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打头阵的“全能冠军” 何宁:10年磨练终于成器

  何宁是谁?这两天,在多哈亚运会(亚运会新闻,亚运会说吧)的体操馆里大家都在谈论着这个名字。这位本月18日才年满15周岁的宁波小丫头,自今年10月的阿胡斯世锦赛夺得女团金牌以来,就呈现出火箭般的上升势头,成为中国女子体操队一颗耀眼的新星。

国际体操联合会的官方网站甚至用《何宁征服了多哈!》来形容她在本次亚运会的表现——3日女子团体金牌,4日女子全能金牌,5日的女子高低杠银牌,今天她还将参加最有把握的女子平衡木决赛……连中国体操女队教练组组长陆善真也忍不住夸她:“心理素质好,属于在高低杠和平衡木上永远掉不下来的选手。”

  体操馆里,当年,来自宁波的杨波让全世界鼓掌,来自宁波的桑兰让全世界感动;如今,同样来自宁波的何宁,就像一支婷婷的小荷,正在盛开,美丽芬芳。

  10年磨练终成器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用在何宁身上恰如其分。

  出生在宁波的何宁从小寄养在大卿桥边的陈金明夫妇家,何宁称他们为“爷爷、奶奶”。6岁不到,还在上幼儿园的何宁经人引荐找到了宁波少体校的体操教练曹晓春。据曹晓春回忆:“她来的时候一点基础都没有,但练了几天后,很多动作一学就会,有板有眼,我意识到这应该是块练体操的好料子。”

  体操训练辛苦而且单调,曹晓春说:“何宁的身体条件并不好,缺陷之一就是膝盖长得太高,每天的压腿就成为很痛苦的事。但是她很少哭,也不怕疼,身上总有乌青,但没见她抱怨过什么。”

  两年后,浙江省少体校到宁波少体校挑选苗子,选中了何宁,并很快让她进了省队。浙江省体操队总教练汪瀛士回忆说,当时自己也不并看好何宁,之所以让何宁进省队,很大程度是因为“曹晓春培养过桑兰,是名好教练,她推荐的不会错”。而在省队的四五年里,何宁是全队练得最苦的,8时半开始的训练,她经常8时不到就开始了,但她的成绩一般。

  “一般”的何宁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也一直没有引起国家队的注意,直到去年十运会——高低杠第三、全能第八,而全能前八名的选手中,只有何宁不是国家队选手。

  十运会前,浙江体操队曾向中国体操女队教练组组长陆善真推荐过何宁,但被后者拒绝了,尽管陆善真也是浙江人。而何宁在十运会上的表现却征服了陆善真;“你在预赛中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太不起眼了!不管是难度或是规格,她都不很出众。不过不声不响的何宁却进入了两三个单项的决赛。这孩子是个比赛型的选手,发挥太稳定了!”

  爱才如命的陆善真很快将何宁选进了国家队,收入自己门下。而进入国家队后,天资聪颖的何宁进步神速,2006年初,她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征国际比赛,便在印度孟买举行的亚洲体操锦标赛上初试身手,独揽自由体操、高低杠、平衡木3枚金牌,并成为团体冠军的主力成员。

  “看何宁比赛很放心,她的动作难度虽然不大,但很少出现失误,就算是在最难比的平衡木上,她也永远不会掉下来。”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大将风度,何宁成了国家队的“新宠儿”。在10月份的丹麦世锦赛上,她不但成为中国女队的主力,更是在三个项目中担当先锋,成功率百分之一百。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便和队友们合作,为中国体操捧回了第一个女团世界冠军,何宁一鸣惊人。

  而一个多月后,何宁又在多哈亚运会上出人意料地把全能金牌挂在了胸前。进入国家队不过一年光景,何宁便收获不断,这让小姑娘自己都觉得有点像在做梦。不过,她还是很认真地说:“体操我都练了快10年了。”

  打头阵的全能冠军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何宁出人意料地以59.450分摘下了女子全能金牌,这让她赛后出现在记者面前时,掩饰不住嘴角的一丝得意。

  和记者面对面,何宁远没有比赛中的镇定,甚至有些局促。不过在连夺世界冠军和亚洲冠军后,这位可爱的小姑娘已经老练了许多,起码不会像4年前在温州举行的省运会那样,被一位记者吓哭了。

  “我在队里的作用就是打头阵,稳定军心。”何宁的声音中透着稚嫩,可能是感觉到不自在,她的双肩始终垂着,脸上却露出礼貌的微笑。“我四个项目的起评分都不高,最大的特点就是稳定,能为女团做贡献已经很满足。”

  不过尽管将自己比成“那种上场不知道害怕的运动员”,一旁的教练陆善真却不给面子地“揭老底”:“别看这次亚运会她好了许多,世锦赛上她知道要第一个出场,吓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这话说得小姑娘的脸马上红了,陆善真哈哈一笑,又开始表扬起这个小老乡:“何宁获胜完全靠的是硬朗的作风。世锦赛和亚运会的团体赛,我们都让她打头炮,可见我们对她的信任。”

  教练的夸奖让何宁更不好意思了,开始“打岔”说起在国家队的生活:“国家队的生活和省队并没有什么不同,主要任务就是训练,周末休息才能去超市买东西,或者听听歌,去肯德基吃饭。惟一的不同,可能就是出国的机会多了,不过我们出国主要就是比赛,玩得时间很少。像这次在多哈,就住在亚运村里面,不敢随便出去,队里也不允许。”

  最想念的是爷爷

  “我很想念爷爷,如果我这几天的表现他看见了,一定会感到满意吧。”得知记者是浙江来的,何宁连忙托我向爷爷问声好——这位让何宁想念的爷爷叫陈金明,不过并不是她的亲爷爷。

  何宁的父母是临海人,由于工作忙,何宁从小就被寄养在宁波市区的陈金明夫妇家里。“这孩子从小就很乖,不用我们操什么心。我是跑供销的,到上海出差,就把她背了去,出去办事,委托服务员照看,服务员推着车子打扫卫生,她就在后面跟着。”陈金明说起自己的这个孙女很是得意,“我对她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孙女。

  而当年把何宁送到宁波市少年体校学体操也是陈金明的主意:“我们年纪大了,没有太多精力照顾她,再加上觉得她在体育方面有特长,所以托人找到了宁波少体校的曹晓春教练,没想到曹教练一眼就看中了她,那时,何宁才5岁多点呢。”

  昨天记者请在杭州的同事转达了何宁的问候,陈爷爷非常高兴,他表示自己很想去北京接孙女,“我们已经一年没见她了,18日是她的生日,我要买点东西给她带去”。

  目标瞄准北京奥运

  北京时间昨天晚上,何宁再次登台,在高低杠决赛中稳健地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得到了15.000分,以0.525分之差不敌动作难度非常大的朝鲜选手洪淑贞,获得一枚银牌。

  如果说夺得女团冠军在意料之中,那么接连在女子全能和高低杠中摘金夺银,何宁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就连浙江省体操总教练汪瀛士也连称意外:“何宁从来没有在全能项目上赢过周卓茹,这次她又一次超越了自己。这不是运气。一次成功也许是运气,但何宁能抓住每次机会,说明她是那种时刻准备着的运动员。你看她在国家队这一年,动作质量和技术熟练程度都提高了,这决不是运气能换来的。”

  “可能是心理素质较好吧。”对于自己的接连夺金,何宁似乎也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不过对于亚运会上的几个冠军能否为自己参加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增加砝码,天真的何宁并没有把握:“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呢!再说全国有许多很棒的选手,这次冬训后国家队就要重新选拔了,谁上要看当时的成绩和状态。”

  不过,说归说,小丫头已经开始为奥运会准备了:“针对我四个项目起评分都不高的缺点,陆指导说冬训要增加难度,特别是在高低杠和跳马上。”

  2008,何宁很期待,而她也值得我们期待。

  早报多哈电 特派记者 吴杨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