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亚洲风景线:约旦姑娘快乐足球 西亚女足在成长


  亚运会有个项目叫卡巴迪,最早是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设立的,当时由于大家对之不了解,国内媒体便以“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作比喻,让人感觉这好像是个小孩过家家式的小玩意。事实并非如此,一方面卡巴迪的对抗性和观赏性都不俗,只是开展范围太窄不为众人所知罢了;另一方面,对于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来说,卡巴迪相当于他们的“国技”,其地位大体和中国的乒乓球一致。


  中国在亚运会上狂取金牌,但这并不代表那些体育弱国就完全是配角,他们都有自己的地盘,都能在某个领域找到自信和快乐。近些年每当世界乒乓球大赛在欧洲举办时,我们会发现现场的当地观众以老年人居多,在西方人眼里,或许乒乓球根本提不起年轻人的竞技兴趣,但这并不妨碍中国人对之的传统狂热,一场乒乓球决赛能揪起亿万人的心,这是欧洲人无法想像的事情,就好像我们无法理解“老鹰捉小鸡”会让巴基斯坦人迸发激情一样。

  就目前的亚运格局而言,早就不是那个三足鼎立进行金牌大比拼的时代,中国在1986年一枚金牌险胜韩国的刺激更不复存在,中国也不需要靠亚运金牌来提升体育地位和民族自豪感,因此我们观看亚运会时更应该以全亚洲的视角待之。比如中国女足12比0狂胜约旦时,比赛本身并不重要,我们更多地感受到的是她们冲破传统的力量。等到西亚女子运动员全面登陆国际体坛的时候,我们就能发现约旦女足在亚运会亮相的意义。贺晓龙

  0∶12

  约旦姑娘的快乐足球

  很多人用“惊艳”来形容这支年轻的队伍,因为这是约旦女足姑娘第一次跨出国门,亮相亚洲舞台;因为她们与众不同的着装———头裹丝巾,面露羞涩;还因为她们与对手之间悬殊的比分0∶13和0∶12,约旦女足先后对阵日本队和中国队,几乎成为别家练习射门的靶子。

  小女孩看球很快乐

  尖声惊叫来自看台上一群年轻靓丽的女孩子,手执约旦国旗。纵然约旦队大门已被中国队射穿了10次,却丝毫不影响她们看球的快乐心情。“我们都是约旦人,在卡塔尔的美国学校读书。”14岁的纳达明实在是个中东小美女,凹陷的眼眶,小麦色的健康肌肤让她看上去阳光又健康。

  小姑娘告诉记者,在约旦,女孩子能当足球运动员也还是这几年的事情。部分家规严格的家庭,即使能开明地送女儿去绿茵场训练,头巾却是不可不包的。“她们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那是累赘或者障碍。”女孩笑着这样说道。

  孩子与大人的比赛

  约旦女足是支年轻的球队,年龄最大的是守门员米莎达,23岁,最小的苏珊纳才14岁,整个队伍的平均年龄还不到16岁。开场时,双方队员一字排开,两边“海拔高度”根本不是一个级别。难怪约旦领队迈哈迈德·阿尔福内特在赛后尴尬又无奈地表示:“这看上去就像是一群孩子和大人们的比赛。”

  比赛时,约旦女将们格外拼命,不顾一切向前冲。身体单薄的她们无数次被中国队员轻轻一碰,就摔倒在地。一旁的救护车半场时间开进草坪近十次。

  西亚女足正在成长

  约旦女足无疑是国际女足界的一支全新的球队,同时也是本次多哈亚运会上唯一的一支阿拉伯女足队伍。

  她们缺少的是时间以及专业的培养环境。平日里,约旦这些女足队员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在中学上课,和朋友嬉闹,每周也只有三次集中训练。正如中国队主教练马良行赛后说的,通过这种比赛,西亚女子足球才能快速成长,“希望更多西亚国家能参与到女足运动中来,共同繁荣亚洲女足力量。”

  正如那些约旦女孩说的,“我们是在享受足球。”从无到有,能站在这里,对她们而言就已是一次化蝶的美丽涅槃。据《新民晚报》

(责任编辑:海盗)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