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率先击发 率先收枪--亚运首金诞生的前前后后

  多哈时间11月29日上午十点,中国步手枪射击队和飞碟射击队开始第一次熟悉场地。鲁塞尔射击馆异常寂静,只有寥寥几个中国记者来到射击馆。

  男子10米气步枪的三名选手朱启南(朱启南博客,朱启南新闻,朱启南说吧)、刘天佑和李杰(李杰新闻,李杰说吧)到枪库取了枪,在教练的带领下开始训练。

飞碟队也到了场地,队员们坐在遮阳伞下收拾自己的“行头”。

  大约半小时之后,射运中心主任高志丹和飞碟队总教练孙盛伟都看到了赛程表。由于男子气步枪报名人数超出预计,只能分两组比赛,按常规推算,第一枚金牌将在飞碟多向产生。

  “谁去拿金牌都一样。”高志丹说。

  “射击这项目真难说,不到比赛前最后一刻,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

  “对于飞碟项目来说,这是机遇也是挑战,是提高飞碟知名度的好机会。”孙盛伟说。

  这天,小伙子们的训练很轻松,主要是熟悉场地。路上,他们还和记者愉快聊着多哈的高温和酷似阿拉伯宫廷的射击馆。

  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没想到多哈时间11月30日下午,又出了意外。

  11月30日,记者们打开新闻中心的电脑终端,早该“OK”的比赛靶位排序并未出现,傍晚时分,屏幕还是一篇空白。晚上10点左右,终于更新了,不知什么原因,组委会将参加男子气步枪团体较量的所有运动员调到第一组比赛,这就意味着:男子气步枪的三位小伙子依然要替中国代表团(中国代表团新闻,中国代表团说吧)争首金。

  12月1日的射击馆,冷冷清清,由于开幕式当天有交通管制,所以班车无法正常运行。只有很少的媒体到了训练场。此时的中国队除了沉默,还是沉默。训练结束后,队员委婉谢绝采访,不似两天前的放松。尽管教练组封锁了赛程变来变去的消息,但是聪明的队员肯定从空气中嗅出了什么。

  12月2日早上8点,天空依旧飘着小雨,战斗开始了。刘天佑和李杰分在同一个区域,朱启南在赛场另一端孤军奋战。

  刘天佑率先发出了中国队向金牌冲击的第一枪。他也是中国队在整场比赛中击发速度最快的。朱启南有些犹豫,而李杰则一直调整站姿和枪位,似乎没有完全找到感觉。

  资格赛的60发子弹仅仅是一个小时的事,但也是无比漫长的等待和煎熬。常静春教练和王跃舫教练坐在队员后面,极力为他们排除着一切干扰。有混下来的摄影记者,有忘了关掉手机的观众。坐在常静春教练后面的记者系鞋带时脚踢到了常教练的后背,他也毫无反应,眼睛紧紧盯着场上的队员,时而看看大屏幕上的成绩。

  虽然日本、韩国和印度都有个别选手发挥不错,但是和团体优势明显的中国队相比,还是差了一截。即使这样,总教练王义夫(王义夫新闻,王义夫说吧)也不放心,“帮忙去那边看看印度和韩国人打的怎么样?”他拍拍记者。得知印度和韩国都有选手发挥不理想时,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话,让他们安静比赛。”话音未落,一阵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眉头紧皱,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当他搞清楚是赛场喇叭的杂音时,透了一口气,和队里的工作人员一起打手势让记者们尽量离靶位远一点,然后悄悄离开赛场。

  刘天佑第一个打完静静坐在台阶上看队友们的比赛,李杰则奋斗到了最后,看着李杰走过来,常静春的脸色依旧很严肃,李杰594环的成绩不能使他满意,“没有完全发挥赛前训练水平。”这时又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两个裁判过来,对着李杰快速说了几句英语。常静春赶紧赶过去,接过裁判写的一张纸,可上面的英语模棱两可,看不懂是什么意思。直到射运中心办公室主任用英语交涉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弄明白,原来李杰被抽到接受赛后的例行检查,虚惊一场。中国队终于踏踏实实拿到了首金。

  “首金不可能没有压力,今天出现了中等偏下的成绩。过程很艰难,没有赛前想象的容易。”比赛结束后,王义夫在上百名中国记者的包围圈中不时向外探望,毕竟这只是中国射击队在亚运会上的开始,刘天佑的个人比赛还在后面,更多中国运动员的战斗还在后面。 本报特派记者 陈思彤

  (多哈12月2日电)

  

(责任编辑:海盗)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