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亚运床位紧缺男足无奈裁员 杨一民准备睡气垫

  运动员、官员以及随队人员加起来将有15000人涌入多哈,可是亚运会运动员村只能提供10500个床位,入住紧张成了组委会最为挠头的问题。尽管多哈方面日前紧急在亚运村公寓内增加了一千余个床位,但还有3500人的住宿亟待解决。

作为本届亚运会最大的代表团,中国队的928人中,将有一部分不得不另想办法解决住宿问题。

  ■第一招:裁员

  足球队:副主席打地铺

  由于亚运村床位紧张,昨日随女足出征的足协副主席杨一民已经做好了打地铺的准备,“如果住不下,我就睡气垫,把床位让给教练和队员。”

  由于组委会对随队人员进行了严格的控制,男、女足亚运队早就做了“大裁员”。包括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在内,两支球队一共裁掉14人之多。

  作为第一个抵达多哈的男足队伍,身为足球代表队领队的足协副主席南勇就因此让出床位,继续留在国奥一开始就入住的多哈洲际酒店。

  此外,被“裁员”的国奥助理教练贾秀全和宿茂臻以及大名单之外的邹游等人已于昨日凌晨回到国内,两名外籍助教将回到塞尔维亚,获得一个短暂的假期。而在下午的首都机场,女足领队李冬生和张海涛等其他教练员也成了为球队送行的人。(张鑫)

  柔道队:减掉队医

  鉴于多哈床位紧张的问题,柔道队在最后一次精简人员的时候把队医也“精简”掉了。

  中国女子柔道队主教练傅国义告诉记者,由于多哈的床位紧张,柔道队先后进行了多次精简人员,不断调整人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只好把队医给‘精简’了。”

  没有队医,遇上队员的伤病问题要如何解决呢?傅教练告诉记者,除了各队的随队队医,亚运代表团团部还有医生,“我们自己也带了一些常用药,实在不行的时候就去找团部的医生,现在我们的人数刚刚好,不用去住邮轮,这还比较方便。”(李洁)

  ■第二招:挤着住

  羽毛球队:有利于交流

  昨天下午,中国羽毛球队出发奔赴多哈亚运会。中国羽毛球队主教练李永波介绍:“每次参加这种大型综合赛事,住都是一个问题,队员们经常要睡加床,这次恐怕也不会例外。但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大不了就一个屋多挤两个人,这样还有利于队伍的交流呢。”(高璐娜)

  体操队:在客厅加床

  面对房间紧张的问题,体操队女队主教练陆善真说:“以往的大型赛事,体操队经常要四五个人,甚至六七个人睡一间房,这次去多哈,这件事是难不倒中国体操队的,实在不行,就在客厅加床。”(高璐娜)

  国象队:赵雪有新房客

  首次参加大型综合赛事的中国国象队由于人数少,避开了床位紧张的烦恼。

  “我们肯定住在亚运村里,多哈那边对我们国象队挺照顾的。”中国队领队叶江川表示。本次国象队除去参赛队员卜祥志、王玥和赵雪,两男一女外,还有翻译田红卫和领队叶江川两人。根据多哈亚运会组委会规定,每个运动员房间中必须入住3人,因此,田红卫和赵雪两个女孩的房间将被安排住入一名其他运动队的成员。

  (邓科)

  

  ■第三招:住邮轮

  篮球队、举重队:官员住邮轮

  这次整个男女篮球队全部人员总共34人。篮管中心副主任胡加时表示:“男篮、女篮各有一人要住在邮轮上。不可能让运动员去住,教练员也不可能,队医及翻译也要和队员们住在一起。所以只能是官员去住邮轮了。”

  由于篮球队员身材高大,特别是男篮,有一半队员的身高在两米以上。因此,在多哈亚运村像王治郅这样的运动员将会加床,整个床的长度将达到2米4。胡加时说:“房间紧张,队员大部分被安排成3人一个房间。”

  举重部工作人员李浩告诉记者,多哈的床位紧张问题并没有给举重队造成太大困扰,“队员们的床位都能得到保证,教练和官员也基本没问题,只有我一个人需要去住邮轮。”

  此次出征多哈,举重队共派出了24人,李浩的身份是翻译,“教练和队医都必须和队员住在一起,因为很多事情需要随时沟通,所以只能我去住邮轮了。”男篮部分队员因为身高原因,在多哈住宿需要加床,举重队的大力士们也有这个特殊待遇吗?李浩笑着摇摇头,“不会,举重运动员的身材也不是太突出,即使是大级别的队员,身材还是很协调的,所以根本用不着加特制的床,普通的床就行了。”

  (龙培培 李洁)

  

  ■第四招:无招胜有招

  乒乓球队:全部入住亚运村

  乒乓球队已经在多哈开始备战。乒乓球队包括教练、队员、翻译、队医共计18人。按照预先安排已经全部入住亚运村。在人员安排上并没有进行压缩。

  另据手曲棒垒中心的谢斌部长介绍,垒球、曲棍球队目前在广州集训。队伍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人员宿舍不够的通知,也并没有在人员上有所调整。(苏珍珍)

  

(责任编辑:奔跑)

【热门新闻推荐】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