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阿拉伯女性戴着头巾上赛场 走上赛场就算是新闻

  首次在阿拉伯国家举行的亚运会,让一群阿拉伯女性能够广泛参与到比赛与服务工作中去。如果没有多哈亚运会,她们也许会像以往那样围着头巾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亚运会在家门口举行,这些阿拉伯女子原有的生活也因此而改变。

  与泳池里的每位选手一样,卡塔尔选手阿米娜·法克罗轻触池壁,一个转身,摘下泳镜,定定地看着远处的计时比分牌。“阿米娜·法克罗,1分17秒54”,这绝不是一个值得称耀的成绩,在参加女子100米蝶泳预赛的所有20名选手里,阿米娜仅名列最后一位。

  虽然成绩排在最后,但阿米娜并不怎么失望:“我已经尽了全力,我的成绩一直在进步。”比起去年参加西亚运动会和今年亚运会的报名成绩,阿米娜这个成绩已算是相当不错,她的失望只停留了那么短短一瞬。

  4年前在釜山,卡塔尔女子射箭(射箭新闻,射箭说吧)队出战,这是这个中东小国历史上的首支女性亚运参赛队。4年后在多哈,阿米娜成了第一位跃入亚运泳池的卡塔尔女性。“我开始游泳(游泳新闻,游泳说吧)是因为真心喜欢这项运动,但渐渐地,游泳变得越来越重要,它甚至成了我不得不去做的一桩事业,我要为更多的阿拉伯女性参与游泳来打开一道门。”

  阿米娜坚信,泳池并非穆斯林女性的禁地。“我是一位穆斯林,我忠于自己的信仰。也许外国人并不知道,我们的信仰并没有禁止我们在这儿穿起比赛服,代表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参加比赛。但世俗传统却时常比信仰更严厉,也许我们可以找到某种方式来改变一些传统想法。”

  对于看惯了长袍和面纱的卡塔尔男人来说,女子沙滩排球无疑是一次让人大饱眼福的机会。这次多哈亚运会,伊拉克便派出了女子沙滩排球队参赛,是西亚国家中唯一组队参加该项目的。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选手着比基尼相比,伊拉克姑娘的装扮要保守许多,她们穿着能遮住大腿的黄色短裤和盖住肩部的黄色紧身衣。她们参赛还冒一定风险,采访她们的记者不得公布她们的英文名字。

  在女足赛场上,约旦女足特别显眼,她们头裹白色头巾、脚穿长筒袜。她们的球技不高,但热情很高。毕竟,她们参加比赛为的不是奖牌。

  在新闻中心,在比赛场馆,在记者所住的酒店里,记者均见到不少阿拉伯女性戴着面纱参与亚运会服务。对她们来说,不在乎胜负,不在乎薪水,也不在乎辛苦不辛苦,她们在乎的是参与的过程。正如多哈亚运会的口号“生命中的盛会”一样,参加亚运会比赛,将在她们一生中留下永久的记忆。

  特派记者 戴学东 邱江剑 本报多哈电

  新闻链接

  以生命出席的伊拉克姑娘

  20岁的莉达、19岁的莉莎(均为化名)手拉手走进了沙滩排球赛场。两位弱小的姑娘身高只有1.65米和1.60米。她们的到来改写了亚运会的一项纪录:上场前仅练球一个半小时。比赛前一天才首次脚踩软软的黄沙。她们的领队坐在观众席上。

  这位伊拉克著名教练对记者:“她们是两位学生,是一对姐妹。你们千万不要写出她们的英文名字,否则她们会被杀害”,“我的名字请你们也别写,也别问,我为了躲避危险住在约旦。我仅能告诉你们,这对好姐妹生活在巴格达。亚运会对她们来说是一个避难所,我希望她们活着。”

  这位留着山羊胡须的领队表示:“伊拉克仍有强大的旧势力。要知道她们这样的打扮,(他们认为)那是要犯死罪的呀。”

  昕华

  

(责任编辑:海盗)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