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谢淳凯:国奥,请骄傲地离开

  1994年的广岛亚运村,试想,范大将军和邓大乒姐在一幢公寓里相遇,会是怎样的情景?多半莞尔一笑,惺惺相惜。十二年一个轮回,王永珀在窄小的亚运村撞见了福原爱,羞涩地走开,一宿未眠。

  机缘巧合的是,惜地如金的卡塔尔政府史无前例地让中国体育代表团浓缩在了4号楼的空间中,像集体狂欢的一次PARTY。

得了冠军的和从没染指过前三的成为了邻居,万人敬仰的和无人问津的成为了“楼友”。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破衫褴褛的和锦衣旗袍的成为了邂逅客。就好比老舍笔下的《四世同堂》里突然蹿出了一个地位卑微的孔乙己,美好祥和的氛围瞬间被破坏。

  因此,国奥(国奥新闻)的队员们才会觉得金牌教练的眼神锥如刺眼的光线,鄙视着穿过自己脆弱的心脏。宽敞的大厅之于中国国奥,更像惊悚DV《电梯》里令人癫狂的暗室。

  真实的情况有些夸张,抬头见蟑螂,低头见老鼠,其实只不过是自己为自己灌了一壶迷魂汤。苟延残喘的中国足球大环境,吞吐出无数死寂的烟雾,让本身低贱的中国球员更觉得自己似乎被灵魂附了体,没有高贵,没有自尊,甚至没有平等。

  那种自闭是可怕的,远比球员接二连三地被大刀砍杀,失去高悬的社会地位要慑人。在当年有人说过:自信是一切运动发展的保障。球员没有了厚积薄发的信念,死水一潭的中国足球又靠什么呢?

  发了霉的自欺欺人完全可以被游戏规则甩下包袱。假如有一天,男足能像中国女网一样,还会有人被投射了一抹可怜的目光吗?或许,那时连第一海拔的姚明都会用一种惊诧的仰视重新审视起中国足球的崛起。

  足球是第一运动,再混沌,也会有不亚于其他单项的专业性或综合性球迷关注。既然大家都是第一,有必要卑躬屈膝地自觉扭捏吗?我始终认为,杜伊(杜伊新闻,杜伊说吧)上任后的中国男足复苏势头明显,“加纳风”让中国国奥多了一种气质,“抢钱夫妻”就是面具伪饰的富翁,为了挽回日渐凋零的市场,中国国奥也的确到了该变异的时刻了。

  领导含蓄地表达着希望,球迷巴望地守候着涅槃,杜伊和他的球队应该做点什么呢?前面的碑铭其实并不遥远,戚务生第二的历史最佳为神奇留下了适度的空间。要不早早地离开,要不拿块金牌,很凄切。国奥的小伙们,只要你们看得起自己,中国足球的未来就可能充满光亮。抬起头,骄傲地离开4号楼的门口吧!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