月6日,聆听自行车亚运冠军宋宝庆和李梅芳,谈“哭”的经历,让我们了解到运动员的艰辛。

也许体育的举国体制有一些需要诟病的地方,但是为了祖国的荣誉而默默付出的运动员们无论如何都值得我们的尊重。

  “我哭过一次,那是在2000年我参加青藏拉力赛的时候,”宋宝庆,多哈亚运会男子公路计时赛冠军。“那是累的,真是累的。那个时候还小,大概十几岁,就是累到那个程度。因为那个海拔那样高,那一天要骑100多公里,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没有比的很好,教练给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

  这种“委屈”,女子公路计时赛金牌得主李梅芳也感同身受:“我哭的时候也是累的时候,教练给我的压力比较大,自己感觉很累的时候,教练不理解,让我拼命的顶的时候,我觉得教练特别残忍,怎么不心疼我们,我们都累成这样了,还让我们拼命骑,觉得很委屈。”

  李梅芳是上届釜山亚运会这个项目的金牌,而她也是中国自行车队备战08奥运的重点关注所在。但是,更多的情况是这样,当你付出了巨大的艰辛之后却仍可能是默默无闻。

  25岁的宋宝庆夺得男子公路计时赛金牌,是这个项目上中国取得的第一枚国际赛事金牌,而之前,由于这个项目和国际水平相距甚远,甚至连亚洲锦标赛这样的洲际赛事,中国在这个项目上也不会派选手参加。

  “我们在这个很少有出国比赛机会,在欧洲的许多国家,选手几乎是每月就有比赛,而我们很少能参加高水平国际赛事。”宋宝庆说道。

  而当被问及是否希望参加环法大事时,宋宝庆的回答无奈而真诚:“这个暂时没有想过,因为那个水平太高,再一个就是我们国家对自行车不是特别重视……”

  艰苦的训练,“残酷”的教练,而换来的却是未必是光明的前途。

  宋宝庆说:“我不会后悔,我觉得在我现在的领域取得这个成绩已经很欣慰了。因为运动员参加运动比赛,有许许多多的运动员都在从事这个项目,但是能拿到冠军的只有一个,我感觉我十分幸运了。所以,我感觉没有什么后悔。”

  (华奥后方报道组 李小苗)

  

(责任编辑:小丸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